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媒:美應在亞洲部署常規潛艇 封堵中國海軍必經之路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4日 01:31   參考消息

  據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9月1日發佈的題爲《採用柴油、嚇唬中國:海軍爲什麼應該在亞洲部署柴油潛艇》的文章稱,就像包括潛艇在內戰艦都是戰鬥的工具一樣,它們無疑也是政治決心和意圖的象徵。它們能夠幫助鞏固聯盟,就像它們可以在和平時期阻止潛在敵人的行爲,或者在戰爭時期從下往上連續打擊敵人的航運一樣。

  文章認爲,一艘美國的潛艇也不需要非得是超級強大和造價高昂的“弗吉尼亞”級核動力攻擊潛艇才能承載政治分量。在巧妙設計、嫺熟處置並採取一種具有說服力的關於美國意圖和力量的敘述的情況下,一支由柴電潛艇組成的小型艦隊在東亞沿海不僅具有作戰價值,而且還能帶來戰略和外交紅利。

圖爲日本蒼龍級柴電潛艇圖爲日本蒼龍級柴電潛艇

  文章稱,同時,採取上述措施的代價極其低廉。按單艘潛艇計算,其成本只是核動力攻擊潛艇的一小部分。打個比方,如果美國海軍購買日本潛艇,它可以用一艘“弗吉尼亞”級核動力攻擊潛艇的價格購買大約5艘“蒼龍”級柴油潛艇,後者被譽爲世界上最出色的常規潛艇。在美國軍方尋找低成本手段,以便把不成比例的成本和風險施加到可能的對手身上之際,這種做法是值得考慮的。

  戰略家愛德華·勒特韋克在冷戰後期的著述中曾把軍艦描繪成政治工具。艦隻是一種用鋼鐵表達的威脅或承諾。它是一種把沉重代價強加於敵方身上的威脅,如果該敵方的領導層堅持要做美國領導人所禁止的事情的話。這就是威懾。或者說,一艘戰艦就是要強制制裁敵方的威脅,如果這個敵方對於美國要求它做的事情畏縮不前的話。這是脅迫,而且它意味着發出一種迫使敵方就範的威脅,而不是說服它停止某些行動。

  勒特韋克堅持認爲,無論哪一種情況,在潛在的武裝衝突現場部署隨時準備戰鬥的力量,都會投下限制“敵方行動自由”的“陰影”。它不斷提醒敵方做美國認爲不可接受的事情的代價和後果,並推動他們按照美國可以接受的方式行事。

  文章稱,例如,柴油潛艇可以幫助封堵讓中國船隻和飛機得以進入西太平洋或印度洋並返回的海峽。對中國來說,出入通道始於國內。從一艘船在天津或上海啓程開出,一直到在遠方的航程終點停泊,領導層都必須擔心海上交通的安全。盟國海軍可以利用這些擔憂來爭取威懾或脅迫的結果。

  圖爲美國弗吉尼亞級攻擊型核潛艇

  另一方面,部署致命性的美國軍艦——不管是單獨的行動還是與盟友的協同行動——將有助於驅散敵方海軍投下的陰影。如果某艘軍艦所針對的目標知道自己在迫不得已時能夠擊敗該軍艦及其代表的海軍,那麼它所具備的政治分量就沒有那麼大。不過,在一個聯盟或另一個多國聯盟中,爲了實現威懾或脅迫,所有夥伴都必須始終不渝地獻身於共同的事業。如果某個盟國對敷衍或背棄自己的朋友,就會從聯合力量中減去自己的貢獻,並在這一過程中削弱聯合力量的威懾或強制力量。

  圖爲美國海狼級攻擊型核潛艇

  文章評論稱,因此,假如美國讓日本、韓國或澳大利亞等夥伴國相信當狀況緊張時美國將爲它們提供保護,那麼盟國和夥伴國會從美國派來支援它們的戰艦身上獲得勇氣。建立信任需要外交努力。就連蝙蝠俠也只是因爲每當哥譚鎮市民在天空中照射出蝙蝠信號以召喚他前來提供保護時就會現身,才擁有了他們的信任。否則,在不能肯定這個身披斗篷的鬥士是否會出現的情況下,普通人將會屈服於掠奪大都市的超級惡棍。不法行爲將盛行。

