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巴鐵飛行員佩戴特殊臂章 紀念我軍犧牲女飛餘旭(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07日 23:38   澎湃新聞

  當Zeeshan Baryar空軍中校駕駛戰機在珠海上空“咆哮而過”時,中國觀衆的鼓勵令他感動。

  “起飛前,他們朝我揮手爲我歡呼,好像我是本國的空軍一樣,這是我在歐洲中東或其它航展從未遇到過的。” 巴基斯坦飛行員、空軍中校Zeeshan Baryar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專訪時回憶起令他暖心的一幕。

  Zeeshan Baryar來自巴基斯坦空軍第14中隊,已經飛了二十年,曾多次代表巴基斯坦空軍駕駛JF-17戰機進行飛行表演。據巴基斯坦《黎明報》報道,Baryar今年8月在波蘭拉多姆航展的表現大獲好評。3月,Baryar駕駛塗着國旗配色的JF-17爲巴基斯坦71週年國慶慶典做飛行表演。

  10月30日,巴基斯坦空軍三架“梟龍”戰機抵達珠海。航展正式開幕前,Zeeshan Baryar和其他幾位巴基斯坦飛行員按慣例進行試飛訓練。澎湃記者注意到,飛行員Sibtain在訓練時戴着一枚特殊的臂章。

  巴空軍飛行員佩戴的臂章  本文圖均爲 巴基斯坦空軍 供圖

  圓形臂章的上面繡有金孔雀和日期“2016.11.12”,圓圈內是兩隻金孔雀圍繞着一架在五星紅旗的背景下直衝雲霄的戰機。五星紅旗上方寫着“空中衛士”,“金孔雀”下面寫的是“我們繼續前進”。

  這枚臂章是用來紀念餘旭的。她是中國培養的首批殲擊機女飛行員,也是第一位殲-10戰機女飛行員。2016年11月12日,餘旭在飛行訓練中不幸犧牲,年僅30歲。因爲會跳孔雀舞,漂亮、聰穎的餘旭也被大家稱爲“金孔雀”。

  Baryar表示,許多巴基斯坦空軍飛行員依然記得她。“她是一個可愛的姑娘,我之前在兩個航展上都見過她本人、也看了她的飛行表演。可惜後來我們在巴基斯坦得知了她去世的消息,這太不幸了。” Baryar說,“我們依然記得她,雖然她是中國人,我是巴基斯坦人,但從職業上來說,我們都是飛行員,同是空中衛士。”

  本次航展,巴基斯坦空軍代表隊在展區最西側有一個兩層樓的指揮房,靠近表演飛機停放區。每天表演前2-3小時,專門的大巴把飛行員和地面技術支持人員送至指揮室。在技術人員準備飛機時,飛行員會聚在二樓狹長的陽臺,觀看別的飛行表演和訓練。

  出場時間前20分鐘,飛行員被送至飛機停放區,登機準備。每天至少有一場飛行表演的Baryar在駕駛艙內攝影機的鏡頭裏看起來很放鬆。他在右大腿上綁了一頁紙,上面記一些飛行動作和注意事項,在完成高難度動作的空隙偶爾還能瞄一眼,全程遊韌有餘。

  Zeeshan Baryar空軍中校

  作爲一名“老飛行員”,他坦言在剛成爲飛行員的前幾年裏,也曾感到身體和心理雙重壓力造成的負擔。但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已經學會了如何處理這些壓力,“壓力是不會離開的,只能通過增加飛行經驗與之共處”。

  佩戴紀念臂章的飛行員Sibtain來自巴空軍第28中隊“鳳凰”中隊,他也在本次航展中爲中國觀衆呈現了精彩表演。“鳳凰”中隊今年2月28日組建,配備JF-17“梟龍”戰機,主要任務爲防衛巴基斯坦西部邊境地區。

  在“鳳凰”中隊的成立儀式上,時任巴基斯坦空軍總參謀長的蘇海爾·阿曼將軍(2018年3月18日退休)將“梟龍”戰機形容爲“巴基斯坦的驕傲”。“從現在開始,配備了巴基斯坦的驕傲的第28中隊有責任爲西部邊境提供晝夜不間斷的空中防禦,”蘇海爾·阿曼說。

  “梟龍”戰機是中巴聯合研製的第三代輕型多用途戰鬥機,配備了渦扇發動機、平板縫隙雷達,可使用中距空空導彈、近距格鬥空空導彈、制導炸彈、反艦導彈等武器,執行防空、對地攻擊和反艦等作戰任務。

  作爲中國航展的老朋友,今年11月6日至11日,巴基斯坦攜三架JF-17“梟龍”戰機再度現身珠海航展。一連幾天,巴基斯坦JF-17戰機在珠海的藍天咆哮,飛行員令人驚歎地展示了肌肉攀爬、雷霆轉彎、90度垂直拉昇、倒飛等一系列高難度動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