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黨報揭短“八問”能否喚醒“長江五虎”的安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3日 23:59   澎湃新聞

  原標題:黨報揭短“八問”能否喚醒“長江五虎”中的安慶?

  安慶,沿江最早開放的城市之一、曾經的安徽省會、近代中國機械和造船工業的發源地,有過自己的歷史榮光,也經歷了發展的黯淡期。

  改革開放40年後,這座擁有530多萬人口的城市再次站在了歷史的十字路口。

  20多天前,《安慶日報》刊發的“安慶八問”開啓了當地思想大討論的序幕。

  歷史轉折中的安慶,能否藉此重整旗鼓,奪回榮光,不僅安慶人關心,社會各界也給予了關注的目光。

  01

  歷史上的榮光

  安慶位於安徽省西南部,長江下游北岸,皖河入江處,西接湖北,南鄰江西,素有“萬里長江此封喉,吳楚分疆第一州”的美稱。

  全市現轄懷寧、桐城、望江、太湖、嶽西、宿松、潛山7縣(市)及迎江、大觀、宜秀3區。

  近代以來,安慶曾有過獨屬於它的高光時刻。從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至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安慶作了177年的安徽省會。

  19世紀中葉,安慶軍械所的落戶,使之成爲中國近現代工業的重要發源地:誕生了中國第一臺蒸汽機、中國第一艘機動船,開創了近代中國的機械工業和造船工業。這些不僅爲安慶贏得了榮光,更奠定了近代工業基礎。

  20世紀初,安慶迎來了又一次絕佳的發展機遇——開埠通商。作爲安徽最早的開放口岸之一,安慶較早地接觸到了西方的開放思想、先進工業和商業理念。隨着與外國貿易往來的日趨密切、區位優勢的不斷凸顯,安慶迅速崛起。

  水路經濟佔主導的歷史背景下,盛極一時的安慶成爲長江流域城市帶中的佼佼者,與上海、南京、武漢、重慶並稱“長江五虎”。

  沐浴着歷史的榮光,改革開放後的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儘管安慶的省會地位早已被合肥取代,但它依然是安徽對外展示的一張“名片”。

  1991年,由安慶汽車廠組裝的安達爾轎車正式下線,圓了安慶乃至整個安徽的轎車夢。相距不遠的蕪湖,後來名聲大噪的奇瑞汽車當時仍是一個構想,而奇瑞第一款轎車的問世,則要等到10年之後。

  彼時,在衡量區域經濟發展“硬指標”的GDP方面,安慶與省會合肥不相上下。1994年,安慶的GDP爲138.20億元,力壓合肥的131.80億元,位列全省第1位。

安徽中躍電動車有限公司年產20萬輛純電動汽車項目安徽中躍電動車有限公司年產20萬輛純電動汽車項目

  02

  中途的衰落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安慶的發展卻在2000年前後突然陷入了困頓。昔日“長江五虎”中的其他城市早已成爲區域,乃至全國的經濟重鎮,而安慶卻一蹶不振,即便在安徽省內也乏善可陳。這一年,安慶的GDP不僅無法與合肥同日而語,更是首度被蕪湖反超。

  然而,這種衰落遠遠不是結束。2017年,安慶的GDP不敵馬鞍山,滑落至安徽第4位,先發優勢蕩然無存。儘管有當地幹部羣衆將此歸咎於原屬安慶的樅陽縣轉隸銅陵,但安慶經濟指標增長乏力卻是不爭的事實。

  安徽省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安慶的GDP爲894.80億元,居全省第4位,領先排名第5位的阜陽和第6位的滁州15.20億元、35.20億元,但後兩者的增速要遠快於安慶,呈現趕超之勢。

  數據之外,安慶當地企業的日子也並不那麼好過。

  在安慶2018年開展的全市經濟督查指導專項行動中,市經開區企業運行專題調研報告有這樣一段話:燃油車零部件生產企業,利潤空間縮小、生產要素成本卻在升高;裝備製造業市場回暖不明顯……此時,距離曾經爲安徽汽車工業發展立下汗馬功勞的安慶汽車廠宣告破產,已經過去了整整15個年頭。

