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八百歲彩虹橋部分構件已找到,將面臨全面“體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3日 03:15   新京報

  原標題:八百歲彩虹橋部分構件已找到,將面臨全面“體檢”

  新京報快訊(記者 吳婷婷)7月8日,江西省婺源縣清華鎮一座擁有800多年曆史的廊橋——彩虹橋受洪水巨大沖擊,部分橋樑構件被沖走。隨即,婺源縣發佈“彩虹令”,全網蒐集被沖走的構件。

  今天(7月13日),新京報記者從婺源縣文物局獲悉,當地居民已經在洪水中找到兩根大梁及部分構件,預計本週三,江西省文物保護中心將派出專業技術團隊對彩虹橋進行全面檢測,儘快完成修復方案的編制。

當地文保部門將打撈上來的大梁運走。圖源:婺源博物館微信公衆號當地文保部門將打撈上來的大梁運走。圖源:婺源博物館微信公衆號

  800歲廊橋部分橋面被洪水沖毀

  婺源旅遊集團相關負責人介紹,彩虹橋位於婺源縣清華鎮,建於南宋,全長140米,橋面寬3米多,爲長廊式人行橋,是迄今爲止保存最爲完整、設計最爲科學的古廊橋之一,被譽爲“中國廊橋史上的絕版”,是國務院全國重點保護文物單位。

  近日,婺源縣持續強降雨,該縣大鄣山、清華鎮一帶山洪狂瀉,水位迅速擡升。7月8日19時許,洪水淹至彩虹橋面,且持續上漲,涌上橋面約1.5米左右。當日20時20分左右,受洪水巨大沖擊,上游順勢由洪水衝下大樹直接撞擊橋面上的磚木結構,彩虹橋東端引橋至二號橋墩的橋面(兩廊一亭)被沖毀。

  該負責人表示,儘管橋面被毀,但其餘橋體基本完好,淹沒在洪水中的“燕嘴分水”橋墩依舊無恙。“這也說明經過數百年的風雨,彩虹橋再次向世人證明了其設計精妙之處。”

彩虹橋東端引橋至二號橋墩的橋面(兩廊一亭)被沖毀。圖源:婺源博物館微信公衆號彩虹橋東端引橋至二號橋墩的橋面(兩廊一亭)被沖毀。圖源:婺源博物館微信公衆號

  “彩虹令”發佈後,當地居民已找到兩根大梁及構件

  婺源縣文物局局長詹建春告訴記者,洪水沖走了彩虹橋4根大梁及部分構件,構件的具體數量還在進一步統計中。彩虹橋受損之後,婺源縣文物局和婺源旅遊集團聯合發佈“彩虹令”,全網尋找被洪水沖走的原木構件,並公佈了聯繫人電話,撿到並歸還的市民或遊客將被授予“彩虹之友”榮譽稱號,並終身享受婺源旅遊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景區免門票待遇。

  詹建春說,“彩虹令”發出後,受到網友、當地居民的廣泛關注,截至目前,已經接到近百個關於被沖走構件的線索電話。最爲幸運的是,在當地村民的幫助下,已經找到兩根大梁及部分構件。

  7月9日清早5時30左右,在距離彩虹橋約10公里的金竹大橋,當地村民俞慶發、俞新沅父子聯手將長16米、重達4500餘斤,相當於一頭大象的體重的大梁成功拖到岸邊,現在已安全運送至彩虹橋景區。

