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貪官高價賣字變相索賄:有的建專門個人網站 點名讓人買其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3日 01:28   澎湃新聞

  原標題:貪官高價賣字變相索賄:有的建專門個人網站,點名讓人買其字

  澎湃新聞記者 李文姬

  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2月3日消息,河南省政協原副主席靳綏東被開除黨籍。除提到其大肆斂財、搞權色交易外,通報中還有一處引人關注:靳綏東高價出售本人書法作品。

  公開簡歷顯示,靳綏東曾是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河南省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梳理髮現,以字換錢變相貪腐的官員有不少,有人甚至指名道姓讓人購買其作品。而行賄之人也深諳其中潛規則,書法作品就這樣成了他們一來一往腐敗的“遮羞布”。

  稱“書法裏很多寶貝”,作品拍出7萬元

  廣東省政協原主席陳紹基曾擔任廣東省書法家協會主席。2016年3月28日,中國書法家協會發布公告,開除6名違法犯罪、損害協會聲譽的會員會籍,其中就有陳紹基。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陳紹基曾在採訪中說,自己在接受採訪的前一天和三位書法界朋友研習書法到深夜兩點多,夜闌人不靜,依然“不想睡覺,停不下來”。他說:“書法裏很多寶貝,爲我打開了另一扇窗口。”此外陳紹基還曾在全國兩會上提出中小學恢復書法課的建議。

  而據《新快報》報道,陳紹基的字確實也帶給了他豐厚收益。他的作品起拍價從2000元到12000元不等,書法作品《鏡心》於2008年廣州某冬拍會上以67200元成交。陳紹基還多處題寫“黃花晚節香”,不少官員出錢購買。

  2010年7月23日,陳紹基因索取及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2959.5萬餘元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建個人網站賣字,指名道姓讓人買

  2013年10月13日,時任江蘇省新聞出版局副局長的蔣國星發佈了他的最後一條微博——一幅個人書法秀。

  一個半月後,江蘇省紀委網站公佈了蔣國星被組織調查的消息,這位曾創造了“句容現象”、被譽爲“改革先鋒”的明星官員落馬了。

  澎湃新聞曾報道,蔣星國落馬主要與其擔任句容市委書記、睢寧縣委書記期間收受他人賄賂有關。

  據《清風》雜誌報道,不少地產商得知蔣星國愛好書法,時不時就登門求墨寶。於是蔣國星便來了靈感:如今書法值錢,自己雖不是書法名家,但手裏有個紅疙瘩,吃遍天下都不怕,書法一旦綁上“權”字,就像稻草捆上螃蟹,立馬身價百倍。且以字換錢,名正言順,定能平安。

  就這樣,蔣國星開始用書法撈錢。嚐到甜頭後他乾脆做起了“書法買賣”:除了在微博上推介,還建立專門的個人網站用來售賣他的書法作品。蔣國星甚至得寸進尺,指名道姓讓人去買。

  2005年8月,開發商胡新(化名)通過蔣國星獲得了睢寧縣委縣政府決定興建睢寧中學新校區的項目,投資達兩三億元。蔣國星覺得胡新這塊“肥肉”油水多,於是在收禮的同時點名讓其“競拍”自己作品。最終胡新花5萬元拍下了蔣國星的兩幅字。

  2014年9月12日,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蔣國星有期徒刑12年零6個月。

  處刑前求情:不要殺我,我免費給你們寫字

  江西省原副省長鬍長清同樣是一名“熱愛”書法的官員。據聊時局微信公號稱,胡長清的一幅字曾經公開賣3000到6000元,有一幅字甚至賣到9萬 ,字成爲其腐敗收入的重要部分之一。

  公開簡歷顯示,胡長清也曾是中國書法家協會的成員,一大愛好就是題字。

  據新華網報道,胡長清因爲超乎尋常的“高產”,坊間甚至流傳出了這樣的段子:“男廁所女廁所男女廁所,東寫字西寫字東西寫字”“東也胡,西也胡,洪城上下古月胡;北長清,南長清,大街小巷胡長清。”

  更滑稽的是,紅網曾報道,胡長清至死都對“書法家”的身份念念不忘:“我是書法家,求你們不要殺我,我就留在這裏免費給你們寫字,天天寫,每天給你們寫一幅。”

  2000年3月8日,江西南昌北郊瀛上刑場警戒森嚴,胡長清被執行了槍決。

  在位時每平方尺千元,落馬後30元無人買

  據新華網報道,河南省委原常委、鄭州市委原書記王有傑自詡是一位“筆耕不輟”的書法愛好者,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出版有《王有傑書法集》。

  他在臺上時,有評估稱其書法價格爲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馬後,某拍賣行曾通過網絡拍賣一副王有傑的書法作品,起拍價僅30元,卻無人問津。

  文章中還寫道,一些人會將書畫送給拍賣行,通過貌似公正的市場行爲拍出高價,其實暗地會有“專人”接盤,完成“行賄”過程。

  對於這一現象,《中國青年報》也曾發文稱,比送書畫給官員更難打擊的是商人購買官員所創作的書畫作品進行變相“雅賄”。有些官員附庸風雅,會來幾筆書畫,一些求其辦事的人投其所好,高價購買其書畫作品。由於官員書畫作品的價值到底如何,往往很難確定,因此,這樣的行爲更難以認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