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貴州茅臺鎮發現大規模恐龍足跡羣:或游泳留下(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09日 19:46   封面新聞

  原標題:近2億年前 貴州茅臺鎮有羣恐龍在游泳

茅臺鎮某酒業恐龍足跡羣,可以看到並行有規律的足跡從地面一直延綿到山頂(攝影/邢立達)茅臺鎮某酒業恐龍足跡羣,可以看到並行有規律的足跡從地面一直延綿到山頂(攝影/邢立達)

  8月10日,中美德足跡考察隊的專家學者宣佈,他們在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下侏羅統發現了大規模的恐龍足跡羣。該恐龍足跡羣爲一羣蜥腳類恐龍在不同時段留下,是我國侏羅紀早期規模最大的蜥腳類足跡羣,這一發現對研究中國侏羅紀早期恐龍動物羣的分佈與演化有着重要意義。

  而這一大羣蜥腳類恐龍足跡的研究團隊,包括了來自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的邢立達副教授、湯冬傑副教授、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足跡博物館館長馬丁·洛克利(Martin G.Lockley)教授、德國古爬行及兩棲動物博物館亨德里克•克萊因(Hendrik Klein)教授,以及國家古生物化石專家委員會委員,自貢恐龍博物館前館長彭光照研究館員,研究部主任葉勇研究館員等,論文也發表在國際知名地學期刊《Geoscience Frontier》(地學前緣)上。

 茅臺鎮某酒業龍羣復原圖,包括了羣體活動 茅臺鎮某酒業龍羣復原圖,包括了羣體活動

  酒業工地 挖出中國最大蜥腳類恐龍足跡羣

  蜥腳類恐龍是著名的恐龍分支,在各大陸都有發現,包含南極洲,它們的特點是具有小型頭部、長頸部、長尾巴、以及粗壯的四肢。蜥腳類恐龍是目前已知陸地上出現過的最巨大的動物,包括許多知名的屬,如雷龍、腕龍、樑龍等。

  據研究團隊介紹,茅臺鎮這批足跡的發現純屬意外。2013年夏,茅臺鎮赤水河畔在建設制酒車間時,考慮到其後側邊坡地帶岩層不夠牢固,遂對邊坡進行清理。清理至下部半米時發現一個完整的岩石平面,質地堅硬,有許多凹凸,有深淺不一的印痕。2017年夏,該公司員工郭鬆波看到貴州習水恐龍足跡的報道後,認爲後山的凹坑可能是某種足跡,並多方聯繫到邢立達副教授。“我看到郭鬆波提供的照片後非常激動,這些足跡是典型的侏羅紀早期蜥腳類恐龍所留,這些足跡是非常罕見,”邢立達說:“該地恐龍行跡的間距非常的狹窄,爪痕跡較長,這是典型的早期蜥腳類行跡特徵,也與中國西南,如雲南祿豐等地發現的此類骨骼化石相吻合。”邢立達隨後兩次組織了國內外專家學者前來考察。

 茅臺鎮某酒業的蜥腳類恐龍足跡,這是一對典型的前後足跡(攝影/邢立達) 茅臺鎮某酒業的蜥腳類恐龍足跡,這是一對典型的前後足跡(攝影/邢立達)

  近2億年前 茅臺鎮有14只恐龍在游泳

  研究表明,釣魚臺酒業廠內的恐龍足跡點面積約350平方米,恐龍足跡至少250個,其中97個組成可辨認的行跡,剩下153個沒有明顯的行跡。足跡點所在的地層爲下侏羅統自流井組,距今約1.8至1.9億年前。據介紹,侏羅紀早期的恐龍足跡尤其難得,而國內的侏羅紀早期蜥腳類足跡只有四處,分別是四川古藺、自貢富順,重慶大足和貴州畢節。但是,這些足跡點都不是非常理想,存在交通不便,風化嚴重,數量稀少或保護難度大等問題,而釣魚臺的足跡是新暴露不久,保存非常好,數量多,具有非常重要的科研和保護價值。

  而這次發現的所有的蜥腳類行跡近於平行,這是一種恐龍羣居的證據。而且,深、淺行跡各自集中在相同的區域,表明恐龍的大多數活動是在短時間內完成的,期間地面未發生顯著變化。這些證據表明了恐龍是羣居生活。“足跡表明至少14只恐龍在很短的時間內,跟隨着彼此,穿過這片20米寬的區域。這些吃植物的恐龍體長約5至6米。”權威恐龍足跡學家,馬丁·洛克利教授對記者說。

茅臺鎮某酒業龍羣復原圖,包括了羣體活動茅臺鎮某酒業龍羣復原圖,包括了羣體活動

  “在考察途中,我很偶然地發現了此地唯一一個三趾型足跡,”彭光照研究員回憶道,“這種三趾型足跡是肉食性獸腳類恐龍所留,與常見的雞爪印類似,但是要大得多,長約20釐米,估計留下足跡的恐龍長度約2.5米。”

  有趣的是,足跡面上還有一些特殊的延長的趾痕,學者推斷可能是蜥腳類游泳跡。這種極爲罕見的足跡可能表明該地區在某些時候被水淹沒,一些蜥腳類恐龍遊泳通過此地,其腳尖刮到地面而留下足跡。

  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的湯冬傑副教授對恐龍足跡點岩石層面上獨特的微生物席構造有濃厚的興趣,他表示,這些微生物席構造表明,釣魚臺酒業化石點很可能處於半乾旱的狀態,這對生物的多樣性不利。該推斷與世界上侏羅紀早期的其他恐龍足跡證據一致,即早侏羅世的蜥腳類足跡通常與半乾旱環境相關。在這種環境中,區域內可能存在重要的水源地,才能吸引恐龍來到此地,並在溼軟的地面留下足跡。

  目前,考察隊的專家正在與釣魚臺酒業公司以及當地國土部門溝通,制定保護方略,讓這片罕見的足跡羣得到更妥善的保護,併發揮更大的科學與科普價值。

  封面新聞記者程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