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逃亡14年貪腐乾部下樓看熱鬧被抓 帶走前提這請求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0日 18:48   澎湃新聞

  原標題:千里追逃:湖南懷化一縣財政局原幹部挪用公款賭博潛逃14年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 不管腐敗分子逃到哪裏,都要緝拿歸案、繩之以法 ”。2018 年 8 月 23 日,國家監察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外交部聯合發佈《關於敦促職務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員投案自首的公告》,公告指出,對於 12 月 31 日前自動投案的職務犯罪境外在逃人員給予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

  2018 年 9 月,湖南追逃追贓工作培訓班開班儀式上,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省委反腐敗協調小組組長傅奎說:我們追逃追贓的決心是堅定不移的,腐敗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追回來繩之以法。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無論逃到哪裏,放棄幻想,早日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纔是唯一出路。瀟湘晨報今起推出 “ 千里追逃 ” 系列報道,敬請關注。

  過去的 14 年,5000 多個日夜,彷彿一場漫長的角力。雙方都在試圖耗盡彼此的耐心、氣力與智慧。

  職務犯罪嫌疑人、“ 獵狐行動 ” 追逃對象危月蒙始終生活在恐懼之中。而千里之外他的家鄉,懷化市和中方縣紀委監委追逃追贓的腳步十年接力,步步緊逼。

 2018 年5月15 日,民警把危月蒙押送回懷化。  受訪者供圖 2018 年5月15 日,民警把危月蒙押送回懷化。  受訪者供圖

  2018 年 5 月 10 日,這一天對於危月蒙來說原本很平常。廣東江門鶴山市的一個小鎮上,危月蒙因聚衆小賭剛從派出所出來,中午他與妻子一起看電視。樓下停了很多車,妻子讓他去看看,他就 “下去看看(熱鬧)”。

  “ 確認,就是他!”辦案人員對着對講機喊。危月蒙被控制。

  被帶走前,危月蒙提出一個請求:希望與生活了 10 年的妻子女兒見一面,告訴她們真實的一切。

  身陷賭場挪用公款

  2018 年 12 月中旬,懷化市某監獄,身着囚服的危月蒙出現了。他個頭不高,圓臉,白淨,腳上一雙棉布鞋。在監獄的這段時間,他瘦了幾斤,但精神狀態不錯。

  他今年 51 歲了。直到現在,在危月蒙曾供職的中方縣財政局,老同事們對他的評價依然是 “ 聰明、有能力”,“ 如果不發生那件事,他是可以做到局領導的”。1987 年,危月蒙從財會學校畢業分配到了中方縣財政局,從一個普通工作人員做到了社保股股長。他很快結婚生子,家庭和睦。

  2003 年,危月蒙結識了一幫社會閒雜人員。一次酒局中,他與對方玩 “ 炸金花”,一晚上輸掉 40 多萬元——他本身並沒有這麼多錢,是對方放高利貸借給他的。

  危月蒙幻想把錢贏回來。但沒有本錢怎麼辦呢?2003 年 2 月至 2004 年 5 月,危月蒙通過偷蓋印章、私開支票等方式,先後 40 多次挪用專項資金 255.91 餘萬元。這期間,他也贏過錢,還因此填補過賬目上的 50 多萬元公款虧空,然而賭多贏少,依然杯水車薪。

  2004 年 5 月,中方縣財政局進行公款私借清理專項整治,危月蒙嗅到了“ 危險”。他從公款中挪用了 99000 元,自覺“ 走投無路,得跑 ”。“就是想出去外面闖一闖,看能不能撿條命。”

  “那天是 2004 年 5 月 21 日。我從單位離開,把 4 歲的兒子從幼兒園接出來,把他放在我朋友家裏。我跟他說,爸爸要走了,他說,爸爸你去吧,我在這裏玩。”危月矇眼中涌出淚水——他與兒子此後再也沒聯絡過。危月蒙這次回來,曾向警方委婉提出父子見面的請求,然而直到開庭,剛剛考上大學的 18 歲兒子始終沒出現。

  那一年,危月蒙帶着 5 萬元現金坐火車到了長沙。在火車站他辦了一張假身份證。“心裏害怕,不知道跑到哪裏去。想到去北方的人少,比較安全,就買了一張火車票。” 危月蒙說。

  當危月蒙乘坐的火車到達安徽安慶時,同事發現他已經幾天沒來上班。5 月 28 日,危月蒙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中方縣檢察院立案偵查,同年 6 月 9 日,被公安部門列爲網上逃犯。

