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濟南農商行員工舉報謎團:幹部作風員工管理經濟案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00:25   澎湃新聞

  原標題:濟南農商行員工舉報事件謎團:幹部作風、員工管理、經濟案

  一篇來自內部員工的實名舉報文章將濟南農商銀行推上了風口浪尖。

  6月8日,濟南農商銀行原副監事長彭博通過個人微信公號發佈題爲《實名舉報山東廳級幹部生活淫亂,銀行資產損失近30億元》的網絡文章,直指濟南農商銀行存在的諸多亂象。6月9日,濟南農商銀行官方微信發佈消息迴應稱,“爲達到個人目的,自5月24日起,彭博陸續通過個別網站以及個人微信公衆號發佈信息,捏造事實,對有關人員進行誹謗、惡意中傷。”

  緊接着,雙方隔空互懟進入第二回合。6月9日中午,彭博再發文稱,“濟南農商行並沒有正面迴應我舉報的所有問題,包括隱瞞30億大案的問題,包括領導情婦火速升遷問題·····”6月10日,濟南農商銀行董事長馬立軍接受媒體採訪時評價彭博稱,“靠告狀、侮辱、威脅,她就是靠這種手段嚐到了甜頭,她在2015年曾寫過‘保證書’。”

  6月10日晚間,彭博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丁某某(時任山東省農信聯社副主任)帶着馬立軍等人,以讓我上班爲要挾,要求我寫保證,保證以後不再說他們的問題。不寫就不安排工作。我因爲身心疲憊,不想折騰他們了,爲了順利上班,就寫了一個保證”。隨後,澎湃新聞曾向馬立軍覈實彭博的說法,但是截至發稿,尚未獲得迴應。

  雙方互懟的同時,幹部作風問題舉報是否屬實、彭博的崗位調整是否合規、多次向原銀監會彙報的事發兩年多的案件辦案進展······太多謎團仍舊沒有答案,尚待官方權威部門揭曉。

  6月10日傍晚,齊魯網、大衆網等多家山東省內媒體報道稱,“針對濟南農商行原副監事長彭博實名舉報的有關問題,山東省有關部門在前期工作的基礎上,正在聯合開展進一步調查,將嚴格依規依紀依法作出處理。”

  謎團一:員工管理

  彭博舉報事件發生的源頭在濟南農商銀行員工管理上。

  彭博告訴澎湃新聞,2011年至2014年,她被山東省農信聯社黨委任用爲潤豐農村合作銀行監事長,行政職級爲副處級。2014年末,山東省農信聯社籌備組建濟南農商銀行,在組建農商銀行領導班子時,她發現自己的行政職級被丁某某寫爲“正科級”。隨後,她找到時任山東銀監局副局長王某某要求更正。

  彭博提到的“副處級”,並不被山東省農信聯社和濟南農商銀行董事長馬立軍認可。

  馬立軍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稱,“她從銀監局出來的時候,自己說是‘副處級’,金融企業,我們沒有科級處級這一說,(濟南農商銀行)本着金融穩定、息事寧人的角度出發,就定下讓彭博擔任濟南農商銀行的副監事長,享受副行級待遇。”

  澎湃新聞獲取的一份山東省農信聯社出具的“信訪事項複查意見書”得出的結論是,“自2011年12月,彭博已脫離山東銀監局幹部職級,進入農村信用社的幹部管理序列。2011年12月,潤豐合行對彭博按副行長級(11級,縣級法人機構班子副職)入級入檔。2012年1月至2014年12月,潤豐合行對彭博按行長級(13級,縣級法人機構班子正職)薪酬入級入檔。2015年11月,彭博當選濟南農商銀行副監事長(副行級,非領導職務),按16級入級入檔。”

  彭博在發佈的網絡文中稱,“馬立軍等人從未下發分工文件給我,業務會、行務會議也不通知於我。只按照通知列席監事會而沒有權利決策任何事。濟南農商行副監事長的日子,我如行屍走肉,而他們卻露出猙獰的笑容。”

  而山東銀保監局也在向彭博作出的“信訪事項處理意見書(2019年16號)”中稱,“你反映的不下發分工文件、不傳閱文件、不通知業務會及不安排副行級座位等問題,屬於金融機構自身的人事安排和內部管理問題,山東銀保監局已按照信訪工作條例的相關規定,移交省(農村信用)聯社進行處理。”

