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MH370失聯乘客家屬:只要給我證據 任何結果都接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31日 00:08   澎湃新聞

  原標題:對話MH370失聯乘客家屬:只要給我證據,任何結果都接受

  姜輝的視線鎖定在手機屏幕上,汗水順着他的額頭流到側臉。

  視頻直播中,馬來西亞政府正在就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H370航班失聯事件發佈最新調查報告。

  當地時間2016年9月15日,馬來西亞交通部長廖中萊在吉隆坡說,在非洲坦桑尼亞海灘發現的大塊飛機碎片,證實是墜入印度海的馬航MH370客機殘骸之一。 中新網 資料圖  當地時間2016年9月15日,馬來西亞交通部長廖中萊在吉隆坡說,在非洲坦桑尼亞海灘發現的大塊飛機碎片,證實是墜入印度海的馬航MH370客機殘骸之一。 中新網 資料圖

  姜輝的母親在這趟航班上。2014年3月8日凌晨,載有227名乘客和12名機組人員的馬航MH370航班在雷達屏幕上消失,其中有154人來自中國。四年多過去,它的下落仍是謎團。

  “調查組無法斷定馬航370航班消失的真正原因。”當地時間7月30日,馬來西亞政府公佈的這份400頁的電子報告(另有400多頁的參考附錄)在結論中寫道。

  調查組負責人Kok Soo Chon在當天的發佈會上表示,MH370在飛行中折返並非是因爲機械系統發生故障,也不是在自動駕駛下的行動,而是有人爲操作,不能排除第三方非法干預的可能性。

  但對飛機可能被遠程遙控的假說,調查人員表示已和波音公司確認,波音並沒有商用飛機可以用這樣的技術遠程遙控的信息。

MH370航班機長Zaharie Shah。視覺中國 資料圖MH370航班機長Zaharie Shah。視覺中國 資料圖

  Kok Soo Chon在發佈會上表示,機長是第一個受到調查的人員。這名53歲、已婚已育的機長經驗豐富,受人尊敬,有1.8萬小時的飛行經歷。他沒有精神疾病史,沒有與親友的衝突問題,沒有使用毒品,與家庭成員的關係並不緊張,在飛機錄音中也沒有顯示出壓力或焦慮,沒有經濟問題,也沒有購買額外的保險。而對於機長家中發現的飛行模擬器,調查人員表示,其中並無可疑之處,模擬器是與“遊戲相關”。

  報告中提到,MH370客機上的所有四個應急定位發射器(ELT)均出現失靈。發射器的電池仍在有效期內,但並未如常工作,向外發出可用於定位飛機位置的呼救信號。但對於失靈原因,報告仍未給予確切原因。

  7月30日的發佈會沒有中國家屬在馬來西亞現場。這天,北京室外的氣溫達到四十一攝氏度,姜輝的手機響個不停,大多是記者打來的,問他怎麼看待這份“最終報告”。他一遍又一遍地回答對方,“最終報告”的說法不對,並不是“final report”,而是“safety investigation report”。

MH370搜索船消失的位置。MH370搜索船消失的位置。

  這個說法對姜輝和許多家屬來講很重要。“馬方在2017年的時候就想發佈這個報告”,家屬們拿着芝加哥公約,通過各種渠道找到馬來西亞政府官員,經過一年時間的努力,“他們終於承諾了不再使用‘最終報告了’”。

  姜輝認爲,從發佈會的內容來看,並沒有關鍵的調查內容,但有透露一些新的信息,比如飛機折返系由人爲操作。

  調查報告中稱,在二十七片據信來自MH370航班的殘骸中,只有3塊被證實屬於這架飛機。去年,姜輝曾和另外幾位家屬前往毛里求斯,馬達加斯加,留尼汪島。在馬達加斯加聖瑪麗島的海灘上,他們發現了一片殘骸碎片,但最終結果表明並不是波音飛機上的殘片。 

  在姜輝看來,馬方此前沒有及時向家屬披露信息,這份報告只是“遲到的中期聲明”,而他仍有一些疑問沒能得到解答。他希望國際民航組織根據這份調查報告提升航空安全,並通過此次事件完善事件搜救、救援的應急響應機制。

