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吉林琿春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李國華獲刑3年8個月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18:44   澎湃新聞

  原標題:出境賭博上百次,吉林琿春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李國華獲刑

  2018年8月,一本記錄反常的護照擺在了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紀委監委工作人員面前。這本因私護照的主人是琿春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副書記、副主任,市總工會原主席李國華,護照上出國(境)地點密密麻麻地寫着朝鮮、俄羅斯等地,高達百餘次。一個與國(境)外並無密切關係的黨員領導幹部究竟有什麼個人原因需要頻頻出國(境)?

  隨着調查的深入,李國華嚴重違紀違法事實浮出水面。當月,李國華被延邊州紀委監委立案審查調查,並採取留置措施。彼時,距他退休剛剛兩個月。

  經查,李國華違反組織紀律,通過篡改檔案等方式違規爲其兒媳安排工作,未經批准多次出國(境)參與賭博;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參與工程項目等;違反工作紀律,不正確履行工作職責,造成土地出讓金損失。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今年1月,李國華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並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7月2日,延邊州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決:李國華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3年8個月。

  嗜賭成癮,自認爲是“賭場高手”百餘次出國(境)賭博

  “雞鳴聞三國,犬吠驚三疆”。琿春位於祖國東北邊陲,地處中朝俄三國交界,從市區僅用半小時車程就能夠抵達俄羅斯和朝鮮的邊境口岸。

  2004年任琿春市水利局黨委書記、局長後,李國華便經常接待朋友到朝鮮觀光旅遊,而到賭場的“休閒遊”也成了大多數人的“規定動作”。

  “起初,他只是站在一旁看別人一擲千金,看到別人贏錢他也跟着情緒高漲、興奮不已。可時間久了,內心的慾望逐漸被放大。”據審查調查人員介紹,一次,在朋友的勸說下,李國華戳破了他行爲底線的最後一層窗戶紙。百家樂、老虎機、二十一點、大轉盤……他肆無忌憚地穿梭於不同賭檯之間,每一個賭博項目都讓他興奮不已,“那種新鮮感、刺激感讓人沉迷”。而那一次,李國華的“運氣”也不錯,嚐到了甜頭,於是便成了他走向不歸路的開端。

  其實,李國華沉迷於國(境)外賭博並非偶然。據有關人員介紹,吃完喝完賭兩把早已成爲其生活中的常態,這對於手握水利工程建設實權的李國華而言不是件好事。一些老闆正是摸清了他的這一嗜好,屢屢通過打牌的方式變相讓他贏錢,李國華也因此成爲“逢賭必贏”的“賭場高手”。

  李國華在光顧朝鮮的賭場之後,發現在國(境)外賭博很隱蔽。於是,將原則底線拋之腦後的李國華便開始想方設法頻頻出國(境)賭博。經查,數年間,李國華共出國(境)賭博129次,朝鮮、俄羅斯、越南、澳門……沉迷於此的李國華,渾然忘記了自己黨員領導幹部的身份,經常在國(境)外的賭場上一擲千金。據他本人回憶,他在國(境)外賭場上一次輸贏金額常常是幾十萬元。2016年1月的一天讓他印象深刻,那天,他一次就輸了120萬元人民幣。

  “賭博來錢非常容易,自己偶爾有幾次贏錢嚐到了甜頭,輸了之後又特別想撈回本錢,於是便越陷越深。”李國華表示。

  不僅如此,他還將出國(境)賭博的圈子擴大到了身邊的工作人員和有業務往來的老闆。有幾次“組團”出國(境)賭博,他輸得多了,便強行讓“團友”分擔賭債。

  高峯是李國華身邊的工作人員,經常陪同李國華出國(境)賭博。據他回憶,有一次李國華輸了180萬元,回到琿春後,便要求同去的人一起承擔輸掉的錢,高峯承擔了50萬元。

  贏了進自己腰包,輸了有人“鼎力相助”,這讓李國華沒有感受到輸錢後的壓力,心裏想的只有如何爲下一次豪賭籌集資金。

  貪婪僥倖,大肆侵吞國有資金

  俗話說,十賭九輸。後來,在賭場上輸紅眼的李國華,開始向親戚和有利益往來的朋友借錢,輸光了再借,借了再賭,就這樣在惡性循環中維持着他的賭博之好。

  久而久之,賭債越欠越多。爲籌集賭資、償還賭債,他開始挖空心思“撈錢”。

  琿春市洪禹水利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是琿春市水利局下屬國有企業。“洪禹公司是我任市水利局局長時一手組建的,主要用來從事一些水利工程項目,當時的利潤效益很可觀,而且公司的法人又是自己任命的,對我的意見能夠絕對服從,從這裏套取一些資金可以說很容易。”李國華道出了自己當時的想法。

