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雄安譯成Male Safety 中青報:學術翻譯不該這麼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20日 04:01   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雄安譯成Male Safety,學術翻譯不該這麼“雷”

  即便你並沒有出色的外文表達能力,面對學術翻譯,該有的嚴謹還是不能丟。

  新學期開學已有一些日子,對於明年畢業的大學生尤其是研究生來說,畢業論文(學位論文)將是畢業前最後也是最艱辛的一道坎兒。儘管多數專業的論文由中文撰寫,但很多人面臨論文摘要翻譯成英文的問題。實際上,不僅學生會爲此感到困擾,一些學者也爲論文的翻譯感到頭疼。

  最近,有網友發現經濟科學出版社出版的《綠色金融與綠色雄安建設》一書封面上,將雄安翻譯成“Male Safety”,這一翻譯讓人啼笑皆非,也再次喚醒人們對學術翻譯的關注。目前,這本學術著作已經從銷售平臺下架。姑且不論該論著的學術價值有多高,至少就出版規範而言,翻譯無疑是重大的硬傷。人們尚不清楚該差錯的原因是如何造成的,誰該爲這個明顯的錯誤承擔責任。

  先別笑得太歡。現實中,很多學生和學者面對學術翻譯束手無策。其中,最著名的案例大概是某知名大學學者將蔣介石的韋氏拼音寫法Chiang Kai-shek,翻譯成“常凱申”。如果說街頭上的廣告牌翻譯錯誤,尚且因爲製作者文化水平參差不齊情有可原,那麼嚴肅的學術作品還因爲翻譯產生歧義,讓讀者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多少有辱斯文。因爲太多人無力準確地翻譯自己的論文,論文英文摘要的翻譯,甚至被做成了一門生意。搜索相關關鍵詞,鋪天蓋地的是商業翻譯機構的廣告。有翻譯機構毫不避諱地打出了這樣的廣告:“幫助萬千學子解決摘要翻譯難題。”在大學裏,英語好的學生在論文提交階段,很可能成爲搶手資源。在論文寫作中,找人“代筆”翻譯是否違背學術規範,是一個必須解答的問題。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願意花錢解決翻譯難題,而且某些商業翻譯機構的服務水平是否靠譜,流水線的翻譯模式是否真的用心,也讓人深深地懷疑。很多情況下,論文寫作者以爲沒有人深究翻譯文本,他們藉助翻譯軟件、在線翻譯平臺敷衍了事,鬧出了更多笑話。將雄安翻譯成Male Safety(字面意思是“雄性安全”),很可能也是源於生硬的機器翻譯,而這還不是最荒誕的結果。難免有人質疑,對於多數學位論文,沒有在國際上發表的需要,甚至都不會被外國學者引用,爲什麼還要翻譯成外文?原因不難解釋:學位論文既是學生學術探索的成果體現,也是學術訓練的過程。掌握外文表達能力,也是檢驗學術能力的一個標準。衆所周知,英語已成爲國際通行的學術語言,對此不必帶有太強烈的情緒,使用同一種語言表達,主要是爲了學術交流的方便。

  嚴復因翻譯《天演論》等工作,被譽爲中國近代“睜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不同語言的切換,不僅是字詞的轉化,還是思維的轉換。對於普通人經常接觸的文學翻譯,早在清末,思想家嚴復就提出了信、達、雅的說法,大意指譯文的意思要準確,但不必拘泥於原文形式,在這樣的基礎上追求文辭表述的優雅。對於學術翻譯而言,也許不必苛求同時具備以上三種要素,但準確表達論文的意思依然是最基本的追求。即便你並沒有出色的外文表達能力,面對學術翻譯,該有的嚴謹還是不能丟。找人“代筆”固然不可取,但虛心向他人求教,反覆斟酌準確的表達,是啃下翻譯這塊硬骨頭的應有姿勢。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很多時候因翻譯鬧出的笑話,並不是能力問題,而是態度問題。至於雄安新區究竟怎麼翻譯的問題,答案很簡單:根據新華社英文新聞的規範做法,使用拼音翻譯成Xiongan New Area就可以了。撰文/王鐘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