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紐約時報又黑中國 但這次被美國人啪啪打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7日 15:52   環球時報

  原標題:紐約時報又黑中國,但這回卻被這個美國人啪啪打臉!

  昨天下午,B站上出現了這樣一條高能視頻……

  發佈視頻的是一個叫“NathanRich火鍋大王” 的網友,是一枚居住在中國的美國人:

▲Nathan的B站賬號▲Nathan的B站賬號

  昨天下午,這枚美國小哥發佈了一條和美媒《紐約時報》有關的視頻,短短一天已在B站上有了17.7萬播放量、4000+條彈幕 。

就連主頁君此刻正在觀看時,也有2000多人 正在和主頁君一起觀看:就連主頁君此刻正在觀看時,也有2000多人 正在和主頁君一起觀看:
而這個B站的“新晉爆款”視頻,標題是這樣的……而這個B站的“新晉爆款”視頻,標題是這樣的……

  Emmmmm。。。。對於《紐約時報》各種無中生有、抹黑中國 的德性,咱們都快見怪不怪了。

  沒想到這回連美國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還特意錄了視頻來“揭露外媒的謊言”……想想就很帶感啊!

  在視頻裏,美國小哥所提到《紐約時報》抹黑中國的,是它9月底刊登的一個視頻報道,名爲“中國掠奪性的醫療體系的內幕” (Inside China‘s Predatory Health Care System)。

  一點開這個視頻,昏暗的畫面,陰森的背景音樂,故弄玄虛的運鏡……愣是有把新聞報道強行搞成恐怖電影 的架勢。

  不過,影片處理手法什麼的先且不提,《紐約時報》這個所謂“攻擊中國醫療體系”的視頻,本身的內容就充滿了各種混淆黑白 、偷換概念 的槽點。

  而美國小哥Nathan呢,也相當給力,愣是錄了一個長達40分鐘 的視頻來駁斥《紐約時報》,堪稱戰鬥力超強的打臉了!

小哥提到,《紐約時報》視頻的主人公,是一名不幸患癌的老人 。小哥提到,《紐約時報》視頻的主人公,是一名不幸患癌的老人 。

  2011年時,68歲 的她被診斷出癌症晚期:

  之後,這位老人嘗試過各種治療方法。醫生曾建議過她化療和放療,但被她自己給拒絕了。

  於是,醫生給她開了治療藥物: 艾瑞莎

不幸的是,老人服用了9個月後,艾瑞莎不再起作用。不幸的是,老人服用了9個月後,艾瑞莎不再起作用。

  於是,在2015年左右,老人原本在醫藥公司有着體面收入 的兒子,自己辭去了工作,搬去了父母家以便更好地照顧生病的母親。

關於“兒子收入體面”這點,也曾在《紐約時報》的文章裏有所提及:關於“兒子收入體面”這點,也曾在《紐約時報》的文章裏有所提及:

  Mr。 Zhang vowed to save her.He quit a decent-paying job and moved in with his parents in a barely furnished apartment in Jinzhou。

  張哲軍誓要救母親的命。他辭掉了一份高薪工作, 搬去錦州一間簡陋的公寓和父母一起住。

  (via NYT)

  於是,在各種治療方法和藥物相繼失效 、且老人不願意 接受化療和放療的前提下,兒子爲了幫母親對抗病魔,開始嘗試自己做治療癌症的藥物……

  說到這裏,小哥提到了自己的母親。他的母親同樣不幸患癌 ,並且在診斷兩週 後 就去世了……

  小哥感慨,通過各種嘗試和努力,在診斷出癌症後這位老人活了6年。雖然這她依然在75歲時不幸去世,但總體而言,她已經比很多高齡癌症患者活得都長。

  而這,也是一個令人欽佩的、與病魔持續抗爭的故事。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不幸的、平凡而又偉大的故事,到了《紐約時報》的視頻裏,被歪曲成什麼樣了呢?

  首先,是老人兒子的收入。

  咱們在前文中也提到過,《紐約時報》在自己的文章裏曾用“decent-paying” (待遇豐厚)來形容他曾經的工作。之後,爲了有更多時間照顧母親,兒子主動辭去了這份工作,轉而幹了份收入微薄的活, 將主要的時間精力放在母親身上。

  是的。明明是個人的選擇,但到了《紐約時報》的視頻裏,變得只有這樣一句話……

  直接把老人的兒子定位爲收入微薄的“窮人”,《紐約時報》這視頻是想渲染什麼?

  估計很多國內盆友已經猜到一些“套路”了:病魔讓窮困的人無路可逃(而富人或許可以這樣那樣),這種渲染貧富矛盾 的套路《紐約時報》早就耍得很溜了。

  但小哥對這“套路”毫不客氣地打臉了:不富裕的重症患者在中國或許不好過,但在美國難道就好過嗎?!

