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科興董事長尹衛東:新冠病毒滅活疫苗7月份試生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10日 07:46   新京報

  原標題:專訪科興董事長尹衛東:新冠病毒滅活疫苗7月份試生產

  新京報訊(記者 李玉坤)5月10日,記者在中國品牌日北京分會場現場採訪了科興控股董事長尹衛東,他表示,科興研製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已經完成一期二期臨牀試驗,預計7月份試生產。

  目前,我國已經有四個團隊的新冠疫苗獲准臨牀試驗,其中就包括科興控股旗下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研製的疫苗“克爾來福”。

尹衛東在實驗室展示新冠病毒模型並介紹新冠滅活疫苗原理。受訪者供圖尹衛東在實驗室展示新冠病毒模型並介紹新冠滅活疫苗原理。受訪者供圖

  已經有700多名志願者注射了科興疫苗

  新京報:目前有多少志願者接種了滅活疫苗?

  尹衛東:我們的一、二期臨牀研究於4月16日在江蘇省徐州市睢寧縣正式啓動。其中,一期臨牀144名志願者,二期臨牀600名志願者。研究者每天都會有報告,觀察志願者是否有不良反應。目前沒有接到嚴重不良反應報告,表明疫苗安全性良好。當然,這個研究是很嚴謹的事,還要進行雙盲實驗,還要揭盲,結果也要向國家藥監局報告。

  新京報:最近,你們科研團隊在《科學》雜誌發表了論文,可以大致介紹一下你們的成果嗎?

  尹衛東:這篇論文介紹了我們新冠病毒滅活疫苗的臨牀前研究。就是我們在恆河猴身上進行了試驗,這是最接近人類的一種實驗動物。我們發現,接種疫苗的恆河猴在受到高濃度新冠病毒攻擊的時候,病毒載量明顯下降,七天後就找不到病毒了,這說明這些被感染的恆河猴得到了疫苗的保護。這是令人鼓舞和振奮的成果,我的很多國外的朋友都打來電話,國際媒體也在頻繁報道這個結果。

  北京開闢產業基地,7月份試生產

  新京報:我們什麼時候能夠用上新冠疫苗?

  尹衛東:這個問題是世界各地都非常關注的,我沒有辦法用具體的一個時間來回答你,但我可以給你大概做一個推論。常規狀態下的疫苗研究,一期、二期、三期依次開展,特別是三期臨牀需要看對照組和和疫苗組在一個流行週期內發病率的變化,這可能需要一年甚至兩年、三年的時間。

  但是新冠病毒不一樣,我們從1月份發現這個病毒,到現在5月份已經進入二期臨牀研究了,這個速度非常快。同時,我們也不是一個團隊、一個企業在做。中國滅活疫苗已經有兩三家企業進入臨牀階段,可以提供很多數據給藥品監管機構和政府來評價疫苗的安全和有效。只要這個數據政府和監管機構認爲可以,其實就可以上市。

  新京報:除了進行疫苗研發外,我們還在做哪些工作推動疫苗上市?

  尹衛東:政府和藥監部門在不斷評估每一步的研究結果,會根據研究結果和風險評估,批准這個疫苗的上市或者是緊急使用。目前,從世界衛生組織到我們國家的聯防聯控,都在密切跟蹤疫苗研製每一天的結果。我想如果能早一天應用,在保障安全和有效的前提下,就一定會早一天提供給我們。

  疫苗研製是一個整體行動,北京市做了一個非常大的戰略佈局,專門在大興醫藥園給我們開闢出一個將近7萬平方米的產業化基地,生產車間正在24小時建設,我們預計在7月份就可以投入試生產。

 5月10日,尹衛東參加中國品牌日北京分會場活動。受訪者供圖 5月10日,尹衛東參加中國品牌日北京分會場活動。受訪者供圖

  目前病毒變異沒有影響疫苗有效性

  新京報:新冠病毒的變異是否給疫苗研發帶來一些難度?

  尹衛東:這是一個很科學的問題,新冠病毒確實在變異,但其實每一個病毒的基因序列都是不一樣的,核酸序列上是有變化的,就像我們每個人長得都不一樣。

  我們科興中維在做研究的時候,最開始用的是從被感染的國人身上提取的毒株,有武漢、北京、浙江等地的毒株。我們做了分析,這些毒株雖然在覈酸序列上有變化,但是這個病毒本身並沒變,還是那個病毒。疫苗產生的抗體,還能中和這個病毒。

  隨着疫情的傳播,我們又從來自意大利、西班牙等國的患者身上分離了十幾株病毒。我們做了比對研究,從六個不同時期、不同國家輸入病例提取的病毒毒株,都能夠被我們疫苗免疫的血清中和。

  雖然全球不同新冠毒株在覈酸序列上有差異,但從結果上看,我們的疫苗是能起到保護作用的。當然,我們也要密切監控新冠病毒的變異趨勢,隨時進行研究和調整。

  目標不是與國際競爭,而是與病毒賽跑

  新京報:目前新冠疫苗的全球研究進展如何?

  尹衛東:我們國家的新冠疫苗研發佈局了5條技術路線。現在全球至少有8個新冠疫苗進入臨牀研究階段,中國就有4個。

  只要有新技術能用,我們一定用,條條大路通羅馬。科興已經在做一些其他路徑的疫苗研究,但是現在滅活疫苗是效果最好、進度最快的。

  新京報:從全世界來看,我國的疫苗研究目前處於什麼位置?

  尹衛東:這是一場戰役,是全人類和病毒的戰役。到目前爲止疫苗還沒有用上,我們並沒有比病毒跑得更快。病毒已經感染了三四百萬人,最發達的美國都有超過100萬病例。

  所以我們的目標不是爭第一,不是取得優勢,不是研發出一支疫苗。我們的目標是控制疫情。這也是我們中國在聯防聯控上扮演的重要角色。接下來,我們要廣泛地開展國際合作,把我們疫苗應用到不同國家和地區,只要對方國家允許或者是批准。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推動,我們中國政府也在推動,我們會迅速地在更多的疫情流行國去研究和應用疫苗,這樣使中國的疫苗能夠對國際疫情防控發揮作用。早晚有一天,疫苗接種的速度會超過病毒感染的速度,那人類就健康了,就不用每天戴口罩了。

5月10日,尹衛東參加中國品牌日北京分會場活動。受訪者供圖5月10日,尹衛東參加中國品牌日北京分會場活動。受訪者供圖

  SARS疫苗完成一期臨牀後就終止研發

  新京報:新冠疫苗和當年SARS疫苗研發有什麼不同?

  尹衛東:新冠與SARS防控的差異可以說是天壤之別,SARS出現之後,我們迅速地把它撲滅掉,使它變成了一個地區性疫情,然後進行疫苗的研發。因爲疫情控制住了,SARS疫苗完成一期臨牀後就終止了疫苗研發。但是新冠不一樣,新冠疫情在國內得到了非常有效的控制,可是世界各地又不斷地發現疫情,而且出現了非常嚴重的暴發。這個時候社會和公衆對於疫苗的期許就變得非常大。

  新京報:相比於17年前,我國疫苗研發有哪些進步?

  尹衛東:無論是從科學手段上,比如在基因、分子生物學等生物相關的技術,還是在疫苗產業平臺上,我們目前和17年前相比已經不是一個數量級,是指數級的變化。

  還有就是我們疫苗的產業水平,現在我們已經有多個品種在全球註冊,特別是我們科興的甲肝疫苗,已經通過世界衛生組織預認證,我們現在已經在30多個國家註冊,在10餘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實現了疫苗出口,也就是說我們的產業平臺已經跟世界水平同步。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