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外逃22年原行長:棲身寺廟賣醃菜 用502膠粘脫落牙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11日 02:05   澎湃新聞

  原標題:外逃22年原行長:棲身寺廟賣醃菜,用502膠粘脫落牙套

  “在異國他鄉飽受孤獨,很無助也很無奈。那種恐懼、煎熬、折磨的歲月,是沒有辦法說出來的。有苦無處說,有家不能回。。。。。。”6月8日晚雲南衛視播出專題片《“天網”下終結的漫漫逃亡路》,出逃22年的中國銀行昆明分行官渡支行原行長張德友這樣說道。

《清風雲南》視頻截圖《清風雲南》視頻截圖

  據昆明市黨風廉政網2019年8月21日消息,當日凌晨1點多,潛逃22年之久、涉案金額巨大的外逃人員張德友被成功抓捕歸案。1996年至1997期間,張德友涉嫌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鉅額資金給他人使用。1997年11月,張德友遞交辭職報告,下落不明。1998年9月,張德友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昆明市檢察院立案偵查。2015年4月,“天網行動”啓動後,張德友被列爲中央追逃辦追逃名單。

  犯罪

  讓民間借貸“傍”上了國有銀行

  據專題片介紹,1995年,剛剛上任官渡支行“一把手”的張德友意氣風發、躊躇滿志。履新不久,各路老闆就蜂擁而至,投其所好想與他搞好關係。張德友也片面地認爲,要完成銀行存貸任務,要有成績,必須與這些老闆廣交朋友。此時,在雲南經營3家公司,涉足礦產、娛樂、建材等行業的老闆王小平找人搭線,結識了張德友。張德友認爲王小平有實力有資金,對自己大有幫助,王小平的各種邀約他來者不拒,雙方各懷目的、一拍即合。

  王小平提出,他經人介紹,要從外省某金融機構貸款1500萬元,但爲規避風險,借款方不同意直接把錢借給自己公司,要找一家當地的銀行作爲“橋樑”,希望張德友能提供幫助。

  作爲一名有豐富從業經驗的銀行支行長,張德友很清楚這不合規。然而,此時的張德友早已視王小平爲“鐵哥們”,便欣然答應了王小平的要求。

  專題片提到,在張德友的違規運作下,該省外金融機構的資金直接進入到了王小平公司的賬戶上。一段時間後,該公司在無抵押、質押或其他擔保手續的情況下,與官渡支行補簽了貸款協議。就這樣,這筆借款的風險移花接木轉嫁給了官渡支行。

  事後,張德友獲得了足夠分量的“回報”,取得鉅額賄賂。嚐到甜頭的張德友利令智昏,繼續如法炮製,不遺餘力爲王小平等老闆充當籌措資金的“橋樑”,讓民間借貸“傍”上了國有銀行。在他擔任官渡支行行長期間,官渡支行不良貸款的比率大幅增長。

  1997年初,昆明分行在查賬時,發現了官渡支行私自拆借資金的問題。惶恐之下,張德友開始向老闆們追討資金。但老闆們握有張德友受賄的把柄,壓根不想把到手的利益吐出來,面對追討資金的張德友態度或冷漠、或傲慢,和他“打太極”玩“失蹤”。

  出逃

  棲身寺廟種菜賣醃菜爲生

  專題片稱,自知紙包不住火,窮途末路的張德友選擇了出逃。他把父親送到妹妹處,並與妻子協議離了婚,還寫了一份辭職報告交給一位朋友,讓他過幾天幫忙送到中國銀行昆明分行的收發室。自認爲一切都安排妥當,張德友帶上3萬元錢出逃了,這一逃就是22年。

  輾轉到達東南亞某國後,張德友辦了當地的假身份證,由於語言不通、身份敏感,他不敢外出活動,只能選擇棲身寺廟。據張德友自述,寺廟的環境十分簡陋,他只能靠在寺中種點菜賣醃菜和做些素食料理的收入勉強生存,常常吃了上頓沒下頓,有時甚至要以教徒贈送的食物果腹,日子極爲悽苦。

  “我是犯罪了逃到別的國家,所以很小心。整天心裏上上下下,忐忑不安,也不敢說話。說了人家就知道我是中國人。我在那裏既不是國內人也不是國外人,好像天上吊着一樣,心裏恐懼不安。”相較於生活的壓力,內心的焦慮、對親人的思念等心理壓力更加折磨人。

  歸案

  像犯錯的孩子回到父母身邊

  專題片透露,事實上,從張德友人間“蒸發”,辦案部門從未停止過對張德友的調查追捕。1999年春節,昆明市檢察院專案組曾前往其吉林榆樹老家,但無果而終。多年來,受條件所限,辦案部門所獲甚少,張德友案始終沒有突破。

  2015年4月,中央追逃辦啓動“天網行動”,因涉案金額巨大,社會影響惡劣,張德友被列入中央追逃辦追逃對象名單,工作專班調取了張德友的檔案照片開展協查。然而,由於時間跨度太長,照片早已發黃褪色,清晰度有限,並且嫌疑人的體型樣貌也很可能發生了較大變化。

  在領導小組的統籌協調下,昆明市紀委監委搭建了智慧監察大數據平臺,通過海量數據比對和綜合研判,工作專班最終鎖定了張德友的藏匿地點,順藤摸瓜,獲取其將使用虛假身份於2019年8月某時從某邊境口岸潛入國內的消息。

  “回來之前想得很嚴重,擔心身體上受虐待,精神上受折磨。這次回來,黨和政府對我這種犯錯的人就像父母對待孩子一樣,終於回家了,回到了父母的身邊,感覺回來太晚了。”伏案後,張德友這樣說道。

  專題片介紹,在留置期間,張德友的部分牙套脫落,他向辦案人員提出能否給他一些502膠水黏粘牙套,並說他在國外的時候就是這麼處理的。辦案人員聞所未聞,馬上安排帶他就醫治療。走下押解車時,張德友看到了周圍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看到了醫院先進的醫療設施設備,再次感受到了祖國的繁榮,越發對當初一逃了之的行爲悔恨連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