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媒體評杭州除夕打虎:黑社會保護傘 初一也甭想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23:27   澎湃新聞

  原標題:媒體評杭州“除夕打虎”:黑社會腐敗保護傘,初一你也甭想過

  臘月二十九(2月3日)和除夕,人們都已進入過年狀態。就在這當口,浙江省和杭州市紀委監委分別通報了“杭州市濱江虞關榮涉黑案件背後的腐敗和‘保護傘’問題”的查處結果。通報顯示,繼該團伙59人移送審查起訴後,27名涉案官員被依法採取了留置措施。引人注意的是,在27名涉案官員中,既有官至市公安局副局長的官員,也有掌握一定話語權的記者站站長,還有監獄副調研員的官員,其被採取留置措施的原因,都是充當黑社會和腐敗的“保護傘”。

  對作惡之人的命數,有句俗話說得好,“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顯然,上述消息發佈在臘月二十九和除夕,擺明了是讓那些作惡多端的人連初一也甭想躲得過去。當然,在己亥豬年正月初一之前,上述團伙究竟存在了多長時間,作惡持續的時間有多長,其保護傘與團伙勾結起來的時間有多長,這些問題都有待進一步的調查和披露。但是,無論如何,這個涉嫌犯罪的團伙及其保護傘沒有能躲過剛剛過去的這個正月初一。

  沒能躲過己亥豬年正月初一的,還有大興安嶺地區加格達奇區公安交巡警大隊原副大隊長孫金堂。也是在農曆新年前(1月31日),黑龍江省紀委監委在其網站披露了該官員的腐敗劣行。據黑龍江省紀委監委網站所刊文章描述,孫金堂在當地又名“孫三兒”,光靠賣墓穴就斂財4000多萬元。在當地,“一提起‘孫三兒’和他經營的聖和殯儀館,加格達奇百姓的罵聲就不絕於耳。壟斷當地殯葬行業長達八年,民憤極大。在孫金堂經營的殯儀館內,喪葬費用少則三四萬元,多則十幾萬元,無奈之下,許多當地百姓只能花錢僱車去外地火化、下葬,落葉不能歸根”。

  8年時間,罵聲不絕於耳,民憤極大,這樣的惡人,即使沒能躲過己亥豬年正月初一,在此前也還是躲過了太多的初一和十五。這種喪盡天良,讓逝者無法安息,以死者敲詐生者的惡霸,何以能在公安交巡警大隊升至副大隊長,且在本職之外還能“兼職”經營墓地生意和殯儀館,其如何在公安交巡警大隊和民政系統所轄的殯葬行業裏如魚得水,其作惡時間爲何長達8年時間,在8年時間裏的“罵聲不絕於耳”何以無人聞問,這些問題,也同樣都有待於進一步的調查和披露。

  從有關紀委監委的通報內容看,上述團伙、保護傘和官員的行爲,都非隱祕所爲,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囂張作爲。虞關榮團伙涉嫌聚衆鬥毆、尋釁滋事、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強迫交易、非法持有槍支等多種犯罪,非法壟斷杭州濱江土方、市政綠化、土建工程項目,嚴重破壞當地社會治安秩序和營商環境,此外還涉及非法持有槍支、聚衆賭博、吸毒等多種違法犯罪行爲。這些涉嫌犯罪的行爲,受害者衆多,社會危害性也並非集中於某一日爆發式顯現,其可以“做大做強”非與保護傘沆瀣一氣而不得。

  同樣,孫金堂通過僞造個人檔案虛構身份,一步步成爲當地交巡警大隊副大隊長,又通過虛假招商、虛假驗資,實際控制經營加格達奇聖和殯儀服務有限公司和青龍山公墓。這些行爲,若沒有相關部門官員的配合、貪腐和瀆職,根本就不可能發生。媒體披露說,2017年,“加格達奇區政府爲解決殯葬行業高價收費問題,擬收回殯儀館,孫金堂卻要價高達1個億,致使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孫金堂本是非法經營,卻還可以討價還價,因而問題就得不到解決。這纔是咄咄怪事。

  來源:光明網評論員/光明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