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普吉島沉船前最後一刻 妻子對他說“不要拉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02:22   澎湃新聞

  原標題:最後的朋友圈,泰國普吉島沉船事件一週祭

  7月12日,泰國普吉島再次下起大雨。一週前的這一天,一場更猛烈的暴風雨,在這裏奪走了47名中國遊客的生命。

  截至目前,遇難者遺體已經全部找到,但仍有一具遺體被壓在傾覆的“鳳凰”號遊船之下。

  當地時間5日17時45分左右,“鳳凰”號在普吉府珊瑚島附近海域突遇特大暴風雨,船隻發生傾覆並沉沒。船上載有101人,其中游客89人,87人爲中國籍。

  彼時,求救聲、呼喊聲,曾在這個旅遊聖地,被肆虐的暴風雨無情地吹散。

  “驚濤駭浪”、“登島,征服皇帝島”、“你不要拉我”、背對鏡頭的合影……這些成爲逝者留給家人和這個世界最後的音訊。

  生命最後一刻的朋友圈

  “驚濤駭浪”。來自重慶的陳女士的朋友圈,永遠地定格在了這四個字。

來自重慶的陳女士的朋友圈。  截屏圖來自重慶的陳女士的朋友圈。  截屏圖

  當地時間5日下午5點14分,陳女士發了最後一條朋友圈。在這段視頻中,畫面中的遊客沒穿救生衣,透過玻璃窗能看見巨浪翻騰,人、行李從一邊甩到另一邊。一名戴眼鏡的男士被人一把抱住,能清楚聽到驚呼聲。

  據《重慶晚報》報道,7月1日,陳女士帶着一雙兒女來到泰國,這是他們第一次去泰國。其間,她每天都在朋友圈、家庭羣裏分享旅遊照片和視頻,吃到的美食、看到的風景,都被記錄在的她的朋友圈中。

  這次泰國之行,也是她的一雙兒女的畢業旅行。陳女士的侄兒劉先生介紹說,22歲的表妹剛剛從成都一所大學畢業,正準備報考公務員。表弟12歲,小學剛畢業,即將升初中。

  “舅舅一家很幸福,孩子放假經常外出旅遊,每次出遊都要分享旅途經歷。表妹懂事又能幹,在外地讀書很少讓人操心。”劉先生說。

  8日,陳女士原本應該帶着孩子返程,但在這一天,她們一家三口的名字卻在遇難者名單中被確認。

  在老家重慶,陳女士家裏一位八九十歲的老人還不知情,鄰居們默契地達成一致,很少公開議論此事,怕老人聽到了受刺激。

  “其實我們內心挺矛盾,一方面擔心新聞報道被老人看到接受不了,另一方面又希望爲遇難者、遇難者家屬提供更多幫助和支持。”劉先生告訴《重慶晚報》。

  “剩下我一個也成了遇難者”

  “你不要拉我。”這是妻子臨終前對鄭蘭成說的最後一句話。

  57歲的鄭蘭成來自浙江杭州,這次是和妻子以及女兒一家人一起來普吉島度假,但如今,一家五口只剩下他自己,18個月大的外孫女也再也見不到了。

  “哪怕拿我的命換他們四個其中一個也好啊。”鄭蘭成說。

  根據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此前報道,這次旅行是鄭蘭成女兒精心安排的,原本是想讓平時一心搞科研的女婿放鬆一下。但是鄭蘭成妻子怕女兒夫妻倆帶孩子太累,想着可以給他們搭把手。

  鄭蘭慶還記得,在去小皇帝島的途中,“風平浪靜,海特別漂亮”。但在他們下午從大皇帝島返程時,風暴讓他船體越來越顛簸,他起初以爲是駕駛員技術不好。

  女兒一家三口於是去二樓的KTV裏休息,在這個封閉的空間裏,有沙發、有吃的,很多家長都帶着孩子在這裏玩。

  但船顛簸得越發厲害,突然有人喊“全部出來”。顧不得太多,他拉着妻子的手就往外走,慌亂之下,妻子摔倒了。這是這一摔,讓妻子沒能從船上成功跳下。

  跳入大海的鄭蘭慶記得,當時所有人都在呼喊同伴和家人的名字。他也把家人的名字喊了個遍,卻沒有任何迴應。癱在橡皮艇上,整個人發矇。

  鄭蘭成的女兒和女婿來自同一所高校,後來又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兩人平時工作都比較忙,30多歲纔有了孩子。孩子很聰明,13個月就會走路了,但她還沒學會叫媽媽,就走了。

