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對話深圳虐童視頻發佈人:對處罰有異議正在申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8日 19:23   澎湃新聞

  原標題:深圳虐童視頻發佈者:曝光視頻前“我曾諮詢過律師是否犯法”

受訪人供圖受訪人供圖

  隨着女童父母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和立案偵查,視頻發佈者被治安處罰和解僱,深圳虐童視頻事件已暫告一段落。但是,諸如爲何要監看女童家的監控、曝光前是否想過該行爲涉嫌違法等問題,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獨家對話了視頻發佈者王華禮。

  女童受虐視頻曝光,其父母被刑拘曝光者被處罰並被公司解僱

  女童受虐視頻最早在2018年12月22日晚,通過某微信公衆號發佈,視頻全長3分16秒,其中不少畫面讓人感到揪心甚至不適,如:女童媽媽用塑料椅砸向女童背部,揪住女童頭髮將其從凳子甩到地上,又揪着女童頭髮在地上拖拽;女童的父親對女童掌摑,拿起掃把連續擊打……更讓人難受的是,女童面對屢次毆打都是不哭不躲不鬧,似乎習以爲常。

  視頻發佈後,引起深圳當地多個部門的重視。2018年12月27日,深圳警方發佈通報稱,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已依法對被家暴女童的父親劉某華、母親陳某文刑事立案偵查,並對兩人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女童也已恢復正常上學。寶安區委宣傳部也發佈通報介紹說,深圳寶安區婦聯已向寶安區人民法院申請女童人身安全保護令,並安排專業社工和西鄉街道辦一起對女童進行陪護和心理輔導。

  該視頻的發佈者叫王華禮,是深圳一家家政公司的培訓師,視頻是一個叫鍾某雲的女士向他提供的。在寶安區委宣傳部發布的通報中提到,該段視頻系經過剪輯而成,內容起止時間爲2018年9月26日至10月20日。深圳警方在通報中稱:12月23日晚,深圳市寶安區警方將視頻發佈人王某禮和鍾某雲帶回協助調查,經查,二人利用非法手段獲得的劉某華爲監管子女安裝在家中的網絡監控攝像頭賬號及密碼,多次登錄攝像頭偷窺,並下載編輯後發佈,其行爲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寶安警方依法對二人作出行政處罰。

  王華禮作爲虐童行爲的舉報者,也受到了處罰,這也在網絡上引起了熱議。深圳警方給出的迴應是:對於舉報女童被毆打的行爲予以肯定,但當事人涉嫌非法獲取他人監控賬戶信息並(存在)偷窺隱私的違法行爲,警方綜合考慮最後給予了一定的行政處罰。

  有法律界人士也解釋說,如果檢舉者沒有主動去獲取監控內容,而只是無意中拍攝到的違法犯罪行爲,則不存在侵犯隱私權的問題。

  在接受行政處罰十多天後,2019年1月3日上午,王華禮又被所屬的家政公司通知解約。公司在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中稱,王華禮“存在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的行爲”。

  公司的相關人員對媒體表示,該行爲就是指王華禮受到警方行政處罰,警方通報中認定王華禮的行爲“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此外,其盜取私人監控影像的行爲,也違反了公司的員工手冊。因王華禮從事的是對家政阿姨和育兒師的培訓工作,而這類職業恰巧對顧客的隱私保護特別重視,所以公司不希望作爲培訓師的王華禮在隱私保護方面出現問題。

  王華禮在被解職後,委託了律師進行維權。1月6日,其代理律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公司以“嚴重違反單位規章制度”爲由解除與王華禮的勞動合同是錯誤的,下一步,律師將代表王華禮與用人單位進行溝通,也不排除以違法解除勞動關係爲由申請勞動仲裁或提起訴訟。

  1月4日上午,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針對讀者的一些疑問,獨家對話了虐童視頻的發佈者王華禮。以下爲對話內容實錄:

  視頻提供者因受女童父親傷害“向我求助”

  記者:你和鍾某雲(視頻提供者)是什麼時候認識的?怎麼認識的?

  王華禮:(2018年8月份)我當時在東莞做一個免費的育兒培訓,她知道我這邊有培訓就過來了,實際上她就是爲了躲劉某華(女童父親)。來參加培訓的人基本上都是想掙錢,我問他們想掙多少錢,有的說七八千,有的說五六千,她說有個兩三千就可以了,我一聽覺得太奇怪了,然後我就私下找她,我說你來的目的是什麼,她說她是被人家傷害了,沒地方去了,就來了我這裏。她說錢多少不要緊,只要是能躲那個人。

  記者:鍾某雲與劉某華是什麼關係?

