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越314海戰31週年:一戰成名後他的名字卻隱沒歷史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3日 18:51   北京新浪網

  來源:三劍客 公衆號

  3月14日

  是赤瓜礁海戰31週年紀念日

  這是決定南沙命運的一戰

  前線指揮員陳偉文

  在接到上級14份“控制事態”的電報後

  依然命令官兵果斷迎敵

  ……

  一戰成名後

  他的名字卻逐漸隱沒在歷史中

  初春的廣州,因了連日的小雨,不似往年早早地悶熱。老城區舊式的巷子,路邊粗大的榕樹,熱鬧的社區廣場,嘈雜的立交橋在頭頂延伸,呈現着這座以時尚、現代著稱的大都市的多元與包容,詮釋着“吃在廣州”的酒家食店不時閃現,處處透着濃郁的生活氣息。

  老人小心翼翼地邁着步子,手裏拄着一根柺棍,老伴跟在後面,同樣提防着雨後溼滑的路面,留意着擦肩而過的路人。熙攘的人羣來來往往,芸芸衆生中,彼此都是對方的路人甲,老伴之外,沒有人會過多注意老人的存在。

  普通的街道,普通的院子,普通的老人。

  要說一定有什麼不同,老人戴着一頂帽子,那種各國海軍通用的艦艇鴨舌帽,帽前沿鐫繡着對稱的金黃色松柏枝,醒目的是金黃色宋體“中國海軍”,人民海軍的錨式軍徽和紅色八一五星。

  這頂帽子的主人,是位老兵。

  一位老兵,一位不平凡不簡單的老兵!

  壹

  老人摘下帽子,倔強的直髮已然全白,但老人的精神頭很好,臉龐瘦削,平靜而慈祥。

  老兩口走進一家食店“喝早茶”,在這舊式巷子,街坊食店,人們不會聯想到,這位老人曾經指點沙場的樣子。

  老人屬於南沙。

  1988年3月14日,時任海軍榆林基地參謀長的陳偉文,在南沙赤瓜礁海域作爲前線指揮員,指揮了一場震驚中外的海戰,史稱“3-14海戰”,也叫南沙海戰。這一戰,人民海軍以輕傷1人的微小代價,取得了一舉擊沉越南運輸船兩艘,重創越登陸艦一艘,俘虜9人,斃敵270餘人,奪回南沙6個島礁的輝煌勝利。

  滿頭白髮的老人,正是31年前的大海將星——虎將陳偉文。

  斗轉星移,1937年出生的他,已屆83歲高齡。老人的腰板挺直,那是四十年軍旅生涯鑄就的身姿;老人的軍禮標準,在迴應曾經的學生的敬禮時,他一一回以最標準的軍禮!

  貳

  南沙一戰,世人皆知陳偉文的威名。

  其實,南沙海戰之前,陳將軍早已屢立戰功,已是一位能征善戰的軍事人才。

  他一生共參加或指揮了6次海戰,三次對國民黨海軍,三次對越南,包括了知名度極高的西沙海戰(對南越)和南沙海戰,全部取得了勝利,並兩次受到中央軍委集體通令嘉獎,因戰榮立過個人二等功、三等功,提前晉級晉銜。西方軍事專家曾稱他爲“常勝將軍”,曾多年跟蹤觀察過他。

  對西方媒體的熱心,這裏還有個小故事。臺海局勢緊張時,加拿大媒體對我國在東南沿海演習進行了詳細報導,還分析了在中國未來對臺動武時時,可能會帶隊指揮的將領,在名單中竟赫然寫着有陳偉文的名字。當身在海外的高中同學將這一“重大消息”告訴陳將軍時,陳將軍不禁哈哈大笑,加拿大的媒體顯然落伍了,那時的陳將軍已然退役。

  陳將軍深愛着海軍事業,爲了熱愛的海軍事業,他曾放棄了武漢大學的錄取,毅然選擇大連艦艇學院;放棄了赴歐洲做駐外武官的機會,毅然紮根海軍;放棄了到香港當總經理的機會,繼續在軍校教書育人。

  1988年在南沙稍縱即逝的歷史機遇,陳將軍爲祖國牢牢把握住!

  1985年的陳偉文

  叄

  歷史的迷霧逐漸散去,呈現出更多她本來的面目,讓我們能夠更多知曉那場海戰前前後發生的故事。

  正因爲歷史的久遠,我們也更加意識到南沙海戰的歷史價值。

  沒有南沙海戰,就沒有今天我們在南海的一切,沒有今天的大好局面。南沙海戰是當代中國南沙戰略的歷史基點,也是中國海洋戰略啓蒙的里程碑。

  國防大學金一南將軍曾寫道:當年陳偉文違命打仗奪下的島礁,今天再也不是僅僅具有戰略支撐意義的前沿支撐點,已經成爲能夠覆蓋控制周圍數百甚至上千公里戰略的出發點,極大地改變了中國的發展與安全環境。

