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親歷者回憶致11死珠峯“大堵車”:路過屍體不敢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9日 19:31   澎湃新聞

  原標題:親歷者回憶致11死的珠峯“大堵車”:路過屍體不敢多看

  兩側是峭壁,前方是排成長龍、緩慢挪動的登山人員,腳下則是海拔8800米,只能勉強容下一人站立的窄道,前進舉步維艱,後退同樣艱險。

  當地時間23日10點零9分,譚海(化名)登上頂峯,在山上待了10分鐘。此時,離22日的珠峯南坡“大堵車”事件,過去不到幾個小時,譚海從上往下眺望,已經看不到排長隊的登山隊員身影。但他知道,長眠的人,就在雪地裏。

  天色微微發亮,50歲的譚海看見路邊,橫躺着一具屍體。屍體頭埋在雪堆裏,軀幹外露。譚海不敢多看,匆匆跟上隊伍。他慢慢感到,自己在接近死亡。

  這是5月23日,湖南人譚海和中國隊友正在珠穆朗瑪峯北坡上衝頂。就在前一晚,在山峯另一側的南坡上,超過200名攀登者排隊超過3個小時,在等待中,有人陸續死去。

  媒體報道稱,截至27日,“大堵車”致死人數上升至11人,8人在南坡遇難。

  01

  回到山底

  同行者裏有人哭了

  當地時間23日10點零9分,譚海登上頂峯,在山上待了10分鐘。此時,離22日的南坡“大堵車”事件,過去不到幾個小時,譚海從上往下眺望,已經看不到排長隊的登山隊員身影,但他知道,長眠的人,就在雪地裏。

  珠峯的北坡位於中國境內,南坡位於尼泊爾昆布地區。

  譚海爬的是珠穆朗瑪峯北坡。其第二臺階,是登頂者的鬼門關。近乎直立,4米左右的峭壁是通往山頂的唯一途徑。

  往年,珠峯有8至10天的窗口期,今年明顯縮短,只有5月21日、22日、23日3天。

  23日凌晨1點,譚海和隊友從珠穆朗瑪峯北坡的C3營地(海拔8300米)出發。走到第二臺階時,隊伍發生緩慢的移動,最後形成近一個半小時的“堵車”。

  大風裏,譚海感覺手腳很冷。慶幸的是,他準備了足夠的氧氣罐。在標配的5瓶氧氣瓶上,譚海選擇再加3瓶,以備不時之需。氧氣瓶的作用就體現在這些時刻。

  當人被堵珠穆朗瑪峯的半空,冷風帶走等待者的體溫,氧氣瓶裏的氧氣極速減少。如果沒有足夠的補給,在漫長的等待中,人很快會因缺氧,被帶走生命。這是22日南坡多人死亡的首要原因。

  下山返程時,譚海再一次見到屍體。此時白晝大亮,陡峭、無盡的山峯一覽無遺,譚海感覺有些恐高,腿腳發軟。

  走到山腳,他和隊友得知,山上,有人因技術不當,被保險鎖掛在半山腰上。至此,他們從專注的攀登運動中回過神來,想起稍有差池,便是性命之憂。

  站上平坦的地面,譚海的同行者中,有幾人哭了起來。

  02

  天氣等因素導致“堵車”

  譚海是湖南一家集團的董事長。

  因爲信佛,2018年,他覺得受到某種指引,要登上珠穆朗瑪峯。2018年期間,他先後在5月、6月和9月,拿到6000米、7000米和8000米的登山證。之後,立馬報名珠穆朗瑪峯,在今年5月,完成登頂。

  譚海是第二個登頂珠穆朗瑪峯北坡的湖南人。12年前,湖南人徐江雷在2007年首次登頂。

  作爲一名登山老炮,對於珠峯“堵車”,徐江雷認爲天氣是客觀因素。窗口期的明顯縮短,讓登山者猝不及防。

  “今年登山人數和往年差不多,都是800人左右。但往年有8至10天時間衝頂,平均每天80至100人,現在縮短到3天,日衝頂人數暴增。”徐江雷說。

  徐江雷透露,尼泊爾的入門門檻低,也是主要原因。北坡難度大,費用高,限制多,而南坡的管制更寬鬆。

  “從沒登過山都可以上山,只要你願意花錢。”

  其次,南坡費用比北坡低。此次,譚海花費48萬元登頂,據他所知,南坡的費用不到一半。陪同登山的嚮導,也因珠峯的“平民化”,涌現越來越多經驗不足的夏爾巴(尼泊爾當地居民)上山服務。

  來源:“瀟湘晨報”微信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