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破格提拔的他仕途黯然收場:想搞錢 還想搞得安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4日 23:53   澎湃新聞

  原標題:被破格提拔的副縣長仕途黯然收場:“想搞錢,還想搞得安全”

  年輕幹部被破格提拔之後,該如何擺正自己的位置,安徽的這個案例可以提供不少警示。

  澎湃新聞記者5月15日查詢發現,最新一期安徽省紀委監委旗下《江淮風紀》雜誌在“案例剖析”欄目刊文《破格提幹後的“破格”人生》,詳細介紹了定遠縣原副縣長戴勇嚴重違紀違法案例。

  根據安徽省紀委監委網站去年10月31日消息:定遠縣人民政府黨組成員、副縣長,定遠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定遠縣現代農業示範園黨工委書記(兼)戴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今年1月9日,戴勇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紀檢部門披露:經查, 戴勇違反政治紀律,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接受管理服務對象宴請;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違反生活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滁州市紀委監委表示:戴勇身爲黨員領導幹部,喪失理想信念,背離宗旨意識,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構成職務違法並涉嫌犯罪,應予嚴肅處理。

  上述《江淮風紀》雜誌披露:從年輕有爲、滿懷抱負,由工人身份破格提幹一步步走上領導崗位的副縣長,到全面破紀、瘋狂受賄,如今身陷囹圄的階下囚,戴勇上演了一場貪慾支配下的“破格”人生。

  1991年,年輕的戴勇退伍安置到定遠縣藕塘鎮任武裝幹事,由於表現出色,他很快脫穎而出,被組織破格提幹,從工勤人員轉爲聘用制幹部,從此一路升遷。戴勇36歲擔任鄉鎮黨委書記,41歲擔任工業園區管委會主任,47歲擔任副縣長,走上了副縣級領導崗位。戴勇成長進步的軌跡極大激勵了基層幹部的工作熱情,卻不知,破格提幹的戴勇早已一步步走向了自己的“破格”人生。

  2007年,戴勇第一次在合肥某五星級酒店接受商人徐某某的宴請時,滿桌的山珍海味讓他大開眼界。之後徐某某多次邀請他去高檔酒店、會所和夜總會,讓他感受“都市風情”,戴勇暗自感嘆原來還能這樣生活。面對侵蝕,他從一開始羞於情面、半推半就,到後來變成主動參與甚至沉迷其中。

  此時恰逢定遠縣大建設大發展時期,隨着“官”越做越大,戴勇的思想也漸漸發生了轉變,“在一些工作決策上,出發點開始發生偏差,既考慮升官政績,又要方便斂財”,他將張橋鎮的新農村建設、道路改造項目交由徐某某開發,主動爲徐某某“量身定做”合蚌路改造工程,與徐某某稱兄道弟,慢慢被圍獵不能自拔,“我幾乎和他穿了一條褲子”。

  慾望的閥門一旦打開,就再也控制不住。無論在張橋鎮還是在工業園區,戴勇都是一人說了算,有的雖然表面上經過了會議研究,但多是由戴勇直接或安排分管領導將決定在會上告知。戴勇將張橋鎮80%的項目交給徐某某和戰友杜某去幹,工業園區一些小工程則直接指定人員承接,有的直接在會上公開指定,有的先施工後補招標手續,有的化整爲零規避招標,甚至在2009年合蚌路改造項目邀請招標中,戴勇親自上陣,出面勸退其他投標方,最後交由徐某某承建。

  在大額工程款分配上,戴勇擬出撥付清單,要求鎮長按照清單籤批付款。在大體量的工程項目中,戴勇也會積極幫忙協調一些“老關係戶”、身邊人從中分包工程,於是李某幹了合蚌路改造項目中的路燈工程,林某幹了張橋“豐樂杯”創建項目中蔡橋水庫南二站西乾渠改造工程。這些老闆們對戴勇鞍前馬後,送錢送物。

  對於企業老闆送來的錢物,戴勇“既想搞錢,又想搞得安全”,對送錢人老實的、關係過硬的、錢送的不多的,纔有選擇地收下。爲了更隱蔽、更安全,他想到了自認爲高明的辦法:對關係近的、放心的人送的錢暫時不要,等時機合適了再以他們名義投資。比如工程老闆林某送錢時他就沒收,幾年後以林某名義在定遠縣城買了兩間門面房,林某代持,把送給戴勇的錢用作首付款,用這種方式企圖掩耳盜鈴。幾年間戴勇的膽子越來越大,收受多人賄賂高達數百萬元。

  2018年10月,戴勇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滁州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經查,戴勇違反政治紀律,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接受管理服務對象宴請;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違反生活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江淮風紀》雜誌還在報道中透露:面對組織審查,戴勇竟仍心存僥倖,在被留置前找多人串供對抗調查。最終,在組織的思想教育和感召下,他“把自己赤裸裸地交給組織”,徹底交代了違紀違法事實。被留置期間,戴勇回想起辜負了對他諄諄教誨“一樹棗子就看你一個紅”的母親;辜負了一個人承擔着家裏大小事情,卻說“這不是你的事”的妻子。悔恨不已的他在懺悔書中寫道:“走到這一步,我痛心疾首、追悔莫及,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