  安慶究竟怎麼了?近年來,這一問題成爲鬱結在安慶幹部羣衆心中的一大困擾。梳理安慶近20年經濟發展脈絡後不難發現,安慶的衰落“有跡可循”。

  安慶錯過了產業轉型升級的好時機。

  2000年前後,產業升級成爲區域經濟發展的“主戰場”。一些勞動密集型、資源密集型、資金密集型產業紛紛被技術驅動型企業替代,這一過程中,安慶顯然缺乏迅速的反應。時至今日,相對傳統的石油化工,裝備機械、紡織仍然是安慶的主導產業。

  安慶存在過度依賴石化產業、產業多元化發展不充分的弊病。

  在當地,素有“石化一檢修,GDP抖一抖”的說法。在省內一衆城市爭先進位的激烈競爭中,石化產業縱然如同“航空母艦”,但終究獨木難支,難以擎起安慶經濟持續發展的大旗。

  客觀原因之外,“人”的問題也是安慶發展的掣肘因素。有幹部直言,“小成即安,小進即滿”的思想在當地長期存在,另一方面,一些安慶幹部往往抱有“只顧自己一畝三分地”的思想。

  對此,安慶市招商局局長汪久清深有感觸:“在安慶,非經濟條線的部門負責人大多對招商工作採取‘避而遠之’的態度,如果自己所在的部門沒有招商任務,都會鬆一口氣”。

  主客觀因素疊加,安慶逐步衰落。安慶,確實急了!

富士康鴻慶精機公司生產車間富士康鴻慶精機公司生產車間

  03

  “八問”的背後

  改革開放40週年的今天,各地都在持續不斷深化改革,產業升級、拉動內需、高質量發展成爲趨勢。

  面對如此嚴峻形勢,安慶該怎麼辦?“安慶八問”猶如一場及時雨,回答了安慶人積蓄心頭的疑問。

  地級市的安慶爲何要向縣級市的海安學習?“安慶八問”系列報道出爐的背後有着怎樣的背景?黨報在頭版公開揭露全市發展短處的勇氣來自於哪?

  搞清楚這些疑慮,還得從一位區長的掛職說起。

  四個月前,安慶市宜秀區區長鄭志被上級選派赴江蘇海安市掛職。短短掛職幾個月,海安全方位的高速發展給他帶來了巨大沖擊。“海安多措並舉,從幹部作風、綜合施策、獎懲機制等多方面推動了經濟高質量發展,令我非常震撼!”

  受到啓發的鄭志,圍繞海安市招商引資、企業服務、項目建設等5個方面,撰寫了一份調研報告,直接送達安慶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

  看到報告後,安慶市委副書記、市長陳冰冰感到興奮,“我們要學習先進,我們找到了海安作爲樣本”。

  一場向海安取“真經”的行動陸續展開。

  7月23日至25日,安慶市市直部門代表團赴海安考察,成果豐碩。

  8月13日,安慶黨政代表團在陳冰冰的率領下再赴海安,近20位安慶市級領導幹部和各縣(市、區)主要負責同志參加。

  “爲了配合這次高規格、大規模的考察活動,市委宣傳部要求媒體的報道要‘超常規’。”在安慶日報社黨委書記、社長韓偉看來,這種“超常規”不僅要體現在報道手段上,在形式上、內容上也要有所創新,“不妨揭一揭自身的短處”。

  隨後,安慶日報社制定了圍繞黨政代表團考察,推出“學海安、問安慶”系列文章的報道計劃,主動對標先發地區、查擺自身不足,樹立解放思想的輿論導向。

  8月9日,由安慶日報社副總編輯張亞鋒帶隊、4名記者組成的報道小組先期抵達海安。短短5天時間,他們結合兩地發展現狀和上述調研報告,積極採訪了海安10多個市直部門和10餘家企業,並參加了兩地幹部交流會,甚至翻看了近一年的《海安日報》。報道小組最終確立了8個主題,在海安完成了前兩篇稿件的初稿。