  王華禮:鍾某雲說,他倆認識大概三年時間了,他們之前是牌友。鍾某雲稱,後來劉某華性侵了她,還一直定位威脅、恐嚇她,後來她沒地方躲了,就到我這邊來求助。後來劉某華又入侵了這位女士(鍾某雲)的支付寶賬戶盜了錢,還申請了貸款並捲走了。我帶這位女士去報案了,但警方一直不受理。

  連續監看女童家裏19天“我是爲取得完整證據”

  記者:爲什麼要去監看劉某華家的監控?

  王華禮:鍾某雲支付寶被盜竊了,我們去報案,警方不處理。我們又去信訪後警方處理了,但是沒有立案,就把劉某華也叫到派出所,我們就回家等,但是不知道處理結果。因爲劉某華之前在鍾女士的手機上登錄過自己家的監控,留有賬號,她(鍾某雲)以前看到過他(劉某華)登錄,她就嘗試着猜了一下(密碼),猜對了,結果登進去了。登進去之後,我是想看一下劉某華是被刑拘了還是被放回家了,沒想到在這個過程中無意發現了虐童事件。

  記者:爲什麼在2018年9月份就發現了家暴,卻在12月22日才曝光?

  王華禮:中間我們一直在監看,我原本希望能截取一個月的時間,也就是30天都在打孩子這個畫面。因爲必須要證明他每天都在打孩子嘛,否則虐待是不成立的,打一次不能算虐待,所以我們有積攢,想把這件事坐實:證明他這是虐待孩子。但是到第19天的時候,他們應該是發現監控被人家登錄了,所以修改了密碼。

  記者:那麼你連續19天的觀察,就是爲了能夠獲得足夠的證據支持嗎?

  王華禮:對,因爲法律上規定虐待必須是一個連續的打罵的過程。

  選擇曝光而非報警,“我是爲了能剝奪女童父母的撫養權”

  記者:獲取視頻後爲什麼沒有把證據交給警方,而是選擇曝光?

  王華禮:首先第一點,我們當時正在跟警方報案(鍾某雲支付寶被盜),但情況很不理想。第二點,因爲我自己是做嬰幼兒養育的,我知道剝奪父母對孩子的撫養權是一個非常難的事情,當時我就想聯合反家暴組織,把這件事做成一個案例。這個女孩兒受到的心靈傷害是非常大的,她必須換到一個溫暖的生活環境裏面去。

  有網友問我,你看了這麼多監控,你在監控畫面裏有沒有看到溫馨的畫面?我說我真的沒有看到過孩子父母跟孩子之間歡笑的畫面,那個女孩從來都是木呆呆地坐在那裏寫作業,然後幹活。

  記者:你希望讓孩子離開父母,換一個生活環境?

  王華禮:對,不然等孩子再回到這個家庭的時候,她的父母親會因爲這個事情,受到社會的歧視,包括工作上的困難,他們控制不了情緒的時候,會把所有的錯歸於這個女孩兒。在沒有監控的情況下,他們有可能會變本加厲地傷害這個孩子。

  曝光視頻前“我曾諮詢過律師是否犯法”

  記者:在事情曝光後,警方是什麼時候聯繫你的?

  王華禮:警方第一時間就把我拘了,我被拘的時間比女童的父親還要早幾個小時。

  記者:當時警方拘留你的理由是什麼?

  王華禮:說我傷害了這個女孩的父母,人家在家裏打個孩子,我就給人家把家醜外揚,嚴重侵犯了人家的隱私權。

  記者:你自己認爲這個事算不算侵犯隱私呢?

  王華禮:我第一次看到這個視頻的時候,我有諮詢過律師,律師說這個事情你看到就是違法了,不管是交給警察還是曝光,都是違法的,因爲你看到就是侵犯人家的隱私了。但是這個隱私是不受法律保護的,它是一個犯罪行爲,不受法律保護,然後我就把視頻公佈了。

  至今不願公開公司名字是“我對公司仍有感情”

  記者:你什麼時候到現在這家公司任職的?怎麼入職的?

  王華禮:2017年12月,我參加了電視招聘節目《非你莫屬》。當時我就是奔着這家公司來的。別的公司給了更高的薪水,我也沒有選擇。包括到現在(被解僱後),網上有很多人問我,爲什麼不把公司名字說出來?我一直都沒說,就是因爲我對公司是有感情的。

  記者:公司在通知解約之前有沒有提前和你溝通過?

  王華禮:我是突然接到通知,要求我馬上離開,事先沒有任何溝通,我也感到非常意外。

  記者:你對公司給出的解僱理由認同嗎?

  王華禮:我是不認同的,我也跟公司講了,這個事情首先我覺得是一個正義的事情,另外我對行政處罰本身也是有異議的,正在申訴中。但是公司認爲我(的行爲)不符合公司的價值觀,所以要求我馬上簽字離開。

  記者:你簽過字了?

  王華禮:對的,我簽了。

  作者:丁豐林 王潔文

  來源:大河報·大河客戶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