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85後幹部沉迷遊戲充值入不敷出 收款物超18萬被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09日 16:48   澎湃新聞

  原標題:寧波85後幹部被查:因遊戲充值入不敷出,收受款物超18萬

  “如果當初不玩網遊、不攀比裝闊,如果第一次就止住‘伸手’,現在的我應該有個截然不同的人生……”2018年7月底,寧波市鎮海區蛟川街道經濟發展服務中心原副主任張某回想起自己的違紀違法歷程,掩面懺悔。

  一年前,張某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九個月,緩刑二年,並處罰金28萬元。此前已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曾經的優秀年輕幹部爲何沉迷網絡遊戲不能自拔,甚至鋌而走險,讓人生斷崖?

  精神空虛,沉迷網遊拼“升級”

  2015年11月,年僅28歲的張某因工作出色被提拔爲蛟川街道經濟發展服務中心副主任,成爲當時最年輕的街道中層幹部。然而,成長道路的順暢並未讓他珍惜組織的信任,反而思想上開始“飄飄然”,“精神上太空虛了,無心於業務學習,當時,朋友圈子裏流行玩夢幻西遊、最佳陣容等網遊,我就跟着開了賬號,起初就是找點新鮮感。” 張某說。

  原以爲網絡遊戲只是偶爾消遣,未想,隨着時間的推移,張某“求勝心切”,漸漸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一有零星時間就拼命做遊戲“任務”,甚至連續半個月熬夜打“裝備”,上班時間拼“升級”。

  “有一陣子,我們看到張某上班狀態不太好,經常捧着手機玩手遊,就提醒他要注意工作紀律。”談起張某,身邊的同事非常痛惜。但善意的提醒並沒有將他喚醒。爲了顯示“存在感”,張某不斷和網絡上的其他玩家攀比,水平不是特別好,打不過別人,就隔三差五購買網遊裝備,少則一筆幾百、多則一月上萬,爲的就是讓自己在網絡世界裏出人頭地,在玩家中“有面子”。

  入不敷出,爲遊戲充值動“歪念”

  “出手闊綽”的虛榮感讓張某很享受,但經濟上入不敷出也很現實。在賬號等級節節高升的同時,張某錢包迅速“癟”了下去,高額的遊戲充值讓他捉禁見肘,加之日常消費大手大腳慣了,僅靠正常的工資收入顯然難以爲繼。想到自己的職務之便,張某開始動起了歪念,黨紀法規的心理防線逐漸崩塌。

  作爲街道經濟發展服務中心的副主任,張某在節能減排、淘汰落後產能、企業培育等方面有很大的話語權,自然也是一些環保工程企業的“圍獵”目標。因爲玩遊戲“手頭緊”,張某開始對企業老闆請客吃飯、“禮金”“紅包”來者不拒。從第一次伸手的蘋果筆記本電腦到直接收受現金,累計收受近30筆各類款物,摺合人民幣18.25萬元。而作爲“回報”,他爲行賄企業承接業務大開方便之門,在項目初審中“摻水”,在評估環節充當“說客”,幫助企業順利通過驗收。

  “這些企業做業務不怎麼上心,服務評價也不是太好,我都是清楚的,但這些老闆出手大方,爲他們辦事來錢很快。”在懺悔錄中,張某這樣形容他違紀的心理過程:“腐化就是一個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敢伸手拿一次,就敢拿第二次,第三次,從起初心存僥倖到最終完全喪失信念……”

  夢醒時分,斷崖人生引爲戒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2017年8月,鎮海區蛟川街道黨工委給予張某開除黨籍處分,蛟川街道辦事處給予張某行政開除處分,並收繳其違紀所得,同月,張某因犯受賄罪被判處刑罰。從立案通知書下達的那天起,張某的人生軌跡如同拋物線一下從頂端跌入谷底。他終於從“南柯一夢”中清醒過來,卻爲時已晚。調查人員發現,在張某沉迷網遊的短短几年間,累計充值高達人民幣18萬元,最“瘋狂”時,單日充值就達5000餘元,在這虛擬的遊戲中,他付出了無比慘痛的真實代價。

  “在社會不良風氣的誘導下,一些年輕幹部意志力不堅定,極易被享樂主義、奢靡之風誘惑,玩物喪志,虛榮心膨脹,進而走向違紀違法。”鎮海區紀委區監委相關負責人表示,“要擰緊黨員幹部理想信念的‘總開關’,引導年輕幹部扣好成長的風紀扣,促使其知敬畏、存戒懼、明底線,自覺抵制低級趣味,更不可‘遊戲人生’。”(寧波市紀委監委)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