  將軍很欣慰,有生之年,他看到了國家和人民對他的認可,對南沙海戰的公正評價。

  每每談到這一點,將軍都發出滿足的微笑,不停地點頭,陷入思考。

  肆

  老人看似威嚴的臉龐上,其實常常掛着笑容,生活中的他,是個很隨和、熱心的人。

  現在的他,談起南沙海戰,平靜而幸福。

  網絡上總會說起,將軍在戰後20年裏曾默默承受着不爲人知的壓力。感興趣的劍迷或許仍可從網絡中尋找痕跡,畢竟歷史不會完全空穴來風。

  曾有一個特殊的軍禮,拉回到遠去的歲月。

  1994年夏天,時任以色列國防軍總參謀長的巴拉克將軍(後任以色列總理、國防部長等職),在我們上上下下一衆將軍的陪同下,訪問廣州艦艇學院,客人蔘觀院史館時,當翻譯指着陳偉文將軍的照片介紹說:陳將軍是我們副院長,他是1988年中越南沙海戰的海上總指揮,打過多次海戰,被美國稱爲“常勝將軍”。

  此時,巴拉克兩眼閃着光芒,問道:陳將軍是你們的副院長?在得到翻譯的肯定回答後,巴拉克立即問:他現在在哪?翻譯環視着陪同人羣,從人羣后排找到了副院長陳偉文將軍,對巴拉克說:他就是陳將軍!

  巴拉克撥開人羣,快步走到陳將軍面前,向陳將軍鄭重地敬了一個軍禮,說道:“我最敬佩的是從戰爭中走出來的將軍,所以我要向您致敬!”

  或許,那一刻陳將軍所處的人羣后排的位置,說明了很多。

  一年以後的夏天,這位讓外國名將敬佩的海戰英雄,正式退休,時年58歲,或許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

  伍

  戰場上雷霆萬鈞,對敵人慣使霹靂手段,威加南海的將軍,也有溫柔浪漫的一面。

  去年,將軍與老伴攜手度過了50年金婚,將軍說,老兩口一輩子沒紅過臉。問之阿姨,回答是相同的,但不免多幾句嘮叨,說他不會照顧自己,不注意身體,不操心家事,光想着大事。

  老伴樑阿姨性格開朗,大大咧咧,能歌善舞,會多種樂器,也是個16歲參軍的老黨員。

  平時將軍外出散步,都是老伴陪着,好有個照應,老兩口總是一前一後地走着,踐行了一輩子的“夫唱婦隨”。

  與街坊裏的老人們一樣,社區文化小廣場是他們經常去走走的地方,廣場上幾棵大榕樹,樹周圍是石凳,坐着三三兩兩的老人和孩子。靠着一棟樓,有個只有兩層臺階的小小舞臺。有一次,又經過舞臺前,阿姨自豪地跟大家介紹說:我在這個舞臺紅了五年的!

  聞聽此言,站在旁邊的將軍爽朗地大笑起來,跟我們說道:她很聰明,很厲害的!言語中透露着對老伴的驕傲和深愛。

  將軍常跟身邊人唸叨,這一輩子最幸運的,是找到了一個漂亮、賢慧、開朗大方、善解人意的妻子。也會不自然憶起,當年兩地分居,阿姨自己拉扯孩子的困難時期。

  既是軍人,又是軍嫂,嫁給了陳將軍這樣一心把南海的事放心上的軍人,阿姨背後的辛酸,不難想象。

  陸

  歲月不饒人,老將軍曾經炯炯有神的雙眼,最近幾年視力下降明顯,在老伴的監督下,不得不告別了用電腦、看手機。看書也被嚴格限制,這對一直愛好讀書看報的將軍來說,實在是一件無奈的事情。

  內心豐富的人,自有妙招。將軍愛上了書法,只幾年已頗有心得。

  前幾年,他堅決響應中央政策,不讓自己的住房面積超出應享受的標準,可又捨不得住了幾十年的舊房子,怎麼辦?最後,他和阿姨退掉了分配給他的200多平的大房子,而留下了一棟80多平的舊房子,也是他唯一的“將軍府”。爲這事兒,很多人不理解,但一輩子當“老實人”的將軍,覺得做得很對。

  在他的小小“將軍府”裏,還分爲樓上樓下兩部分,因爲空間不大,老人就在書房窗臺上鋪上一張水寫紙,用毛筆蘸水練字。

  老人情懷依舊,寫得最多的主題詞,就是“強軍”“亮劍南沙”“碧海丹心”“強我海軍”這幾個。

  將軍名氣大,字也寫得好,請他寫字的人不少。

  有時候身邊的親友、學生,以及來自全國各地的軍迷們,也會揮毫寫下上述幾個主題詞,遒勁有力。

  柒

  老人現在過着平靜的百姓生活,但也仍有慷慨激昂的時候,那就是講到關於南海戰略和運籌時,指揮千軍萬馬的風采展露無遺。

  老將軍改寫過南宋愛國詩人陸游的《示兒》詩:

  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水師收復南沙日,慶功無忘告本翁。

  “此生無愧於海軍事業”,回首往事,將軍如是說。

  陪伴老人多年的筆記本,扉頁上寫着這樣一段話:

  我是一頭開荒牛

  我是一名開拓者

  我是一個不屈的兵

  我們是自討苦吃、努力奮鬥、無私奉獻、勇往直前的老一代。

  老人所奮鬥的事業必將發揚光大,老人的名字必將萬古流芳。

  我們惟願老人和阿姨身體安康,長命百歲!

  祖國和人民永遠會記着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