  詹建春告訴記者,這根大梁沒有被洪水損害,尚能夠使用。同時,當地居民還找到了另外一個大梁,該大梁被衝至岸邊,損毀嚴重。

  此外,當地居民還找到了部分樑架、枋、平盤等構件。

  被損毀的構件將保存至景區

  爲了搶救文物,婺源一方面廣發“英雄帖”,動員村民、網友尋找文物構件,另一方面縣文物局對彩虹橋受損部位進行加固,防止次生災害的發生。

  7月9日,江西省文物局派出專家團隊前往彩虹橋現場勘察,提出可行性修繕計劃,並向國家文物局彙報。

  詹建春告訴記者,目前江西省文物保護中心正在蒐集資料,計劃於本週三水位下降後派出專業技術團隊對彩虹橋進行全面檢測,儘快完成修復方案的編制,並第一時間向國家文物局上報審批。待修復方案審批後,婺源縣文物局將爭分奪秒實施古橋搶修工程,力爭早日重現彩虹橋往日光彩。

  詹建春表示,由於洪水損毀的只是橋面,因此修復起來難度不大。當地居民發現的構件如果沒有損壞,將全部用於修復彩虹橋。如果構件損毀不能使用,那麼將保存在景區作爲歷史的見證。

彩虹橋東端引橋至二號橋墩的橋面(兩廊一亭)被沖毀。圖源:婺源博物館微信公衆號彩虹橋東端引橋至二號橋墩的橋面(兩廊一亭)被沖毀。圖源:婺源博物館微信公衆號

  對話

  曾有人出錢要購買大梁,遭當地打撈村民拒絕

  當地居民俞慶發、俞新沅父子在這次“彩虹令”中發現了非常重要的彩虹橋大梁,並安全將其拖上岸。就此,新京報記者電話採訪了俞新沅,請他介紹這次特殊的打撈過程。

  新京報:你如何確定自己發現的就是彩虹橋的構件之一?

  俞新沅:7月9日早上5時30分左右,我在村邊的金竹大橋中間看到一根大木頭卡在橋洞那兒了。因爲頭一天就聽說彩虹橋被沖毀了,沖走了好些木頭,而且我們對彩虹橋太熟悉了,如果是現在的木頭也不可能有那麼大,所以我當時就判斷這根就是彩虹橋的木頭。

  新京報:你什麼時候開始打撈這根大梁,打撈難度大嗎?

  俞新沅:剛發現大梁那會兒洪水很大,我覺得它一時不會脫卡,所以沒去打撈。10點左右,洪水退去一些,這時候我擔心大梁會隨時脫卡掉入洪水中,如果它再次被沖走很有可能就被沖毀了。

  我趕緊回家跟我父親商量。隨後我們拿了麻繩、鐵鉤等工具準備來固定大梁。這時候大梁距離金竹大橋橋面四米左右,我就只能趴在金竹大橋橋面上,把事先做好的活釦用鉤子把它鉤在大梁上,另一頭緊緊拴在岸邊的大樹上。11點半左右,大梁脫卡掉入洪水中,因爲系的是活釦,在它掉下去的時候釦子收緊。

  這時候水位再次下降,人可以站在水裏了,但水流還是很大。我和父親努力將大梁慢慢往岸邊拖,由於大梁太長、太重無法靠岸,所以,我們就下水,站在水裏使勁推大梁,這才把它推到岸邊,然後請專人把它拖上岸。

  新京報:大梁打撈上來後,你們什麼時候與文物部門取得的聯繫?

  俞新沅:其實在打撈那會兒,村委會就已經聯繫文物部門了。當時有人聽說我撈上來的是彩虹橋大梁,就想出錢買這根大梁。我肯定不能賣啊,違背良心的事情不能幹。我從小就對彩虹橋特別熟悉,撈上這根大梁就一個想法,如果文物部門能夠用於修復,我肯定要把它送回文物部門。

  把大梁撈上岸之後,我們等文物部門的同志就過來確認確實是彩虹橋構件。在此之前,我有事暫時沒有守在大梁旁邊,這時候我接到電話說,文物部門的人到了,問我能不能現在就拉走,我說必須等我回去,確認了對方身份,才能拉。後來對方說,給我100塊,現在就拉,我也沒同意。後來,我到了現場,確認了對方身份確實是文物部門的人,我才讓他們把大梁拉走。

  新京報記者 吳婷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