  8月16日,安慶市黨政代表團第二次赴海安考察歸來後的第三天,安慶幹部羣衆不約而同地發現,“今天的《安慶日報》‘一反常態’”。

  當天,《安慶日報》頭版頭條刊文發問:“我們爲何常常‘起個大早趕個晚集’?”文章對標海安,列數據、擺事實,發人深思。

  之後數日,《安慶日報》接連發問:《我們的幹部隊伍中爲什麼缺少“拼命三郎”?》《我們爲什麼難招好項目?我們的項目建設能不能再快一點?》《我們的人才爲什麼難引更難留?》《我們園區經濟短板在哪裏?》《安慶人,你爲何不來一次“精神涅槃”?》《我們能爲安慶發展做什麼?》

  “八問”涵蓋了安慶經濟發展、幹部作風、招商引資、項目建設、人才建設、園區發展、思想解放等方方面面,問出了安慶的“短板”和差距,更道出了當地幹部羣衆長久以來的困惑。

  第一問刊發的前一天,張亞鋒徹夜難眠,“因爲不知道這篇文章會引發怎樣的輿論”。其實,他還有着另一重擔憂,“作爲安慶市委機關報,我們報道的‘尺度’是不是太大了些?”

  好在,他的擔心是多餘的。一個發生在“安慶八問”刊發期間的小插曲足以從側面印證。

  張亞鋒說,第四問《我們的項目建設能不能再快一點?》見報後,安慶市委書記魏曉明特意把執筆的記者請到市委,當面探討:“文章能不能更深刻一些?一問要比一問更加有力度”。

  在安慶高層的支持下,“安慶八問”順利推出,犀利的追問、不留情面的批評和揭短,不僅在當地幹部羣衆中引起反響,也引發外界對這座城市的關注。

  當前,一場規模空前的思想解放大討論正在安慶全市上下展開,而這場大討論的主題便是“安慶八問”本身。

江汽安慶新能源汽車公司1萬輛整車下線江汽安慶新能源汽車公司1萬輛整車下線

  04

  反思後的行動

  “海安行和‘八問’讓我們看清了自身的差距,找準了短板,但更爲重要的是,下一步如何破題?如何‘再出發’?”

  安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唐厚明說,解放思想的關鍵是要放下思想包袱,“這種思想包袱在安慶集中體現在對城市衰落的惋惜上,我們沒有時間去惋惜,一切要向前看,明確發展目標。”

  唐厚明說,未來,安慶高新區將定位“長江中下游一流化工新材料園區”,瞄準“國家級高新區”目標,對內實行全員崗位聘任制、激發幹部能動性,對外積極協調園區用地,突破地理空間不足的桎梏。

  像唐厚明這樣“向前看”的幹部還有很多。

  安慶市迎江區委書記尹志軍確定了“遠學廣東、近學江浙、對標海安”的願景,堅定了在轄區內打造“樓宇經濟”的信心,也開啓了新一輪幹部作風建設和人才引進、人才迴流的工作進程。

  作爲安慶市工業經濟發展的主管部門,安慶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黨工委副書記吳銀根對海安產業規劃的力度感觸頗深頗深,“安慶將把化工新材料、新能源汽車確定爲市級首位產業,加強規劃,力爭到2020年分別實現500億元的產值”。

  面對當地幹部“精神氣”不足的問題,安慶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韋文明表態:組織部門將出臺幹部正向激勵、能上能下、容錯糾錯等辦法,解決干與不幹、幹多幹少、幹好幹壞一個樣的問題……

  以上不過是思想解放大討論下安慶各部門迅速行動的一個縮影。

  當前,安慶市已經出臺《招商引資考覈獎勵辦法》《全市開發區體制改革與機制創新實施方案》《2018年度縣(市、區)目標管理績效考覈辦法》等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一攬子文件,有力地迴應“安慶八問”,也讓思想解放的大討論落到實處。

  解放思想,貴在知行合一。展望未來,安慶有底氣和勇氣。

  它區位優勢明顯,既是長江經濟帶、皖江示範區覆蓋城市、也是國家“八縱八橫”高鐵網重要節點城市;它工業基礎雄厚、新興產業發展勢頭迅猛;它“魅力十足”,江淮新能源、富士康等行業龍頭相繼建廠落戶;它思想解放,目標明確,方法可行……

  改革再出發,安慶大有可爲。(作者:陳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