  於是,他便把目光瞄向了這家企業,多次利用職權指使洪禹公司法人,以虛開發票、虛構賬目等方式套取公司資金,累計貪污國有資金100多萬元。

  “在輸紅眼、沒有賭資的情況下,根本就不考慮是不是挪用了國家的資金,滿腦子都是怎麼利用各種手段給自己籌集賭資。”李國華說。

  不僅如此,他還利用職務之便,向時任琿春市煤炭礦礦長許某索要100萬元用於償還賭債;違規參與市水利局發包的水利工程項目,將自己的工程車出借,用來拉土方和砂石賺取運費,獲利200餘萬元;在結算工程款方面爲企業提供便利,收受企業賄賂;未經審批將單位財產出售給個人,造成國家土地出讓金損失……

  “我以爲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天衣無縫。但黨的十八大以後,在正風反腐的高壓態勢下,也感到了巨大壓力。”李國華表示,黨的十八大之後對黨員幹部的要求越來越嚴,自己看了警示教育片後,也感到非常恐懼。

  然而,就是這樣的恐懼心理也沒有壓制住他的賭性。爲了順利出國(境)賭博,2015年1月,退居二線的李國華以去韓國看病爲由,申請取回了被組織部門統一保管的護照。在有關部門多次催促下,直到2018年4月,他才重新將護照交回。其間,他仍然多次出國(境)賭博。

  如夢方醒,人生座標已偏離太遠

  無視“活教材”,終成“案中人”。

  李國華小時候家境貧寒,母親長年患病。較之同齡人,李國華懂事很早。1976年剛參加工作時,爲了多賺一點錢給母親治病,他主動申請到一線工作,在糧庫扛大包、卸麻袋。

  那時的李國華不但吃苦肯幹,而且積極向上,也得到了領導和同事的認可。由於表現突出,他從一個普通工人被提任爲糧庫主任,走上了領導崗位。

  然而,隨着權力和地位上升,李國華的理想信念卻漸漸喪失。過去貧寒的生活,沒有讓他倍加珍惜和感恩來之不易的好日子,而是變成了瘋狂追逐金錢的動力,甚至一般的富足生活已經不能滿足他的慾望,開始追求更加刺激的生活,直到墜入深淵。

  沉迷賭博近20年的李國華,身陷囹圄後才如夢方醒。回憶起從前,他痛哭流涕:“當年家裏窮,連像樣的房子都沒有,母親是在一間小煤棚裏去世的。我現在非常想我的孫女、我的家人,我後悔……後悔沒有用黨紀國法來要求自己。”

  然而,悔恨的淚水再多,也拉不回偏離座標的人生。本可以退休後享天倫之樂,卻因背棄自己的初心使命,辜負了黨和人民的培養,李國華最終嚐到了忘本、忘恩的苦果。

  ⦾執紀執法者說

  李國華嚴重違紀違法案在幹部羣衆中造成了惡劣影響,教訓深刻。

  掩卷反思,從內因看,李國華從一名黨員領導幹部淪爲“階下囚”,最根本的原因是理想信念這個“總開關”出了問題,而後導致信念渙散、貪慾滋長、追求享樂等,最終淪爲違反黨紀國法的腐敗分子。從外因看,當地相關部門還存在對黨員領導幹部的監督管理弱化、聯動機制不健全等問題。大量案例證明,監督一旦弱化或缺位,權力就會像脫繮的野馬,也容易滋生腐敗。

  無視“活教材”,終成“案中人”。作爲黨員幹部,要時刻攬鏡自照、查擺問題,切實把理想信念銘記於心、見之於行,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可忽視和偏離;把守紀律講規矩貫穿始終,守好底線、不越紅線;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把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人民羣衆的根本利益作爲幹事創業的立足點,而不是爲了一己私利、滿足個人慾望。

  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一方面要嚴查有關違紀違法行爲,另一方面也要督促各級黨員領導幹部嚴格執行外出請示報告、出國(境)證照集中管理和登記使用、出國(境)報告備案等制度,加強對重點人員、重點領域的監督,做到關口前移、防患於未然。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