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國足前主帥方紉秋春節期間病逝 享年90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23:03   澎湃新聞

  原標題:前國足、上海隊名帥方紉秋春節期間病逝,享年90歲

  新民晚報2月11日消息,春節裏,上海足壇告別了一位慈祥的老人:前國家隊、上海隊主教練方紉秋因病逝世,享年90歲。36年前,方老爲上海帶來了首個全運會冠軍獎盃,堪稱一代名帥,他的弟子也桃李芬芳遍天下。如今,一代傳奇終謝幕,令無數上海球迷唏噓。

 新民晚報記者此前探訪方紉秋(右),聊聊足球緣。 本文圖片均來自 新民晚報 新民晚報記者此前探訪方紉秋(右),聊聊足球緣。 本文圖片均來自 新民晚報

  靜靜地走

  大年初六下午,東華元老足球隊祕書長何昌林按往年慣例,給老朋友方紉秋髮去了一條短信問好。沒想到,收到的是方老女兒的回覆:“父親前幾日已去世,感謝諸位好友的關心。”他在微信朋友圈發佈了這個消息,隨即收到了諸多足球界元老的詢問,李中華等昔日國腳大爲驚訝:“方指導走了?”

  半個多月前,何昌林還特意去南匯的養老院探望過方老。“方指導的意識不太清楚,基本上認不出人了,但身體看上去還不錯。怎麼就這麼走了呢?”他仍清楚地記得,七八年前東華元老隊在上海體育場外場日常踢球訓練的時候,方老還常常拄着柺杖前來觀看,“他是捨不得自己的一幫弟子們。當時他還一直想策劃出一本上海足球五十年的書呢。”

方紉秋方紉秋

  可方老終究還是沒能熬過這個寒冬。他的逝世,其實是在2月6日(大年初二)晚上十點多。家人們一直對外隱瞞了這個悲痛的消息,直到大殮之後,才陸續告訴其他人。方老的女兒表示,父親生前的願望,就是不想麻煩和打擾衆多親友,“當時又是春節期間,我們也不想在喜慶的時候給大家添堵。家裏的幾個親戚簡單地搞了個儀式,把父親送走了。”

  上海足協主席朱廣滬與記者談起此事,也是非常傷感。“當時我們得知了方老去世的消息,足協也想去參加追悼會,但家屬們婉拒了,他們很低調,最後我們尊重了家屬的意見。方指導是上海足球寶貴的財富,他爲中國足球做出過卓越貢獻,他的離開是巨大的損失。”

  就這樣,方老靜靜地告別了親朋好友和他一生摯愛的事業。直到生命的最後時刻,他仍然還是一如既往的低調安詳。

方紉秋(後排左一)曾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國足隊員方紉秋(後排左一)曾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國足隊員

  深深的思

  上了年紀的上海球迷,肯定都對方紉秋這個名字非常熟悉。在很多人看來,他是上海足球的第一代功勳人物。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方紉秋是新中國的第一批國腳,以頭腦靈活、技術細膩著稱,還曾被派往匈牙利學習,成爲中國足球歷史上最早的留洋探索者之一。退役之後,方紉秋接替年維泗成爲中國國家隊的第六任主帥,隨後又執教了上海隊。

  上海足球隊在上世紀80年代成績一般,還一度從頂級聯賽降級。危難之中,是方紉秋力挽狂瀾於既倒,把上海隊帶出低谷。正是在他的悉心調教下,上海足球一掃多年的陰霾,在1983年的全運會上首次奪得男足冠軍。而他也一手培養出了衆多日後對上海足球影響深遠的弟子:秦國榮、李中華、奚志康、李龍海、魯妙生、林志樺、唐全順、張惠康……

 1983年全運會足球冠軍上海隊合影,後排右三爲方紉秋 1983年全運會足球冠軍上海隊合影,後排右三爲方紉秋

  當時全運會奪冠時,現任上港隊領隊的奚志康是球隊隊長,也是方老的得意門生。由於球隊目前正在迪拜冬訓,奚志康不能前往悼念,他通過短信向方老夫人張蓓寄託了深深的哀思。“聽到恩師去世的消息,我真的很難過很難過。我們這批奪冠的隊員,每年都會一起去看望恩師幾次。”在他看來,師父給他留下的是一生的財富,“方老的一輩子,都給了上海足球、中國足球。中國足球任重道遠,希望我們這些弟子,大家一起更加努力,真正把足球作爲一生的事業,不辜負前輩的囑託。”

