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韓志宏任北京衛戍區副司令 曾赴老山前線偵察作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3日 07:22   新京報

  原標題:拉薩警備區司令韓志宏已任北京衛戍區副司令

  韓志宏是“全軍優秀指揮軍官”、原成都軍區“優秀旅團主官”。

  據北京建築大學官網報道,近日,北京市2019年國防教育暨徵兵宣傳進校園活動舉行,活動由北京衛戍區副司令員韓志宏主持。

  綜合近期公開報道顯示,原任拉薩警備區司令員韓志宏,已出任北京衛戍區副司令員。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韓志宏是“全軍優秀指揮軍官”、原成都軍區“優秀旅團主官”。他1984年從軍校畢業,曾在四川、西藏工作,擔任過西藏軍區“雪豹”部隊部隊長。

  韓志宏曾自述,他軍校畢業後隨部隊赴老山前線參加邊境偵察作戰,“在槍林彈雨、生死線上走了一遭”,獲二等功和“老山前線優秀共產黨員”榮譽。他來到西藏工作後,愛人也從川北軍營主動申請來到西藏。

  西藏任職期間,他曾率領部隊完成了邊防作戰偵察訓練演習等重大軍事訓練任務,多次外派參加國際偵察兵比武和全軍偵察兵比武,取得優異成績。

  他還創造了“交叉訓練法”、“合併訓練法”,使偵察兵訓練時間縮短了三分之一,戰鬥力提升了一倍,並主持編寫了《某新型裝備飛行教材》。

  《解放軍報》曾報道,2003年3月韓志宏出任西藏軍區某大隊大隊長後,首次帶領部隊參加演練就敗走“麥城”。當時他對官兵說:“此次演練對‘敵’情研究不夠,失敗了我負主要責任。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今後演練我們寧可‘覆盤’1千次,也要找到最佳方案。”

  此後,韓志宏在演兵場上,無論勝敗,都要反覆“覆盤”,查找問題,制定制勝之策。

  任大隊長不足兩年後,上級準備調他到被譽爲“鐵拳頭”的某團任團長。韓志宏考慮到大隊軍事訓練剛剛起步,自己比較熟悉情況,找到上級領導,推掉了這個機會。他說:“爲官一任,就得負幾代人的責。在哪都是工作,我對大隊的感情深啊。”

  雖然沒去那個團當團長,韓志宏和他們結成了對子,兩支部隊相互轉讓成果,互爲對手對抗。一年後,兄弟團隊跨入了“軍事訓練先進單位”的行列,大隊也在訓法創新、戰法研究等領域有了突破。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擔任該職期間,韓志宏還曾力邀在國際偵察兵比武中獲第二名的“雪山雄鷹”江勇西繞“加盟”。

  2003年,在原成都軍區西藏某旅擔任副排長的江勇西繞,在愛沙尼亞參加國際偵察兵比武,所在隊獲外軍組團體總分第二名。回國後,在韓志宏的邀請下,江勇西繞調至該大隊。

  江勇西繞“加盟”後,從零開始對部隊進行高原偵察兵訓練。後該部隊多次在軍事比武中奪魁,江勇西繞此後也被評爲全軍愛軍精武標兵、全軍優秀指揮軍官。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2012年,韓志宏在《西藏日報》發表文章,介紹自己的父親、老紅軍韓培範。

  據公開資料,韓培範1916年出生,四川省天全縣人,1935年加入時任紅四方面軍紅四軍軍長許世友的隊伍,先後參加過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頭部、腰部和腿部17處受傷,在解放平津、華中南的戰役中多次立功受獎,享受省部級待遇。

  韓志宏回憶,2011年7月,四川省委組織部領導巡視工作途經天全縣,在當地官員陪同下看望父親,一官員問父親:“聽說你還有一個兒子在部隊?什麼官職?”父親淡淡地說:“啥官職都不重要,只要在部隊能爲國家做點事就好,我就開心!”

  他在文中寫道:父親對官場名利看得十分淡泊,但是聽黨的話、跟黨走的信念十分堅定。記得我談戀愛時,第一次把軍人女朋友帶回家,父親上下打量了一番,第一句話便問:“是不是黨員?”當時女朋友剛從軍校畢業,還沒有正式入黨。女朋友說:“已經交申請書了,正在接受黨組織的考察。”後來女朋友成了我現在的妻子,正式入黨後還向父親彙報了一次。父親說:“入了黨纔好,我們家可以成立一個黨小組了。”

  “我兒子參加高考,父親希望他能報考軍校。兒子自幼在軍營長大,不太喜歡從軍,爲實現父親決心,我動員了幾位首長給兒子做工作,兒子也就同意報考了軍校。我遠在西藏高原工作,不能在父親身邊端茶送水,噓寒問暖,每次回家都是來去匆匆,但父親從無怨言,總是對我說:‘不要惦記我,要聽組織的話,把部隊的工作幹好。’”

  去年,韓志宏在《解放軍報》發文《敢於刺刀見紅的精神不能丟》,文中寫道:“相看白刃血紛紛,死節從來豈顧勳。”軍人心中有旗幟、肩上有使命,才能具有應對生死考驗的無窮力量,才能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忠實履行一名革命軍人英勇頑強、不怕犧牲的錚錚誓言,在血染的戰旗上續寫新時代的風采!

  新京報記者 許騰飛  校對  危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