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走近“藍背心”港警:爲記者守護現場安全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7日 05:52   新華社

  原標題:走近“藍背心”港警:爲記者守護現場安全線

  新華社香港9月7日電 在香港止暴制亂的第一線,有一羣特殊的警員:單薄的“藍背心”是他們的防具,話筒和揚聲器是他們的“武器”,他們冒着四處橫飛的鋼珠和汽油彈在現場穿梭,幫助陷入險境的記者,守護新聞報道的安全線。

  張警員就是“藍背心”的一員。從2015年以來,原本從事文書工作的他已經參加了大大小小數不清的公共安全事件,展現了堅韌、專業的香港警察也有充滿溫情的一面。

  7月28日,在港島西環附近的非法集會中,由於暴力衝擊不斷升級,警方被迫釋放催淚煙驅散暴力分子。但是現場風向突變,一名記者不小心被催淚煙燻到,眼睛刺痛,呼吸困難。張警員及時發現情況,迅速把他帶到附近大廈尋找水源,幫他沖洗。這位記者對張警員很是感激。

  “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如果有記者被暴力分子包圍,陷入險境,我們會趕快把他們帶離現場,幫助他們安全離開。”張警員說。

  “藍背心”的官方名稱是“警察傳媒聯絡隊”,於2015年正式組建,由原先的兩支獨立傳媒聯絡隊合併而成,除警察總部公共關係科的員工外,還從不同警區抽調警員兼職工作,主要協助前線警察和媒體溝通,努力爲記者們創造一個相對安全的報道環境。

  據介紹,“藍背心”共有200多名隊員,但實際能夠調配的人手不足一半。修例風波以來,他們保持着高強度的工作,全天24小時待命,隨時準備出動,應對突發事件。最近幾個月來,香港暴力事件持續,他們出動的次數也越來越多,從6月的563次到8月的797次,在每個現場都能見到他們的身影。

  隊員們裝備簡單,就算相對“全副武裝”的暴力分子來說,也是大大不如。

  “不論對警察還是記者來說現場都好危險,很多時候暴徒投擲的汽油彈,就在我們前面掉落下來。”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司高振邦說,8月3日晚上,他在尖沙咀警署附近就被磚塊擊中胸口肋骨,呼吸非常困難,被送往醫院治療。

  現場影像資料顯示,暴徒們衝擊警方防線、破壞公共設施時,往往肆無忌憚,常常也將記者置於險境。曾有暴徒在立交橋上投擲汽油彈,險些砸到橋下記者;也有記者的衣服被汽油彈火焰點燃,幸好被及時撲滅;也有記者被暴徒投擲的鋼珠和磚塊等雜物砸傷。

  然而,真正讓媒體聯絡隊隊員們頭疼的問題,是越來越多的假記者。他們同樣穿着反光的媒體背心,卻不報道現場情況,反而將矛頭對準維持秩序的警察,從言語攻擊到發射鋼珠,甚至在警員拘捕暴徒時,還舉着鏡頭衝上前去阻攔執法。

  “8月5日那天,我們在大埔區執行任務時,就有從記者聚集區發射而來的鋼珠打到頭盔上,想想真的好危險。”媒體聯絡隊隊員易警員說,發現有疑似假記者的時候,他們會上前核查證件,規勸其離開,但是現場情況瞬息萬變,往往做不到一一甄別。

  警方在現場曾檢獲大量假記者證。“有社會運動人士和別有用心的人會混在記者裏面,直到他們進行示威活動或者做出明顯不是記者應該做的行爲時,我們才能發現。真正的記者我相信是非常專業的。”高振邦說。

  媒體聯絡隊中,大約一半隊員都身兼二職,不少人還是前線警員,白天忙完本職工作,晚上繼續奮戰在一線,幾乎沒有休息時間。而且,任務往往非常緊急,只提前一、兩個小時通知他們。

  身着“藍背心”的他們也面臨着和前線防暴警察一樣的網絡起底和暴力威脅。易警員表示,自己的警號就曾經被髮在網上,還有一些同事包括家庭住址等個人信息被公之於衆,無論是自身還是家庭都承受了很大壓力。

  但是,不管是現場的危險、網絡暴力的威脅,還是工作的壓力,都沒有改變隊員們堅定的信念。“無論是來自哪裏的記者,我們都希望能夠爲他們創造一個安全的採訪環境,同時保證防暴警察工作的順利推進,讓香港早日重回和平穩定。”高振邦說。(記者方棟 婁琛 陸佳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