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102歲開國上校秦光逝世 抗日留下十幾塊彈片未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1日 22:55   澎湃新聞

  原標題:102歲開國上校秦光逝世,身上還有抗日留下十幾塊彈片未取

  澎湃新聞記者4月12日從河北物資儲備管理局方面獲悉,老紅軍、開國上校、河北物資儲備管理局原局長、黨組書記秦光(享受正部長級醫療待遇)於2019年4月9日7時35分在河北醫科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因病逝世,享年102歲。

  公開簡歷顯示,秦光原名秦昌銀,湖北紅安人,1917年出生,1930年11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1年入共青團,1936年轉爲中共正式黨員。秦光參加過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1955年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上校軍銜,曾獲“八一”“獨立自由”“解放”勳章。

  據《石家莊日報》2010年8月《秦光:打不死的抗日英雄》一文介紹,在河北省儲備局一棟普通的宿舍樓裏,這位當時93歲高齡的紅軍老戰士仍然顯得精神矍鑠,秦老笑着對石家莊日報記者說道:“我早就是鋼筋鐵骨了,打鬼子的時候,身上留下了十幾塊彈片,一直沒有取出來。”

  報道介紹,1941年初,日本華北派遣軍司令官田俊六對魯西軍民發動空前規模的大掃蕩。日兵分六路,採取分進合擊戰術,妄圖一舉摧毀我魯西抗日根據地,消滅我軍主力部隊和黨政軍首腦機關。當時,秦光剛奉命調到魯西軍區特三營(軍區警衛營)當副教導員,就參加了極其英勇慘烈的蘇村阻擊戰。

  特三營於當年1月17日清晨來到蘇村,就看見6輛滿載日軍的汽車飛馳而來。待敵人進入我交叉火力圈時,營長用駁殼槍一指,高喊一聲“打”!早就瞄準好的機槍、步槍一齊開火。轟隆一聲巨響,只見濃煙卷着火焰騰空而起,敵人的汽車立刻停止前進。未被打中的日軍,紛紛從車上翻滾下來,接着組成戰鬥隊形,託槍挺胸向村東9連陣地衝過來,立即遭到我方猛烈火力的射擊,殺傷過半。中午,趕來增援的敵人已在蘇村周圍佈滿了汽車和士兵,用輕重機槍封鎖了所有的退路,整個蘇村被圍得像鐵桶似的水泄不通。

  經過激戰,敵人死傷慘重,我方傷亡也很大,只剩下秦光等20多人仍在蘇村西南角頑強抵抗。敵人開始施放毒氣,嗆得大家咳嗽不止,眼淚鼻涕不停地流。眼看天快黑了,秦光帶領同志們尋機突圍,衝到蘇村最西邊的小院。敵人發現他們進院,向門口投來炸彈,彈片穿過房門炸傷了秦光的頭部。他用手拔出一塊指頭大的彈片,鮮血流了滿臉滿身,強忍巨痛,爬起來從窗戶將衝進院子的3個敵人撂倒兩個。這時,毒氣從門窗縫滲進屋內,呼吸困難,像大石板壓住胸膛似的喘不過氣來。他們每人喝了一碗醋,仍然繼續堅持抵抗。最後敵人爬上房頂,把房頂捅了個洞,將一顆毒氣彈扔了下來,大家便陸續暈了過去。當秦光甦醒時,發現自己被反綁着雙手躺在院中。敵人將二十多位受傷中毒的戰士拉到街心,十幾名鬼子兵用刺刀對着他們。

  侵略者不顧國際公法,將這20多名中毒受傷的同志分批押到蘇村東南麥地瘋狂屠殺。6個鬼子押着最後7個同志向村外走去,秦光被押在最後邊。就在赴刑場的路上,敵人用刺刀捅我們的戰友,回來的敵人還用帽子擦刺刀上的鮮血。當時他想,一個共產黨員,一個老紅軍戰士,絕不能像綿羊似的死在侵略者的屠刀下,就是死也要浪費敵人幾顆子彈。想到這裏,秦光低聲命令:“往前傳,準備跑!”當走到開闊地時,他大喊“同志們快跑”,大家立即分散跑起來,敵人慌忙開槍射擊。剛跑了幾十米遠,敵人的一粒子彈穿透了秦光的左肩,他踉蹌着繼續跑,又一顆子彈穿透了他的右背,貫通肺部,便一頭栽倒在地,血流不止。秦光不忍趴着死,掙扎着猛力一翻,瞧見一個敵人跑來用槍對準自己的頭。他一面口吐鮮血,一面用嘶啞的嗓子喊“打倒日本軍閥財閥!”然後將頭一歪,眼一閉,“啪”的一槍,子彈從右脖頸進去,左背出來,秦光當即昏死過去。後來,營部文書孫玉文發現了他,和老鄉一起把他擡到鄰近村莊南進支隊的隱蔽休養所,經醫生搶救脫險。對於冀魯豫的抗日軍民這種魚水深情,秦光萬分感激,至今不能忘記。