  盟友同樣擔心被朝三暮四或半心半意的朋友丟棄在困境中。美國的造船廠已經有幾十年沒有建造柴油潛艇了。但是,列裝一支基於外國通用設計的柴油潛艇艦隊,並將其永久駐紮在盟國港口,將會投送出美國對這一事業堅定不移的承諾的象徵。蝙蝠俠將永遠不離不棄。

  文章認爲,這聽起來有些乏味,但簡單的不離不棄的行爲是戰略成功的關鍵。電影製作人伍迪·艾倫曾經開玩笑說,生活的80%是在他人面前的展示。幽默中包含真理。已故的傑出海軍上將J·C·威利可能還會補充說,剩下的20%就是在原地不動。威利宣稱,原地待命的優勢力量是戰爭成功的決定因素。作戰能力更強的軍隊可實現對某個地方或某個物品的控制,並轉化爲對戰略和政治利益的控制。

  於是,這樣一支艦隊將投下長長的陰影。選用一種通用的潛艇船體,使之成爲盟國潛艇艦隊的核心,並用專業知識和技能來訓練這支艦隊。文章稱,這將幾乎讓對手確信,盟國不僅擁有兌現它們的武力威脅的決心,也有這麼做的海軍力量。而且一支強大的水下艦隊將在美國領導的聯盟內部發揮電擊般的影響力。這會讓東京、首爾或堪培拉感到振奮,而沒有與強敵打交道時的這種膽怯。

  文章評論稱,柴油潛艇的採購計劃總是遭遇到強烈的阻力,主要是出於技術性理由。說美國海軍存在喜歡核動力潛艇的偏見是一種可笑的低估。對接受過核訓練的海軍軍官和有着類似思想的官員來說,柴油潛艇似乎是時代的倒退。此外,新技術的支持者們主張採用無人水下航行器,而不是柴油潛艇,以便增強潛艇部隊的大規模監視能力和打擊力。

  作爲對前一個理由的回答,在美國海軍無法在造船方面大量投入的時候,柴油潛艇相對於核動力潛艇的可承受的成本使它們具有吸引力。核能也許不被盲目崇拜。作爲對後一個理由的回答,不妨再考慮一下對海上力量的政治運用。與載人潛艇相比,無人潛水器所具有的政治影響力微不足道。正如納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可能會說的,它們幾乎不能證明美國在聯盟政治中“親自加入戰局”,而讓美國水兵置身險境則傳達出決心。

  文章認爲,無人潛水器既不能威懾對手,也不能讓美國的盟友們安心。它們屬於未來的艦隊設計,只要硬件以及操作這些硬件的戰爭手段被證明是有效的。但是在外交影響力方面,他們永遠都取代不了由船員操作的潛艇。不親自加入戰局,政治意義就微不足道。

  讓我們請學者兼政治家亨利·基辛格來說出關於柴油潛艇政治用途的最後一句話吧。基辛格曾寫道,威懾是作戰能力的產物,是在明確定義的情況下使用這種能力的意志力,以及對手對於美國能力和意願的信念。這個公式沒有添加項:你把這三個變量相乘便能估計出威懾力。讓這三個變量達到最大就能使威懾力達到最大。當其中一個或多個變量大幅減小時,就可能出現麻煩。

  當任何一個元素接近零的時候,危險就會迫近。如果沒有使用有形力量的意願,任何的有形力量都無法起到威懾作用;如果沒有足夠的運用能力,最強大的決心也沒有什麼用;能力或決心都不足以滿足需要,除非我們讓對手相信我們的能力以及我們在我們所規定的情況下使用它的意志力。

  文章稱,這種基辛格式的邏輯適用於實施脅迫,除非如前所述,其目的是刺激而不是阻止某種行動。而且它也適用於安撫人心,除非盟友、朋友或我們希望招攬爲盟友或朋友的對象就是主要的目標受衆。

  因此,組建一支柴油潛艇可能會讓對手面對其不願甚至無力承受的代價。加上常規潛艇的成本低廉,這表明如果條件允許,盟國可以進一步擴大艦隊的規模。在盟國港口靠前部署柴油攻擊潛艇作爲常備艦隊的一部分也意味着決心。前沿部署的艦艇始終會在那裏,並且正如伍迪和威利所建議的,作爲場景的一部分將構成一種有意義的決心標誌。

  政治影響會由此產生。如果美國在亞洲表達決心的同時做上述事情,那麼它可以讓敵人和朋友都對自己信服。(編譯/曹衛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