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90後司機洪水中開火車壓橋:事發時根本顧不上害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06:04   封面新聞

  原標題:開火車壓橋的90後司機: 列車兩側是滾滾洪水,但我顧不上害怕

左起:王鐵錚、張強、陳龍、譚力維左起:王鐵錚、張強、陳龍、譚力維

  7月11日,四川綿陽連續強降雨,寶成鐵路涪江大橋下,渾濁、洶涌的洪水,夾雜着樹枝雜物,衝擊着鐵路大橋橋墩,激盪出陣陣浪花。

  上午10時,涪江水位超過涪江大橋封鎖水位,沿線客車、貨車全部停運。

  緊要關頭,中國鐵路成都局集團公司成都機務段兩位90後司機,駕駛兩列四千噸級重載貨運列車駛入涪江大橋,用火車重量壓住橋樑,抵禦洶涌而至的洪水。

  “機頭上涪江大橋時,列車兩側都是滔滔洪水,壓力也很大,但根本來不及害怕,我要操縱好機車,保住大橋。”

  兩列重載貨車,在涪江大橋上停留6個小時,成功抵禦洪峯。

連續強降雨連續強降雨

  洪水衝擊涪江大橋

  從11日凌晨開始,四川境內成都、綿陽、廣元等地連續強降雨,而四川北向出川大動脈—寶成鐵路,便主要途徑成綿廣這一區域。

  連續的強降雨天氣下,綿陽市境內的涪江水位迅速上漲,一度危及到了寶成鐵路涪江大橋的安全,上午10時,水位已經超過了涪江大橋上、下行大橋的封鎖水位。

  記者從中國鐵路成都局集團公司綿陽工務段瞭解到,上行線涪江大橋,全長393米,建成於1953年;下行線涪江大橋,全長438米,建成於1995年。

  “涪江大橋上游有一個水電站,由於洪水太大,水電站已無法發揮調節水位的作用。”情況緊急,鐵路部門決定採用“重車壓樑”的方式,增強橋樑自重,提高洪峯對橋墩沖刷時的樑體穩定性。

  簡單來說,就是將重量大的貨物列車開上涪江大橋,用貨車的自重,幫助橋樑抵禦洶涌的洪水。恰好,綿陽工務段近期正在進行線路大修,鐵路專用的卸砟車,正好停放在綿陽附近。

  迎着洶涌的洪水,兩列重載貨車駛向寶成鐵路涪江大橋。

  這是兩列超過45節編組的重載貨物列車,業內稱鐵路專用卸砟車,每輛車的砟石的重量在70噸左右,一列車重量超過四千噸。

90後司機90後司機

  迎着洪水開火車壓橋

  殊不知,駕駛兩列重載貨車,迎着洪水上橋的,是兩位90後火車司機,分別是26歲的張強、28歲的陳龍。

  在暴雨傾盆,江水滾滾,樑體不穩的情況下,甚至有車毀人亡的危險,這對執行“壓樑”的任務火車司機而言,可謂是一場業務素質和心理素質的嚴峻考驗。

  “等會列車上橋時,一定要集中精力,不要慌亂,密切注意前方橋樑、線路情況,相互提醒,保證安全。”

  10時3分,火車司機陳龍接到調度命令,開行57004次重載貨物列車執行“壓樑”任務。

  “前方注意,後部瞭望。”“控制好速度。”

  11時13分,57004次列車以不超過10km/h緩慢駛向上橋面。面對橋下滾滾洪水,機車駕駛室十分安靜,陳龍左手緊緊的握着大閘,右手謹慎地控制着列車運行速度,警惕前方線路情況。

  3分鐘,通過這390米的鐵路大橋,整整用了3分鐘。11時16分,陳龍將列車安全平穩地停在了指定地點,他們再次下車,對機車設施設備進行檢查,並做好防止列車防溜工作。

  下午16時47分,涪江水位達到標準值後,陳龍駕駛着57004次列車退回綿陽北車站待令,此時他們已經在大橋上堅守了5個多小時。

  “今年的暴雨太兇猛了,第一次遇到這樣大的洪水,當時已經來不及害怕了,只想着把列車安全的停在指定位置。”當晚22時30分,陳龍才退勤下班。

壓橋6小時壓橋6小時

  不止有司機、還有技術人員

  兩位90後司機,駕駛貨車壓橋應對洪水,也在網上引起熱議,很多網友關心,司機是不是很危險?車上還有沒有其他人?

  記者從成都機務段瞭解到,每年針對汛期防洪,都會對職工進行業務知識培訓,掌握必備的業務知識並通過考試後才能上線。

  尤其是,在跨江河橋樑運行時,職工本人必須嚴格執行降速、停車等安全措施,執行“壓樑”任務時,機車不會停在橋樑上,必須停在指定的安全位置,防範未然。

  當然,火車壓橋時不止有司機,除開司機,工務部門專業技術人員會登乘機車,同時橋下也有技術人員,隨時密切觀察橋樑情況,若發現異常情況,會第一時間通知機車司機到安全地方避險。

  很多人擔心,司機一直在車上,怎麼吃飯?

  別擔心,每次值乘前,鐵路部門都爲機班配備方便麪、麪包、牛奶等應急食品;遇突發情況,在中間站長時間滯留,車間都會專門送水和應急食品,安排送應急餐。

  對話司機

  “感覺在洪水中開火車,根本顧不上害怕”

  在壓橋任務中,司機張強駕駛57002次貨車,事後回想,他提到最多的詞,是“來不及害怕”。

  “剛準備上橋時,隨着列車不斷運行,距離橋樑越來越近,心理越來越緊張。”他說,當機車頭剛上橋時,就感覺是在滾滾洪水中開車一樣,因爲當時的洪水,幾乎與橋樑平齊,列車兩側都是翻滾的的洪水,壓力也很大。

  但他說,他必須鎮靜,因爲自己是司機,火車的掌舵者,所以當時真的來不及害怕,只有高度集中精力,精心操縱好機車,嚴格控制速度,確保完成任務。

  駕駛另一列57004次列車的司機陳龍,參加工作已經五年,但從他擔任火車司機以來,今年的暴雨,是遇到最兇猛的一次,“壓樑”任務,也是他擔當值乘任務最重要的一次。

  “面對橋下滾滾的洪水,嚴峻的形勢,根本沒有時間多想其他的。”他說,唯一想的,是一定要和同事一起,將列車平穩的停在橋樑上,保住大橋。

  兩位90後火車司機,雖然年齡不大、但他們的膽量、駕駛技術,是當之無愧的“老司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