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56天的寧靜後 新冠病毒如何進入新發地市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1日 04:59   新京報

  原標題:56天的寧靜後,新冠病毒如何進入新發地市場

  持續56天的寧靜,被一位“西城大爺”打破。

  6月11日,北京在連續56天無本地報告新增確診病例後,再次通報了一名52歲西城確診病例。至今10天,北京已累計確診超200例。

  時隔兩個月,新冠病毒爲何捲土重來?爲何武漢和北京的聚集性感染都始於海鮮市場?這是否爲尋找新冠病毒源頭開啓了第二次機會?

  國家級專家3進新發地

  6月17日晚上8時許,一輛中巴車在位於北京市西城區迎新街100號的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南區緊急啓動。中國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專家、病毒病所黨委書記武桂珍領着一隊人行色匆匆趕到車上,奔赴此次疫情的集中暴發地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

  中紀委網站一篇報道還原了這樣的畫面。10天前的6月11日,北京通報一例本土新增確診病例,打破了近兩個月的“零新增”紀錄。

  6月12日晚間,中國疾控中心緊急調派8名流行病學、傳染病防控等領域專家,編入國家衛健委專家組。近兩個月“零新增”後爲何突現新增病例?爲什麼又發生在新發地這樣一個批發市場?一連串問題,等着他們回答。

  據上述報道,6月14日和15日、17日,中疾控病毒病所專家先後3次進入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

  第一次,一共採集了200多份樣本,其中檢出了不少新冠病毒核酸陽性樣本。第二次,在其他區域又採集了200多份樣本,其中又有不少是陽性的。第三次,對市場上水、魚養殖保存水、水渠、地下水等水體系統進行採集和檢測。

  “在新發地市場環境採樣中,其綜合交易大廳,特別是水產、豆製品局部售賣區域陽性樣本較多,環境污染較重。”在6月19日北京市新冠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上,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通報了採樣結果。

  陽性環境樣本可以幫助研究者還原“案發現場”,鎖定傳染範圍甚至傳染源。

  “不同的陽性樣本,指向的結論是不一樣的:它可能指向環境以及它內部的動物或物品本身是傳染源,也可能指向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是傳染源。”中疾控病毒病所所長助理、國家流感中心副主任劉軍舉例說,比如,如果在沒有開封的凍品裏發現了陽性樣本,這就進一步證實了病毒通過冷鏈運輸到市場造成傳播的可能性;而如果凍品是開封之後的,這就表明這些凍品可能此前已經被人接觸過了,那麼得出的結論就不太一樣了。

  人傳人還是物傳人?

  目前,這兩種可能都存在。

  專家傾向於認爲,是物品或人將北京之外的新冠病毒帶入了新發地——這個四通八達的農產品批發市場。

  “它不是源於北京,一定是北京以外的人或物把病毒帶到了新發地。”6月19日,北京連續通報本土新增確診病例第9天,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接受央視採訪時透露了新發地疫情新冠病毒溯源的最新判斷。

  不過,尚不清楚把病毒帶到新發地的人或物到底是什麼。

  吳尊友分析說,如果是物品,最有可能是溫度較低、冷凍的物品,病毒存活時間比較長。如果是人,最有可能是兩類,一類是在市場工作的人員,5月底、6月初曾去過流行區,感染新冠病毒後症狀不典型或是無症狀感染者,復工復產後回到市場工作,引起市場污染,造成人和人之間的傳播;一類是來自有輸入病例流行區的人到新發地購物,都有可能污染環境,造成工作人員感染傳播。

  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一次非正式表態,給出了另一個可能。

  6月16日,全國政協在上海就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機制開展專題調研。調研會上,高福的一番發言迅速登上微博熱搜。

  他說,(新冠病毒)會在一些陰暗潮溼、比較污染、不好的環境潛伏下來,在一定時間內再突然暴露給好多人。北京這次很可能不是5月底、6月初才出現的病人,很可能要提前推一個月,這裏面已經有好多無症狀感染或者輕型病人,才使得環境裏能有那麼多的病毒。

  這是否意味着,4月份起新冠病毒已經由一條潛伏着的傳播鏈在人羣中流行?如何找到這部分無症狀感染者?中疾控此後再未就此作出闡述和回應。

  吳尊友在接受央視採訪中透露,下一步重點調查的對象將鎖定在此次北京疫情中最早病例的發病時間再往前推一個潛伏期,在那段時間裏市場發生的主要變化,有沒有來自輸入病例地區的人返回市場工作或到市場購物。

  病毒來自哪裏?

  病毒進入市場時間未定,但病毒來自外部輸入幾近達成共識,病毒基因組序列數據也佐證了這一結論。

  6月18日,中國疾控中心在“新型冠狀病毒國家科技資源服務系統”上發佈了此次疫情中的相關病毒基因組序列數據。三條數據中兩條爲北京市確診病例基因組序列數據,一條爲環境樣本基因組序列數據。

  基因組序列數據是病毒的身份密碼。對新冠病毒全基因組進行測序,然後運用生物信息學分析方法,和現有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比對,可以看出病毒間的“家族關係”。

  香港大學病毒學專家金冬雁在查看並比對上述三條病毒基因數據後認爲,這三條病毒基因彼此之間只有一到兩個點不一樣,差異很小,說明它們來源應該是同一處。

  北京市疾控中心楊鵬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通過全基因組測序發現病毒是從歐洲方向來的,初步判定與輸入性有關。

  “但是,歐洲毒株也並不代表病毒一定來自歐洲國家。”吳尊友接受媒體採訪時解釋說,歐洲毒株的概念是廣泛的,比如對美國病毒進行分析,也顯示它大部分來自歐洲毒株。俄羅斯的病例,大部分也是源於歐洲毒株。

  “也就是說,我們實驗室的檢測結果顯示,毒株源於歐洲,可能來自歐洲國家,也可能來自美洲國家,這些可能都不能排除。還有待進一步收集信息來幫助判斷。”他說。

  一個意外收穫是,對北京新發地市場疫情的調查,爲揭開新冠病毒傳播之謎帶來了新線索。

  “過去我們在做病毒溯源時一直在尋找中間宿主,現在或許是時候重新審視一下,病毒到底是不是來自於野生動物。”武桂珍接受中紀委網站採訪時透露。

  “這次疫情在北京反彈,也是在批發市場集中暴發,但不同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北京出現野生動物導致疫情的可能性很小。這就留給我們一個很重要的提示:是不是有可能源頭就是一個感染者或者被污染的食品,而海鮮市場的環境造就了快速傳播的機會。”她說。

  新京報記者 許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