  另一名家屬文萬成則對事發至今,馬航相關責任人未被追究責任感到不滿。

7月30日,馬來西亞政府發佈MH370航班失蹤事件最新的報告。圖爲失聯者家屬提供的報告封面。7月30日,馬來西亞政府發佈MH370航班失蹤事件最新的報告。圖爲失聯者家屬提供的報告封面。

  調查組負責人Kok Soo Chon在記者會上表示,這份報告並非最終報告,因爲目前仍未找到客機殘骸和客機上乘客和機組人員的蹤跡。他否認在美國“海洋無限”搜尋公司停止搜尋行動後,故意推遲發佈這份報告。

  馬來西亞交通部部長陸兆福30日在媒體聲明中強調,不會放棄搜索MH370的位置。當出現可信證據之時,對有能力找到相關問題的答案抱有希望。

  [對話姜輝]

  “一份遲到的中期聲明”

  澎湃新聞:你是什麼時候知道今天要公佈調查報告的?

  姜輝:十天前。我們希望去馬來西亞參加這個會,馬航一開始也同意了,說給我們15個名額資助我們去,後來又不同意了。馬方的家屬已經拿到這個東西了,我們要等到8月3號。而且我們甚至可能拿到的還是英文版,即使拿到可能還看不懂。

姜輝爲女兒穿滑冰鞋。澎湃新聞記者 張敏 圖姜輝爲女兒穿滑冰鞋。澎湃新聞記者 張敏 圖

  澎湃新聞:你怎麼看待今天(7月30日)公佈的調查報告?

  姜輝:這是根據國際規定,從2015年到現在每年3月8日他們應該出具的中期聲明。國際公約規定,事件沒有結束之前,調查方每年要出具中期聲明,向家屬披露這一年所做的事情,這是家屬知情權的保障。但是這三年他們每年就給了一個目錄,兩頁紙,這肯定不能說明他們在這一年中做了哪些事情。

  這次是把前三年沒有披露的東西披露出來,可以說是一份遲到的中期聲明。

  澎湃新聞:這次報告可能的關鍵信息,比起以往報告的信息增量有哪些?

  姜輝:我覺得對於飛機在哪兒,人在哪兒這兩個方面沒有任何結論性的東西。一些當初調查的結果,比如馬爾代夫的目擊事件,南海遊輪上的目擊事件這些,怎麼去調查,怎麼去核實的?還有最近他們所發現的幾十塊殘片,這些殘片怎麼進行分析?怎麼進行測試的?

  澎湃新聞:所以你對這次報告並沒有太多期待?

  姜輝:我覺得這個報告實際上對家屬的知情權是一個保障,因爲馬政府、馬航都說希望家屬重新開始生活,那在這樣的危機事件中,怎麼樣去安撫家屬?最重要的就是信息,就是他們的知情權。但是這三年來我們獲得的這種信息很少。

  國際民航組織應該根據這份調查報告提升航空安全,彌補航空漏洞,並且完善事件搜救、救援的應急響應機制,這是它可以去做的事情。馬來西亞政府拿到這份報告應該懲處失職的人員。

當地時間7月30日,馬來西亞政府發佈了MH370航班的最新報告。視覺中國 圖當地時間7月30日,馬來西亞政府發佈了MH370航班的最新報告。視覺中國 圖

  澎湃新聞:你覺得爲什麼選擇在這個時間點發布這個報告呢?

  姜輝:我覺得這倒是新一屆政府比前一屆政府做的好的地方。保障了家屬的知情權。因爲我們每週年在馬來西亞的活動,反對黨都會派人蔘加我們的活動,他們一直很關注這個事件,在這方面也有一些行動,而且事發的時候反對黨也對370事件提出了很多意見,現在他們有權利去做這件事情了。但是我們還是希望看到新的馬來西亞政府,對繼續搜索和後續事情的處理上是怎麼做的。

  澎湃新聞:幾天前就看到有說這次是“最終報告”?

