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海軍飛行員親述:我們爲什麼會掉飛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3日 17:05   北京新浪網

  來源:一號哨所

直到現在落筆,我依然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直到現在落筆,我依然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兩位飛行員戰友,再也無法返航。

  朋友圈裏滿是悼念的文字,聲聲呼喚你們的名字,等你們回家,等你們重逢,等你們再次飛翔。

  犧牲,成爲烈士……這些年,我們熟悉了這種悲傷。中國無戰事,軍人有犧牲,爲了這支隊伍更加強大,他們承受着常人無法想象的壓力和悲傷。

  今天轉發一篇三年前的文章,這是他們的心聲。

  在此向戰友致敬!永不退縮,永遠飛翔。

  海軍飛行員親述:

  我們爲什麼會掉飛機?

  文 | 龍哥

  一

  “尾後6點鐘,獵殺愉快!”

  衝我說這話的是飛行員L,他邊說邊瀟灑地打了個響指,算是完成了對我這個“菜鳥”的“挑釁”。

  所謂尾後6點鐘,是指我方機首正對敵機尾部方向——這是理論上的“必殺”角度。當然, L最終還是沒能得逞,雖然他的殲11B攆着我的殲8兜了N多個圈。

  那是2013年4月,海軍三大艦隊精銳飛行員齊聚一堂,進行海軍首次自由空戰對抗。

  我最後一次見到L是在他的葬禮,他和燃燒的戰鷹一齊隕落在北方的某片曠野。

  葬禮上,嫂子拉着我的手說:“小龍,你哥的身子都沒拼全就火化了……”

  在場所有人都哭了。

  二

  昨晚我正在進行飛行訓練,塔臺突然要求立即返航進行安全檢查,降落後才聽說一架戰機在夜間訓練中失事,還好飛行員成功跳傘。

  離地三尺險。經歷過見證過這些事故,我不能說自己內心沒有一絲憂慮。

  可是誰也不能爲了安全而放棄對戰鬥力的追求。戰鬥機飛行員是爲贏得戰鬥而生,安全並非首要考慮,甚至經常要冒險去突破戰鬥力極值。

  特別是海軍航空兵廣泛開展自由空戰以來,高度差的取消,帶來巨大訓練效益的同時,也給飛行安全帶來了更嚴峻的考驗。

  你可以想象一下,當空中格鬥不再有至少500米的高度間隔,時速超900公里每小時的戰機,僅有以機身爲圓心直徑300米的“安全球體”範圍不準對手侵犯……而很多時候,殺紅了眼的飛行員甚至會忘記“安全球體”的存在。

  在2分多鐘的空戰中,規則要求戰機被對方鎖定之後,至少要飛出5個G以上的載荷(即承受身體五倍的重量)才能判定擺脫。這迫使飛行員不斷地飛出極限數據, 也增加了飛行員產生錯覺,甚至引發灰視或黑視,這是最危險的時刻!

  我曾在塔臺用耳機聽過自由空戰中飛行員粗重的喘息,那就像溺水者的呼吸般劇烈,是抵死相搏的訓練證明。

  三

  明天是姜濤犧牲一週年的日子,他是我的同學。(2016年5月13日海軍飛行員姜濤在訓練中犧牲。)

  現在我還記得他在寢室裏唱《保衛釣魚島》的模樣,那是個多麼開朗陽光的傢伙啊!一架冒着黑煙的初教6把他和學員魯鵬飛一起帶走了。

  經歷了那麼多生死,如果你問我還會飛嗎?我只想說,戰鬥機飛行員最害怕的不是訓練場上的墜落,而是害怕在戰場上墜落於敵人的機翼下。

  我的戰友們剛在兩天前駕着殲11和運8,驅離了抵近永暑礁12海里的美國軍艦威廉?勞倫斯號。

  請相信從最殘酷空中格鬥中走出的海軍戰鬥機飛行員。

  我不知道下一次事故潛伏於何方,我只知道每次上飛機前,都會想起L的那句“尾後6點鐘,獵殺愉快!”

  我不在乎他人如何評價我們的飛行或隕落,我只想成爲敵人“尾後6點鐘”的死神。

  永不退縮,永遠飛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