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調查:85後最擔心父母養老 90後擔心自己未來養老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3日 21:43   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85後最擔心父母養老 90後最擔心自己未來養老

  養老歷來是兩會的重要議題。今年兩會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讓老年人擁有幸福的晚年,後來人就有可期的未來。隨着我國社會老齡化程度加深,更多人開始認真面對未來可能出現的養老壓力,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開始關注養老問題。

  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www.wenjuan.com),於全國兩會期間,對1876名18~35週歲青年進行的調查顯示,89.3%的受訪青年關注養老問題。78.8%的受訪青年擔心自己的養老問題,86.1%的受訪青年擔心父母的養老問題。

  90後最關注自己未來養老

  天津某私企職員王媛媛(化名)的父親去年做心臟病手術,花費了十幾萬元。王媛媛說,父親還患有糖尿病,平時需要藥物維持,“父親一生務農,積蓄不多,絕大多數治療費都是我們做兒女的承擔,現在就盼着父母能有個好身體”。

  現定居北京的90後公務員楊嬌(化名)希望,父母能有個幸福的晚年,也希望自己的老年生活水平有保障。“我父母生活在老家,身體都不太好。我是獨生子女,不在父母身邊,沒辦法時常照顧陪伴二老。如果他們生病需要照顧,我壓力會很大”。

  調查顯示,89.3%的受訪青年關注養老問題,其中27.5%的人非常關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在2018年兩會期間,也曾進行過有關養老的調查,數據顯示,87.9%的受訪青年關注養老問題。此次調查的數據比起2018年,增加了1.4個百分點。

  80後私企員工張嚴輝(化名)是山西人,現在拉薩工作,他很關注養老問題,“我父母每月退休金共有三四千元,在當地來說,生活水平還是有保障的。我兩三個月纔回老家一次,很擔心父母萬一出現需要緊急救助的情況該怎麼辦”。

  崔霞(化名)是一名80後,正面臨“上有老,下有小”的壓力,“父母的養老和子女的教育讓我們兩口子壓力很大,感覺已經沒有多餘精力和資金再去考慮自己的養老問題”。

  調查發現,78.8%的受訪青年擔心自己的養老問題,86.1%的受訪青年擔心父母的養老問題。

  交互分析發現,90後(80.6%)是最擔心自己未來養老的羣體,80後(80.0%)其次。85後(87.0%)是最擔心父母養老的羣體,90後(86.8%)其次。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董克用分析,在老齡化社會,如今的年輕人主要面臨兩個問題。一是兄弟姐妹少,誰來幫助照顧老人。“當年說的‘421’模式,現在形成了。即一對夫婦,下有1個孩子,上有4位父母,甚至還有祖父母。現在的年輕人大多是獨生子女,誰來照顧父母就成爲一個問題和挑戰”;二是年輕人未來的養老金問題,需要他們早做準備。如今人口老齡化,在職的越來越少,退休的越來越多,在職的這一代繳費供養退休一代人的現收現付模式,壓力很大。

  關於養老問題的具體擔憂,73.6%的受訪青年坦言照顧老人的時間和人手不夠,這一比例比去年(65.3%)高出很多。

  59.6%的受訪青年擔心“空巢老人”出現緊急情況得不到及時救助;52.6%的受訪青年擔心經濟上恐難支撐未來的養老開銷。

  58.1%受訪青年期待繼續提高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比例

  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一系列關於養老的政策和措施,哪些最受青年期待?調查顯示,58.1%的受訪青年期待繼續提高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比例,57.0%的受訪青年期待加快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46.4%的受訪青年期待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

  楊嬌對“加快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非常關注:“遼寧省老齡化問題嚴重,只有實現統籌管理才能讓經濟欠發達地區老人有基本的養老保障。”她還提到,“建設社區養老服務措施”是化整爲零解決養老問題的一個非常有效的措施,“但還要有完備的監管和維護措施,不能搞形式主義,光有‘空殼子’起不到實際作用”。

  作爲獨生子女,張嚴輝非常關心獨生子女陪護假,“希望能儘快全面落實,切實保障年輕人能休到這個假”。

  談到年輕人的兩大養老難題,董克用認爲,首先是必須加快“助老”社會機制的建設。“現在的老人‘養老’本身沒有問題,可一旦老人出現健康問題需要別人照顧了,‘助老’就是一個大問題”。其次,年輕人在職時繳納的是基本養老保險,爲了應對老齡化還要做儲備型、積累型的養老金。把錢積累下來,用做投資,保值增值,以供退休後使用。“這方面我們國家現在有職業養老金,分爲企業年金和職業年金兩類,也就是第二支柱,是靠僱主發起的項目。國家正在試點個人主導的第三支柱,覆蓋全體就業人口,尤其是那些自由職業者,沒有僱主、沒有單位,無法用職業養老金覆蓋,就需要建立起個人主導的第三支柱。第二、三支柱都享受政府的政策優惠。所以,在年輕的時候通過保值增值提早進行積累,在晚年才能夠有更好的退休生活”。

  董克用指出,今年的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要建立多層次的養老保險,即指養老體系的第一支柱、第二支柱、第三支柱,“這兩年政府出臺了很多相關政策,現在正在試點第三支柱,期待有好的成效”。

  參與本次調查的受訪青年中,00後佔2.0%,95後佔8.5%,90後佔38.0%,85後佔32.8%,80後佔18.7%。定居在一線城市的佔25.6%,二線城市的佔46.5%,三四線城市的佔23.4%,城鎮或縣城的佔3.9%,農村的佔0.6%。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