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48小時 暴徒在香港理工大學的 “困獸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8日 08:20   封面新聞

  原標題:48小時,暴徒在香港理工大學的 “困獸鬥”

  11月17日和18日,香港理工大學成爲了名副其實的焦點。香港警察和“全副武裝”的示威者在這裏爆發了自六月修例風波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衝突。

  在衝突中,有警員被弓箭射中,警察裝甲車被燒,百餘名暴徒和試圖營救他們的示威者被捕。

  爲什麼香港理工大學會成爲這樣一個爆點,兩天來在這裏究竟發生了什麼,記者梳理多方信息,還原事件全過程。

  爲什麼是理大?

  從上週一(11月11日)開始,示威者發起了所謂“強制罷工”行動。暴徒大肆破壞公共交通設施,阻塞道路。其中,以香港中文大學與香港理工大學最爲代表。

  從11月12日開始,警方與據守中大的示威者爲爭奪位於吐露港公路和東鐵在線的中大二號橋爆發了多次激烈衝突。最終,事件以中大示威者主動棄守、不攻自破而結束。另外一個難以攻破的“堡壘”就是理大。

  爲什麼是理大?因爲它“控制”着往返港島與九龍最重要的交通大動脈——紅磡海底隧道。理大校園和紅磡地鐵站一左一右,將康莊道夾在中間,康莊道再往南百米左右就是海底隧道九龍入口。

  從上週四(11月14日)開始,據守理大的暴徒陸續佔領了兩座橫跨康莊道上的兩座天橋,用雨傘將天橋包圍,在橋上橋下設置了大量路障,並且將海底隧道入口的收費站口焚燒破壞,徹底阻斷了海底隧道。同時,暴徒還以理大爲依託,阻塞了周邊的暢運道、漆鹹道、科學館道等多條道路,令整個紅磡至尖東一帶的交通陷入癱瘓。

  示威者們在各地的阻路破壞行爲,激起了越來越多普通香港市民的反感。從上週三(11月13日)開始,不斷有市民主動走上街頭清理路障。但是在理工大學附近,他們遭到了暴徒的攻擊。17日上午,有兩位市民被打傷,頭部流血。此外,據內部流出的視頻顯示,暴徒在理大校園內製造囤積了大量汽油彈等危險物品。16日晚,理工大學校方報警,稱校內多個實驗室的危險化學品被人取走。

  上述種種原因,讓警方決定立即對據守理工大學及周邊的暴徒採取行動。

  戰術從驅散到圍捕

  警方的行動其實最早在16日晚上就開始了。

  當晚,理大內的暴徒試圖擴大和加固周邊道路上的路障,與周邊佈防的警察發生衝突。暴徒向警察方向投擲了大量汽油彈。更有流出的視頻顯示,暴徒在理大校園內高處,用自制的大型彈弓,將汽油彈彈射至道路上。警方則使用了催淚彈。

  雙方的衝突在凌晨過後逐步告一段落。此時,暴徒集中據守在理大校園南側東西向的暢運道上,從西側的漆鹹道南路口到東側的康莊道天橋上與警方對峙。

  從本次行動的過程可以發現,警方似乎一改過去以驅散爲主的戰術,而是對盤踞在理大及周邊的暴徒採取了大範圍的圍捕戰術。從16日晚開始,警方就開始調集大量警力,駐守在通往理大的各條道路上,防止暴徒突圍逃走。而被圍困的暴徒則試圖採取一切手段,試圖衝出警方的包圍圈。

  11月17日一整天,衝突就是圍繞包圍與反包圍展開,衝突的核心地點依然是暢運道的東西兩端。在西端的漆鹹道南路口,暴徒用雨傘遮擋組成一字防線,抵擋警方催淚彈和水炮車進攻,然後不斷投擲汽油彈。在東側的天橋上,暴徒則構築了更堅固的工事,他們砌起了一道磚牆,並用鐵欄、雨傘等雜物覆蓋,並在牆後設置了自制的彈弓。

  超過20小時的拉鋸

  17日,警方和暴徒就這樣在暢運道的兩端拉鋸對峙了超過20個小時。這期間發生了幾起突發事件。

  下午2點過,香港警隊一名負責傳媒聯絡的的警長在漆鹹道南附近被一支弓箭擊中,小腿幾乎被貫穿,被緊急送醫治療。這起事件標誌着暴徒已經開始使用致命性武器。

  晚上7點過,爲了阻止警方前進,暴徒使用大量汽油彈,焚燬了連接理大與紅磡地鐵站的人行天橋,現場火勢猛烈,數公里外都能看到濃煙。

  晚上接近9點,警方一輛裝甲車試圖接近暢運道東側天橋上的工事時,被暴徒近距離投擲大量汽油彈攻擊,整輛車陷入火海。裝甲車雖然無恙,但大火在風擋前阻擋視線,不得不退回。有消息稱,駕駛裝甲車的警員在這次攻擊中被灼傷,需送醫治療。