  不久,《挺進報》的記者先後來休養所對秦光進行採訪,隨後《文化生活報》和《挺進報》紛紛發表文章,表揚和讚譽他爲“不死的戰士——活烈士”、“戰鬥英雄”、“民族英雄”,部隊詩人夏川的長篇報告詩把秦光稱爲“旗手”。英雄的名字儼如一面不倒的紅旗!反掃蕩戰鬥結束後,軍區在範縣縣城召開了黨代表大會,秦光作爲開展“三模(模範幹部、模範黨員、模範支部)運動”的典範出席了會議,部隊首長號召全區向他學習。

  蘇村阻擊戰,從清晨打到黃昏。我魯西軍區兼教導第三旅特三營營部率兩個連4個排130餘人的兵力,用自己的血肉築起了銅牆鐵壁,阻擊和牽制了日軍的6路分進合擊,摧毀了敵人的肉刀子戰術,打垮了自誇天下無敵的“大日本皇軍”十倍以上兵力的陸空軍聯合進攻,擊斃日軍400餘名,擊傷無數。掩護了邊區首腦機關和當地軍民的安全轉移,保衛了冀魯豫抗日根據地,爲冀魯豫邊區抗日戰爭史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上述《石家莊日報》的報道還介紹,1942年冬,敵後的抗日鬥爭形勢更加複雜、更加艱難。上級將原由115師管理的魯西北第三軍分區劃歸129師建制的冀南第七軍分區。任命馬本齋爲第七軍分區司令員兼回民支隊長,與此同時,回民支隊的到來,加強了黨的領導和抗日的軍事實力,受到當地軍民的歡迎。

  1943年3月,時任支隊政委的秦光率隊轉移到冠縣張柳召村,這裏情況很複雜,部隊時刻處在戒備狀態。一天清晨,駐地東面發現敵情,敵人將村寨圍牆炸開一個洞,這時村南也發現敵情,眼看敵人撈魚似的每隔十幾米一個人向我軍包圍而來,一看就知道這是敵人的鐵壁合圍。秦光率二中隊沿一條西南方向的抗日道溝往南突圍,當突圍到範莊東北三四百米時,遭到佔領東南莊敵軍的側擊和南面十字路口日僞軍的堵擊。見此情況,秦光擔心集中突圍容易遭敵人火炮的殺傷,爲減少傷亡決定分散突圍。當他們突圍至距敵人一百米遠時,遭到敵人的頑強阻擊。秦光從戰士手中抓過兩顆手榴彈,跳出道溝,喊了聲“同志們跟我衝啊”,衝到距敵約30米時,他將一顆手榴彈投到敵羣,當要投第二顆時,一顆子彈擊中他的腰部,他摔倒在地。此時部隊在手榴彈煙塵的掩護下,衝出了包圍圈,敵人立即用火力追殺。秦光躺在地上想,手槍裏還有三發子彈,如果打透內臟就自盡。他用手摸了一下雞蛋大的傷口,裏面是肋骨,就想既然沒有打透,還有活的可能,他想敵人不會在此久留,便決定躺着裝死。鬼子走遠了,秦光才掙扎着站起來,望着西北面躺着許多戰友,他忍着疼痛,挨個查看,總共有63人,敵人對待中國人太狠毒,連死人都不放過,他們對每個傷員都補了刀和槍,有些傷口和自己的傷口一樣大,是敵人使用被國際公約禁止使用的化學武器達姆彈打傷的。

  敵人走後,老鄉們用毛驢將秦光送過封鎖線。冀南七分區司令員馬本齋派騎兵通訊員送他到分區野戰醫院做手術。手術時將十幾塊彈片縫合在腰內,解放後雖經數家大醫院會診,均無法取出,在秦光身上永遠留下了日寇暴行的歷史見證。

  《石家莊日報》的報道透露,採訪結束時,秦老欣然揮毫,爲記者題寫“抗戰精神永存”幾個飽蘸激情的大字,意在警示後人——牢記歷史,不忘國恥,用偉大的抗戰精神激勵民族意志,開創更加美好的明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