  2月2日,上海足協主席朱廣滬一行也特意去看望了方老。“當時方指導吃東西已經不行了,是從鼻腔裏打進去,身上也插了很多管子,我看了很心酸。但我叫他一聲,他動了一下,說明還是有意識的。聽到這個噩耗,我很難接受,他在我心裏、腦子裏,始終是一位非常慈祥、特別愛幫助人的教練。”

方紉秋與夫人張蓓方紉秋與夫人張蓓

  朱廣滬回憶說:“方指導給我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平易近人、特別耐心,一場比賽結束後會和我很仔細地分析每一個細節,比如進攻時候怎麼跑位,怎麼第一下把球拿好。而且他的執教風格是鼓勵爲主、引導爲主,他做得特別好,這也是我們現在很多青訓教練所缺乏的。現在他走了,對足球界來說,失去了一位好前輩、好教練,我們後來人一定要繼承他的遺志和優良傳統,把足球更好地搞上去。”

  一輩子爲上海足球、中國足球嘔心瀝血,方紉秋指導,一路走好!

  綠茵夜談:拳拳之心

  按中國傳統,得享高壽的人離去,叫喜喪。大年初二,有一位90歲的老人靜靜地走了。他,就是中國足壇名宿方紉秋先生。

  即使有喜喪的說法,在春節裏,方紉秋的家人仍然沒有驚動大家。三天之後,方紉秋的夫人張蓓等六名親人舉行了簡單的告別會,送別了老人。

  也許,年輕球迷不太知道方紉秋其人其事了。但是,他爲中國足球,尤其是上海足球作出的突出貢獻,值得銘記。

方紉秋(中)出席上海足球老教練員運動員聯誼會方紉秋(中)出席上海足球老教練員運動員聯誼會

  餘生也晚,沒有機會看到方紉秋在國家隊踢球的身姿,也不瞭解他執教國家隊的戰況。但是,當我剛剛喜歡上足球,就知道方紉秋。那是上世紀80年代初,方紉秋臨危受命,只花一年,就帶着降級的上海隊打回甲級,又在五屆全運會上率隊奪冠。上海隊在全運會上那幾場迴腸蕩氣的勝利,以及細膩優雅的球風,令人回味無窮。

  後來,我在復旦大學讀書時,跟方紉秋有過幾次近距離接觸,那是因爲我和幾個同學辦了一個小報,叫《復旦足球》。我們請方紉秋、王后軍、秦國榮、柳海光等人來學校講足球,同學們把3108大教室擠滿。

  方紉秋給我印象最深的有兩條:其一,是他儒雅的氣質,如學者一般。說起足球,他娓娓道來,邏輯清晰,深入淺出,亦如教授講課一般。難怪他帶出了一批“用腦子踢球”的弟子。其二,是他說起中國足球的憂鬱眼神。這個眼神,30多年過去,我難以忘懷。那裏透出的,是深愛中國足球事業的拳拳之心。

  30多年來,中國足壇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由甲A而中超,職業化改革巨浪滾滾,從教練到球員,收入暴漲不知幾何。踢球收入高,並不是壞事。但如果踢球只是爲了掙錢,那境界總是低了。

  方紉秋先生走了。我們恭送他遠行,在心裏感謝他的付出和貢獻。同時,也希望有更多的足球人,有那樣一份拳拳之心。(江硯)

  方紉秋

  1929年9月11日—2019年2月6日,上海

  1948年加入精武隊至1951年參加上海聯賽甲組比賽,在隊中擔任左邊鋒

  1951年12月代表華東區隊獲得全國足球比賽大會亞軍

  1952年2月入選中華全國體育總會籌備會足球隊(即新中國第一代國腳)

  1954年赴匈牙利學習一年半

  1957年代表中國隊參加第六屆世界盃預選賽,被評爲全國最受球迷喜愛的十名足球運動員之一

  1959年代表中國隊參加中蘇匈三國足球賽,獲得亞軍

  1960年擔任北京體院二隊(等同國家二隊、國家青年隊)教練員

  1964年擔任北京體院隊(等同國家集訓隊)主教練,獲得全國甲級隊聯賽冠軍

  1966年擔任國家隊教練員

  1972至1978年擔任上海隊主教練

  1978年赴布隆迪援外

  1981年至1984年擔任上海隊主教練兼領隊,率隊奪得1983年第五屆全運會冠軍

  1985年獲“新中國體育開拓者榮譽獎”

  來源:關尹/新民晚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