  連續發生的這三起突發事件,令現場的氣氛更爲緊張,也充分證明了據守理大暴徒的極度危險性,他們擁有的武器包括汽油彈、油漆彈、弓箭、鋼珠彈弓等等,而且理大實驗室被取走的危險化學品也依然下落不明。

  雖然暴徒一次又一次地擋住了警方推進,但到17日下午,所有通往理大的通道已經被全部封鎖,水泄不通,據信多達上千名暴徒事實上已是困獸之鬥。

  警方發出最後通牒

  17日晚,警方向理大內的暴徒發出了最後通牒,要求他們在當晚10點前自行放棄武力,從理大北面校門離開學校,否則將採取進一步行動。當晚,隨着事態不斷升級,警方也通過媒體對外發布消息,稱暴徒如果繼續危險行爲,在別無選擇下,警方不排除使用實彈射擊。

  事實上,從始至終警方對理大的包圍都是“只出不進”,禁止外面的人員進入包圍圈範圍,但理大內的人員是可以選擇出來的。不過,在警方最後通牒後,仍有大量暴徒決定頑抗到底。

  一個插曲是,警方在對理大完成封鎖後,開始向校內播放音樂,曲目包括《十面埋伏》《真心英雄》,以及電影《監獄風雲》的主題曲《友誼之光》,非常有針對性。這個細節隨後在網上引發熱議,有網友稱警方在嚴正執法的同時仍不失幽默感。

  而在另一邊,暴徒在重重包圍下則開始有些自亂陣腳。一段流出視頻記錄,有人在用自制彈弓向警方投射燃燒彈時,燃燒彈沒有越過自築工事,大火殃及“手足”。

  暴徒內部也起了爭執。17日,警方出動水炮車多次進攻暴徒防線。暴徒均以大量汽油彈還擊。18日凌晨,突然有人在示威者內部交流的網頁上留言,指責“手足”浪費彈藥。

  “圍魏救趙”與“圍點打援”

  除了發生在理大附近的包圍與反包圍,事件更以令人有些意想不到的方式擴散到更廣的範圍。

  在17日晚警方發出最後通牒後,被圍困在理大的暴徒也通過網絡發出了他們的“求救信號”,要求包圍圈外的“手足”們設法幫助他們突圍。而這個信號在一定範圍內的確得到了響應。

  大約17日晚10點後,開始有大量“手足”在尖沙咀、佐敦、旺角、黃埔等地製造混亂,他們堵路、縱火、打砸公共設施,試圖吸引警方注意,分散理大包圍圈的警力。

  另一部分人則試圖悄悄接近警方包圍圈,尋找從外面突破的機會。還有的暴徒支持者開着私家車遊蕩、阻塞在包圍圈附近的道路上,試圖阻擋警方行動,或者找機會接走可能逃出的暴徒。甚至有暴徒到遠在新界的一個警員家屬宿舍,向內投擲汽油彈縱火。

  還有包括多位泛民派議員在內的人士來到包圍圈外試圖調停,希望警察撤走。但警方的態度很堅決,被包圍的並非和平示威者,而是極度危險的暴徒,他們想要離開只有一條路,就是放下武器投降。

  這個所謂的“救援”行動從17日深夜一直持續到18日。暴徒在網絡留言,希望據守理大的“手足”們堅持下去,揚言要在十八區“開花”,以便實現“圍魏救趙”的計劃。但這些計劃幾乎全部失敗了,“圍魏救趙”不成,反而給了警方“圍點打援”的機會。在18日,據信有數十人在“營救行動”中被警察拘捕。

  爲什麼一個理大值得這麼多“手足”不惜代價想要營救?據說,被圍困與理大的這批暴徒是他們組織中的“精英”羣體,如果他們被捕,將對勇武派們的“事業”造成重大損失。

  兩起實彈開槍事件

  雖然難以救出“手足”,這些破壞活動也的確給警方的行動帶來干擾,並進一步加劇了城市的破壞。在外圍的警察與暴徒們發生了多次衝突,其中包括兩起實彈開槍事件。

  據警方公佈消息,17日晚上約10點,警方在柯士甸道一帶設立防線。一輛私家車突然衝擊防線,企圖撞向警員。警員發出警告後,該車退後並再次衝前,企圖再次撞向警員。在警務人員生命受到嚴重威脅情況下,警員口頭警告無效後,向該車開出一槍。私家車隨後向尖東方向逃走。