  “我們一家五口在船上,剩下我一個也成了遇難者。”鄭蘭慶說。

  死難者辨認相冊

  26歲的李冠男(音)來自北京,是中國石油大學研究生,畢業剛工作一年。

  6月29日,李冠男和妻子霍飛剛剛完婚,兩人在本科和研究生時都是同學,相戀了7年最終走到一起。他們將泰國選作蜜月的旅行地。

  在來到普吉島之前,他們先在曼谷玩了兩天。但這次預想中的甜蜜之旅,最終奪去了李冠男的生命。

  7月6日晚上,李冠男的父母和嬸嬸在一本死難者辨認相冊上,確認了李冠男遇難的消息。

  “我們確認了,是。”遞迴相冊的一瞬間,嚎啕大哭聲響起。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霍飛關於事故的記憶裏,最後一次見到丈夫,是和自己同樣落在船艙以外的海里。“沒落在一起,是分開的。”她記得船“先翻後沉”,二樓的人羣幾乎來不及反應。落水後,懷着身孕的她被救起,隨後度過人生中漫長而黑暗的一夜。

  事發後大部分時間,她一句話不說,直到見到親人的一刻,她也保持着異樣的冷靜,“我想出院”。

  看到導遊跳海就跟着跳

來自廣東肇慶的小林,和其他四名同學將畢業旅行選擇了普吉島。來自廣東肇慶的小林,和其他四名同學將畢業旅行選擇了普吉島。

  “從小玩到大的好兄弟,18歲,高考完想着出來開心一下,散一下心。”其中一名同學說。

  《南方都市報》報道稱,他們上個月剛剛參加完高考,5日凌晨才抵達普吉。按照計劃,他們應該在這裏先遊玩4天之後,再去曼谷。

  出海的時候,蔚藍的天空照着無垠的海面,一切看起來都很美好。在“鳳凰”號的船頭,五個少年互相搭着肩,特意拍了一張照片留念,但這也成了他們最後的合影。五名同學中,一名姓周的同學在事故中確認遇難。

  和小周關係十分要好的小林事後回憶,他的逃生多少帶了些運氣的色彩。因爲坐的地方離艙門不遠,他幾步就奪門而出,逃到甲板上。當時船體傾斜,船身的一半已沒入水中。

  當他繼續想往二樓跑時,看到導遊跳海,他也跟着跳,但揹包的帶子卻勾住了護欄。幾秒鐘的時間,他順着揹包帶摸到並解開了被勾住的地方,奮力掙脫,藉助救生衣漂了上來。那一刻,小林一度覺得自己要死了。

  緊接着,大概十秒不到,整個遊輪發生側翻,把所有人全部甩到了水裏。

  其他幾人中,18歲的小杰當時是從一樓的廁所破窗逃生的,另外三人也都僥倖逃生,只有小周沒能游上來。

  活着上來了,妻女卻不見了

  浙江海寧海派傢俱公司的員工和家屬一行37人結伴出遊,回想出發時的天氣,公司負責人趙鵬(化名)覺得並沒什麼異樣。

  “船很大,上下三層,我們有一小部分人在二層,大部分人都在一層。”據《南方週末》報道,風浪大起來之後,趙先生和員工想找船員拿救生衣,“但那時候船艙裏晃得厲害,站不穩,也找不到船員。”此時,船艙裏也進了水。趙鵬活着回到了岸上,但公司的18名員工和家屬不見了蹤影,其中也包括他的妻子和女兒。

  周先生的侄子周峯是該公司副總經理。他介紹稱,此次旅行爲海派傢俱公司中層集體出遊,侄子一家三口都在“鳳凰號”上,今年38歲的周峯是家中獨子,妻子金苑苑36歲,孩子11歲。

  5日當天,周峯還更新了朋友圈狀態稱“登島,征服皇帝島”,圖片顯示其坐在船上自拍,兒子穿着救生衣戴墨鏡倚在欄杆上。

  “6日中午海寧市政府告知,侄子一家三口全部失聯,他父親知道消息後犯了心臟病,住院了。”周先生說。

  根據媒體披露的信息,目前周峯和妻子已經確認遇難。

  該公司37名員工及家屬,於7月3日晚自由行從杭州赴泰國普吉機場,並通過網上旅遊公司訂購去皇帝島出海。

  此前,在海寧公司前往普吉島的39人名單中,共有14戶家庭,其中11戶家庭有人員失蹤,兩戶家庭的成員全部失蹤。目前,遇難者信息還未透露。

  7月8日,首批6名(其中3人爲海寧海派家居有限公司員工,3人爲家屬,包含1名兒童)海寧遊客回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