  近日,澎湃新聞曾就員工管理問題採訪山東省農信聯社、濟南農商銀行、馬立軍等,但截至發稿,尚未獲得迴應。

  不過,可以明確的是,彭博在網絡文章中提到的“員工簽署‘員工行爲管理授權書’”一事,多名濟南農商銀行員工向澎湃新聞證明屬實。

  “員工行爲管理授權書”要求承諾的事項包括,同意並授權濟南農商銀行及上級行業管理部門查詢、監測本人在濟南農商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開立的全部賬戶信息;同意並授權濟南農商銀行及上級行業管理部門通過其他社會信息平臺對本人信息進行收集;同意並接受濟南農商銀行及上級行業管理部門對本人親屬、同事、朋友、客戶等關聯人進行電話詢訪,瞭解並獲得本人相關信息。

  謎團二:幹部作風

  彭博的舉報很多內容集中在幹部作風問題方面。

  彭博在個人微信公號發文直指,原任山東銀監局副局長、現任青島銀監局局長的王某某以及原任山東省農信聯社副主任的丁某某存在包養情婦,並違規提拔其情婦的問題。彭博還講述瞭如何知道王某某有私生子的過程。

  馬立軍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評價彭博爲,“靠告狀、侮辱、威脅,她這個人就是靠這種手段,她嚐到了甜頭了”。馬立軍同時透露,2015年8月,彭博對實名舉報丁某某作風問題寫了書面保證書,稱“舉報涉及問題,多數是聽說的,沒有深入考慮好”。

  對於這個保證書,彭博並不認同,她說,“丁某某(時任山東省農信聯社副主任)帶着馬立軍等人,以讓我上班爲要挾,要求我寫保證,保證以後不再說他們的問題。不寫就不安排工作。我因爲身心疲憊,不想折騰他們了,爲了順利上班,就寫了一個保證。”

  彭博在個人微信公號文章中還稱,單位的樓梯內,她向馬立軍協商恢復正常職級等,馬立軍惡狠狠地說:“再找,以後抓着你的事非弄死你”。彭博告訴澎湃新聞,“受到了這種威脅,也是她選擇公開舉報的原因。”

  隨後,澎湃新聞曾向馬立軍覈實彭博的說法,但是截至發稿,尚未獲得迴應。

  2019年4月12日,山東銀保監局在向彭博作出的“信訪事項處理意見書(2019年16號)”中稱,“關於你反映的‘領導幹部作風問題’。山東銀保監局已經按照規定程序做出處理。其中對於省聯社幹部問題山東銀保監局已按照信訪相關規定向省紀委,省聯社黨委、紀委做了移交處理。”

  謎團三:經濟案件

  彭博在舉報中還提到了一起事發濟南農商銀行的經濟案件。

  彭博在個人微信公號文中稱,“2015年3月,時任濟南農商行副部長李丹雨私刻假濟南農商行假公章,並建立假賬戶,夥同濟南四家公司,在中間人——北京某票據中介公司的介紹下與大慶農商行做票據業務,至2016年9月被我行發現時,已涉嫌詐騙近30億!”

  對於這起案件,山東銀保監局在向彭博作出的“信訪事項處理意見書(2019年16號)”中透露,經覈實,2016年9月18日,濟南農商銀行向山東銀監局(2018年12月山東銀監局與山東保監局合併成立山東銀保監局)報送了《案件風險信息快報》,反映該行員工李丹雨涉嫌經濟案件被公安機關拘留的情況。

  同日,山東銀監局以《案件風險信息快報》(2016年9號)向原銀監會進行了報告。2018年以來,根據異地農商行暴露的問題以及案件進展情況,山東銀監局按規定時間和要求及時向原銀監會進行了多次後續報告和彙報。

  目前,公安機關正在積極偵辦此案件,濟南農商行已收到相關涉案機構所在省份法院送達的舉證通知等法律文書,並聘請了專業律師,收集各項證據,積極進行應訴。目前,案件正在調查審理過程中,並將依據案件審理結果依法進行責任認定和追究。

  山東銀保監局同時稱,“彭博反映的隱藏案件、不報送重大案件,以及庭外和解,濟南農商行承受大慶農商行近15億元基金債務等問題不屬實。”

  但是,對於這起多次向原銀監會多次報告和彙報的經濟案件,並沒有更多細節對外披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