  姜輝:這個說法讓人誤解。之前我們一個字一個字去啃芝加哥公約,當我發現裏面有一句“搜索停止後一年內發佈終結報告”時,我覺得我找到了支點。人家說的很明確,先是停止搜索,然後纔是最終報告。而現在是暫停搜索,就不能發佈最終報告。因爲最終報告發布之後,調查組可以解散。

  當地時間2018年7月30日,馬來西亞布城,MH370失蹤乘客家屬閱讀MH370彙報報告,將參加閉門會議。馬來西亞航空MH370客機失蹤逾四年,馬來西亞政府將於7月30日公佈空難的最終調查報告。 視覺中國 圖  當地時間2018年7月30日,馬來西亞布城,MH370失蹤乘客家屬閱讀MH370彙報報告,將參加閉門會議。馬來西亞航空MH370客機失蹤逾四年,馬來西亞政府將於7月30日公佈空難的最終調查報告。 視覺中國 圖

  澎湃新聞:你會特別在意一些表述上的說法?

  姜輝:我們就得去摳這個字眼。你看,當初馬來西亞3月8號發生的,4月初他們馬來西亞當時叫做370的一個委員會,就決定把“搜救”改爲“搜尋”,我們家屬當時比較傻,我們覺得搜救和搜尋沒有什麼區別,但實際上在國際公約中規定很明確,“搜救”含有一個“救”字,包括對人員的救援。搜尋就是不管人了,不管人死活了。爲什麼4月初這麼快就要改呢?一個波音飛機出事後,救生的船上是有食品的,這個水和食品如果人員坐滿的話,能維持7-14天,如果只有幾個人在這個船上,生活兩個月都沒有問題。但是在一個月左右,就倉促地改了。那沒辦法,人家改完了,我們當初也沒什麼意見,就搜吧。

  澎湃新聞:所以現在用的是“安全調查報告”這個說法。

  姜輝:我覺得這個國際調查組不是馬來西亞政府單方說了算的,它是從安全和嚴謹調查的角度寫出來的東西,我覺得還是有一定說服力的。馬來西亞政府在2015年1月29日就已經宣佈機毀人亡了,實際上就已經給這個事情定性了。但是這幾年的中期聲明裏面,對370的結論都是“失蹤”。他們一直沒有說是失事,包括2015年馬航定論說機毀人亡之後,馬航國際調查組雖然只有兩頁紙,還是在最後一句話說,370是“失蹤”。所以這次起名叫做安全調查報告我覺得還是很客觀的。

  “有繼續啓動搜尋的信心”

  澎湃新聞:現在你只想要事實。

  姜輝:只要給我證據,任何一種結果我都接受,我母親在或不在我都能接受,但是我要證據。這個是可以查清楚的,誰下了決定往孟加拉灣派船,我相信如果按他們所說的,飛機在南印度洋正面墜海的話,(事發後)那八天(搜救)可以發現很多信息的。

  海洋無限公司的搜尋船“海底建造者”(Seabed Constructor)搭載有8個自主水下航行器(AUV),可潛入海底進行自主搜索。  海洋無限公司的搜尋船“海底建造者”(Seabed Constructor)搭載有8個自主水下航行器(AUV),可潛入海底進行自主搜索。

  澎湃新聞:你有你的擔心嗎?

  姜輝:我擔心馬方會結束(搜尋),但是我還是有繼續啓動的信心。當時爲什麼說重新啓動搜索這麼難啊,因爲太貴了,花了一個多億美元。但是現在看到技術上這四年突飛猛進,不難想象到再過兩三年會不會有更高級的技術。就算按照現在的技術,再搜個兩三百天就能都找到,而且資金也大幅下降。

  澎湃新聞:這四年中,有沒有哪些線索或者結論是給你希望的?

  姜輝:實際上美國無線公司的這個搜索,一百天搜了十二萬(平方公里),這個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和支持。初期的時候真是折磨,就是磨,把你打到最低谷,最初(有報道)說可能被劫持了,你又有了希望,然後又有傳說在哪裏降落了,在哪裏折返了,這是太大的折磨了。

  “逃脫不了,心裏反而平靜了”

  澎湃新聞:你這幾年去馬來西亞去了幾次?