  來一串新聞標題……

Double kill...Double kill。。。
Triple kill...Triple kill。。。

  小哥發出靈魂拷問:這還尚且是美國普通人所面臨的困境。那對於那些貧困的美國人 ,他們又怎可能擔負得起高額的癌症治療費用?

接着,最高能的操作來了……接着,最高能的操作來了……

  在《紐約時報》這個視頻裏,主頁君聽到老人的兒子說了這樣的話:

  “一個是易瑞沙 (艾瑞莎) ,然後就是9291、2992、凡德他尼、阿西替尼、4002、克唑替尼。”

“現在是用了7種 (藥) 了。”“現在是用了7種 (藥) 了。”

  注意看上面字幕的紅框:明明人家說的是“用了7種藥” ,字幕卻寫的“我們做了7種藥” 。

……怎麼着,難道艾瑞莎也是她兒子自制的不成??……怎麼着,難道艾瑞莎也是她兒子自制的不成??

  看到此,美國小哥忍不住再一次靈魂拷問:爲什麼《紐約時報》要更改她兒子的原話?爲什麼要暗示“所有的藥都是自制的”?

關於這位患病老人和她兒子自制藥的故事,在這個視頻裏暫告一段落了。關於這位患病老人和她兒子自制藥的故事,在這個視頻裏暫告一段落了。

  然後,《紐約時報》對此來了個神總結: 這是中國醫療體系危機的徵兆。 (“It‘s a symptom of the health care system crisis。”)

等等……這是什麼邏輯?等等……這是什麼邏輯?
小哥無奈道:這更像是體現了世界癌症危機,而不是什麼“中國危機”啊!小哥無奈道:這更像是體現了世界癌症危機,而不是什麼“中國危機”啊!

  更有病的是,《紐約時報》的視頻想營造出一種“中國的醫院都受利益驅使” 的感覺。

  然後他們的營造方法是——拍攝且僅拍攝了一家 醫院的門口。

  一家位於上海的著名腫瘤醫院 門前,排着長隊的人。

有人對着鏡頭抱怨,黃牛太多了 ,他們排隊要等很久。有人對着鏡頭抱怨,黃牛太多了 ,他們排隊要等很久。

  然後《紐約時報》的結論似乎就可以來了:中國的醫院的確都受利益驅使。

  小哥無奈地駁斥道:這是全國知名 腫瘤醫院!而且還是接診量極大、價格相對較低的公立 醫院 !排隊這不是很正常嗎?人家想去好醫院看病啊!

  這和“受利益驅使”有哪門子聯繫??

上面這最後一句,真是扎心啊……上面這最後一句,真是扎心啊……

  美國小哥Nathan的這個視頻有很長,限於篇幅,主頁君不再一一展示。(感興趣的可戳文後“閱讀原文”瀏覽該視頻)

  他在視頻介紹裏說,他的團隊“做了大量功課全方位反駁他們不堪一擊的謊言” 。有的放矢,有理有據。

  比如,《紐約時報》視頻裏展示了一組數據 ,想來展示中美兩國看病自費的情況:

Emmmm....從這個百分比上來看,中國的自費貌似高於美國?Emmmm。。。。從這個百分比上來看,中國的自費貌似高於美國?

  但小哥就毫不留情地拆穿了伎倆:你爲什麼偏用百分比? 你敢用 實際數據 嗎?!

  頗爲搞笑的是,不知是否是這些“論據”太虛,實在支撐不起《紐約時報》想要抹黑中國的那些觀點——以嚴肅新聞媒體自稱的《紐約時報》,居然在視頻里加入了一聽就極其沉重的背景音樂 ,強行烘托出一種“貌似很慘” 的氣氛,毫無半點專業性可言。

  聽得小哥相當無語…

咳咳……爲啥《紐約時報》不敢放兩國實際的自費支出 ?咳咳……爲啥《紐約時報》不敢放兩國實際的自費支出 ?

  爲啥小哥要問“美國的悲傷音樂” ?

  答案有點扎心——

  ▲“美國人的醫療支出中,自費部分高達中國人的8倍。 但美國人掙的錢卻沒有中國人的8倍。”

  當然,小哥在視頻裏也說了,無論中國還是美國,包括世界上的許多國家,醫療系統都不是最完美的。我們都需要不斷調整和進步。

  但這絕不是《紐約時報》可以混淆是非、無中生有地來黑中國的理由。

希望《紐約時報》能長點心,愛惜羽毛(如果你還有羽毛的話)希望《紐約時報》能長點心,愛惜羽毛(如果你還有羽毛的話)

  不要再幹這類完全有悖於新聞道德 的事了。

  否則只會有更多像Nathan小哥這樣的人,自發加入到打你臉的隊伍中。 不疼嗎?

  文:lanlan

  圖:@NathanRich火鍋大王、NYT、網絡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