  跨越南北潛逃 14 年

  在安慶,危月蒙進了一個電腦培訓班,“ 每天學電腦,讓自己安靜下來。”4 個月後,他又到了寧波、杭州,最後落腳到了上海。每個地方他都不敢久留。

  危月蒙進了一傢俬企,因爲業務能力突出,老闆準備提拔他做中層經理。他去稅務機關辦理業務,被櫃員識別出假身份證,當場便離開,“ 連夜換電話、換地方,連工資都沒要了。”

  危月蒙坐車到了武漢,幾個月後從武漢去了重慶,重慶呆了沒多久,又到了廣東江門市。

  時間已經是 2007 年。3 年時間,危月蒙與家人徹底斷絕聯繫。家人“ 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他警惕性很高,很狡猾。” 多次參與追逃行動的中方縣公安局副局長肖鐵建說,“ 辦案人員一發現蛛絲馬跡,就第一時間前往,但一直沒有成功。”

  在江門的一個夜宵攤上,危月蒙聽到隔壁桌講湖南話,內心激動,湊過去與他們聊,對方告訴他,他們在江門鶴山一個鎮上打工,他也可以過去。

  危月蒙進了一家 300 多人的工廠,工廠要求登記他的身份證信息,他二話不說離開了。

  “之後便徹底放棄進廠的打算。” 危月蒙說。他在小鎮上租了房子,每天靠打牌打發時間。

  一次打牌,他和幾個老鄉被抓進派出所。他記住了牌友 “ 石修先” 的身份證信息。這之後,他便以“石修先” 這個名字在小鎮上生活。

  之後,他認識了湖北女子小月(化名)。小月丈夫因爲吸毒過世,撇下三個孩子,最小的女兒才幾個月大,危月蒙與她從“患難之交”變成惺惺相惜,兩人沒多久就在一起。

  提到小月和女兒,危月矇眼眶閃現淚光。他說:我和她感情很好,女兒後來長大,也一直以爲我就是親生父親。

  十年接力不懈追逃

  從 2007 年到 2018 年,在江門這個小鎮上,人們叫他“ 先哥”。他待人和善,打牌時話不多,贏了也會請大家吃飯喝酒。

  但他經常夢到自己被抓,隔着幾條街的警笛也讓他全身哆嗦。

  他牽掛老家已經 70 高齡的父母,後來索性認爲他們已經過世——每個月初一和十五,危月蒙都會給父母燒紙錢,“那是我最痛苦的時刻,覺得自己不孝,太不孝了。”

  他說,其實做好了隨時被抓的準備,但內心希望“時間往後挪一挪,等女兒滿了 18 歲 ”。

  2018 年 1 月,懷化市監察委員會掛牌成立,監委承擔了追逃追贓的統籌協調責任,調配充實專業人員力量,設立第一紀檢監察室,專司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和防逃工作。

  與此同時,懷化市各級成立了以市、縣委書記牽頭的追逃追贓工作班子。中方縣監委掛牌後,主動與縣檢察院對接,在人員轉隸期間確保了危月蒙案在監察體制改革後有人盯、有人管、有人抓。

  考慮到追逃工作已進行了 10 餘年,縣監委根據此案特點,研究制定詳細的方案,從公安、檢察院抽調精幹力量充實到專案組,實行集中辦公、專人專責。

  2018 年 5 月,中方縣公安機關在一次全國性會議中向其他省市公安發出協助請求。第二天,廣東省江門鶴山市公安局打來電話,說一名賭博違法人員“石修先” 疑似危月蒙。中方縣公安局請求江門警方協助覈實,經覈實確係危月蒙。

  5 月 10 日 17 時許,危月蒙在其出租屋樓下被抓獲。

  危月蒙雙手被戴上手銬的瞬間,他跟警方提出一個請求:讓他與妻女見一面。他向民警借來紙筆,寫道:我叫危月蒙,湖南人,如你將來想見我,可到中方縣 XX 局找我姐,她會帶你來。

  危月蒙被帶回湖南。2018 年 8 月,中方縣人民法院公開審理了危月蒙涉嫌犯挪用公款罪、貪污罪一案。危月蒙最終獲刑七年六個月。

  “追逃是措施,防逃是根本。” 懷化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周曉理說:“ 下一步將做到立案與防逃同安排,追逃與防逃相促進,繼續發揚啃‘硬骨頭’的精神,不斷取得追逃追贓工作新突破。”

  來源:ZAKER瀟湘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