  另一起事件發生在18日凌晨3點過,警方在油麻地彌敦道及佐敦道交界處拘捕了一名涉嫌“參與非法集結”的二十歲女子。被捕時該女子頭部受傷,警方安排救護車送她去醫院。就在兩名警員押解該女子上救護車是,附近大批暴徒發動了攻擊,強行搶走了被捕女子。

  有現場視頻記錄,兩名警員被圍堵在救護車內,用座椅遮擋,數十名暴徒向車內投擲磚頭等雜物。在生命受到嚴重威脅情況下,其中一名警員多次警告無效後,開了三槍,將暴徒驅散。

  兩起開槍事件並未造成任何傷亡,以上兩起案件已交由油尖警區重案組跟進調查。

  假記者假醫護現形

  焦點再回到理大。在17日晚至18日凌晨的衝突中,理大外已有人被捕,其中就包括不少身穿馬甲的“特殊人士”——涉嫌假冒的記者和醫護人員。

  自從六月修例風波以來,外界一直懷疑有人假冒記者或醫護人員,在示威現場阻礙警方執法,這次終於抓到實錘。

  在對理大的包圍過程中,警方收到情報,可能有暴徒會假扮記者或醫護人員逃走。因此,除了能出示有效證件的人員外,警方對所有身穿背心的自稱記者或醫護人員都實施了拘捕。果然,有至少12名被拘捕的“醫護人員”無法出示任何相關從業執照,另有多名“記者”無法出示相關證件。

  在警方的不斷壓迫下,暴徒在暢運道兩端的防線最終在18日凌晨崩潰。18日凌晨5點,暴徒在暢運道西端的雨傘陣被突破。而在此之前,他們事實上已經放棄了東端天橋上的防線,只是此處地形複雜,警方並未從這邊發起進攻。

  在西端,大批防暴警員從暴徒防線側面的科學館道突然衝出,徹底將防線衝散。在混亂中,許多暴徒被制服。剩餘的則向北退入理大校園內。據守在校內的暴徒隨後從高處向校門口投擲了大量汽油彈,阻止警方進入學校。

  但事實上警方沒有主動攻入學校的打算。在18日下午的記者會上,警方稱只有個別警員在拘捕暴徒時短暫進入了理大校園範圍內,隨後就退了出來,從始至終警方並沒有攻入學校,暫時也沒有這個打算。因爲理大校園內目前有大量易燃易爆的危險物品,貿然攻入會危及雙方人員安全。

  警方依然希望事件最終以和平方式解決,敦促被包圍在理大內的暴徒放下武器,自首投降。

  選擇權在暴徒手中

  但暴徒或許並不想就範。從18日天亮開始,他們一直在嘗試逃跑。大規模的嘗試至少發生了3次。

  一次是在中午12點左右,數百名暴徒從理大正校門步出,有人手持汽油彈,他們往西進入漆鹹道南,但很快就遭到了警方防線阻截。在水炮車和催淚彈的驅離下,暴徒們只能倉皇從原路返回,有的甚至要翻圍牆和鐵絲網進入學校,部分人被捕。

  第二次嘗試在約1小時後,上百名暴徒這次往東,進入康莊道往紅磡方向,試圖經鐵路逃走,有人甚至考慮過海底隧道。但他們依然遭到了警方阻截,被迫返回,有十餘人在鐵軌附近被拘捕。

  下午3點過,又有數十名暴徒手持雨傘和汽油彈從理大正門衝出。他們撐開雨傘擋住漆鹹道南方向推進的警察,但在東面,警方已經完全控制了康莊道上的天橋,一批防暴警察從這一側推進,再次制服拘捕了數十名暴徒,剩餘的人再次退回理大。

  在理大被包圍的暴徒中,有部分是理大的學生,甚至一些未成年的中學生。18日下午,有部分自稱是學生家長的人士來到警方防線外,要求接走自己的子女。對此,警方在當日下午的記者會上多次重申,理大內的所有人員都可以選擇離開,但前提就是放下武器投降,警方將和平處理。同時,考慮到理大內有部分人員身體不適,警方已安排紅十字會醫護人員進入校園治療,需要送醫的人員也可以在登記個人信息後先入院治療,再接受調查。

  截至18日晚上8點30分,理大事件仍在繼續。未來會如何發展不得而知,但選擇權,其實是在暴徒手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