  姜輝:數不過來了,十次左右,有時候是找官方,有時候是民間的活動,像週年集會這就是四次。另外專門去了兩次,也沒能跟馬政府建立溝通渠道。包括去澳大利亞,去馬達加斯加,也去那裏路過停留過,十次都不止了。

  澎湃新聞:過了四年多,家屬們還像之前那樣聚在一起嗎?

  姜輝:大部分家屬還是很團結的,尤其是比較理性的家屬現在越來越多了。但是今天這個事情可能又是一個對家屬的刺激,很多家屬對現在的調查還是不滿意。我自己也是,儘管已經相當剋制了。家屬在瞭解到這些消息的時候就會激動,說得嚴重一點可能會犯病。家屬現在有很多是嚴重抑鬱的患者,這種東西對他們來說會是一個打擊和挑戰。雖然這次政府做得比以前有進步,但是還是沒有達到我們的要求。

  7月30日,馬來西亞政府就馬航MH370客機失聯事件,向媒體發佈最終調查報告。圖爲衆多MH370失聯者親屬在馬來西亞交通運輸部大樓內等待。 東方IC 圖  7月30日,馬來西亞政府就馬航MH370客機失聯事件,向媒體發佈最終調查報告。圖爲衆多MH370失聯者親屬在馬來西亞交通運輸部大樓內等待。 東方IC 圖

  澎湃新聞:你有請律師來處理這件事嗎?

  姜輝:我在中國、美國和馬來西亞分別請了不同的律師,起訴不同的對象。在中國是起訴新舊馬航;在馬來西亞是起訴馬民航局,馬政府和馬軍事方;在美國起訴的是波音。

  澎湃新聞:目前有什麼進展嗎?

  姜輝:上個月法庭給我律師的口頭說明是,在馬來西亞的所有起訴全部被駁回,任何政府部門都不能作爲被告。我們給(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寫了一封信,其中最後一點就是說三四年沒有給我們任何消息的情況下,直接駁回了家屬的起訴權力,我們認爲這是侵犯人權的。但是在寫了信以後,本來律師是說一週左右會判決下來,但是現在一兩個月了都沒有動了,我不知道是否會有轉機。

  澎湃新聞:現在的精力都集中在這件事上嗎?

  姜輝:我現在除了家庭之外的所有的精力都花在這件事情上。這個事情沒有辦法,不是我們自己沒事找事去找麻煩,是這個事情它選擇了你。事情發生了,既然逃避不了命運,但還是可以抗爭的。

  我就是想要一個真相,要給我母親一個交待,給我的孩子一個交待。這是一個最樸素的想法。往大了說點,我覺得這個事情對我的人生是有意義的。以前對我來說就是業績就是掙錢,這個事情讓我去思考人活着是爲了什麼,有什麼能證明你真的在這個世界上活過一遭。

  7月30日,馬來西亞政府就馬航MH370客機失聯事件,向媒體發佈最終調查報告。圖爲衆多MH370失聯者親屬在馬來西亞交通運輸部大樓內等待。 東方IC 圖  7月30日,馬來西亞政府就馬航MH370客機失聯事件,向媒體發佈最終調查報告。圖爲衆多MH370失聯者親屬在馬來西亞交通運輸部大樓內等待。 東方IC 圖

  澎湃新聞:會不會覺得揹負着某些壓力?

  姜輝:現在雖然我逃脫不了370這個事情,我很辛苦,但是我心裏反而平靜了。我的生活反而不像以前那樣沒有目標,活得自擾,我現在從這種狀態中解脫出來了。現在我就兩個標準,一個事對還不是不對,開心還是不開心。

  澎湃新聞:一些家庭是不是更希望過平靜的生活?

  姜輝:每個家庭有自己的苦衷,我們不能去要求每一個家屬,但是大多數家屬還在一起扶持着往前走。有些家屬迫不得已拿了錢(接受賠償),但是也沒有放棄,還有失獨父母沒有收入來源之後沒辦法養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新聞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