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因新冠肺炎去世導演常凱:鏡頭留荊楚 音容在江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6日 07:22   新京報

  原標題:逝者|因新冠肺炎去世導演常凱:鏡頭留荊楚,音容在江城

  新京報訊(記者 李一凡)55歲的導演常凱,因感染新冠肺炎,在2月14日凌晨去世。

  生前,常凱是湖北電影製片廠的幹部,曾參與製作多部紀錄片。作爲一名武漢人,無論是讀書還是工作,常凱一生都未離開過江城。他的鏡頭,也永遠聚焦於腳下的荊楚大地。

  “我一生爲子盡孝,爲父盡責,爲夫愛妻,爲人盡誠”,去世前,常凱這樣總結自己的一生。他沒有等到全民“戰疫”的勝利。老同學說,等到疫情結束,大家應該爲他辦一場追思會。

常凱朋友圈封面圖。受訪者供圖常凱朋友圈封面圖。受訪者供圖

  疫情結束辦追思會

  “我廠失去了一個優秀幹部。”

  常凱去世後,湖北電影製片廠在內部訃告中說。

  因新冠肺炎醫治無效,湖北電影製片“像音像”對外聯絡部主任常凱於2月14日4時51分,在武漢市黃陂區人民醫院去世,享年55歲。

  對大多數人來說,常凱這個名字顯得很陌生。生前,他是一位影視創作者,同時也是湖北電影製片廠的一名骨幹領導。

  在訃告中,湖北電影製片廠給予常凱極高的評價。

  文中寫道,常凱“自參加工作以來,工作一貫愛崗敬業,積極肯幹,工作作風踏實。他對人和善,樂於助人,在歷任崗位上作出了重要貢獻。他曾多次被評爲湖北電影製片廠標兵、先進工作者,深受全廠職工的尊敬和好評。”

  “我一生爲子盡孝,爲父盡責,爲夫愛妻,爲人盡誠”、“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這是常凱留下的最後兩句話。

  按照武漢市當前的防疫部署,大學同學杜子告訴新京報記者,“常凱可能不辦理後事了”。杜子說,常凱的兒子因爲在英國,沒有被感染。

  杜子希望,等疫情結束,老同學們爲他辦一場追思會。在老同學的記憶裏,常凱似乎還在陽光下,騎着自行車,笑着回頭招呼夥伴。

湖北電影製片廠的“訃告”中稱,常凱於2月14日,因新冠肺炎醫治無效去世。受訪者供圖。湖北電影製片廠的“訃告”中稱,常凱於2月14日,因新冠肺炎醫治無效去世。受訪者供圖。

  一生不離江城

  常凱是武漢土著,生在長江邊,長在江城裏。無論讀大學還是工作,他從未離開荊楚大地。

  武漢大學的同學回憶,大學時,因爲離家近,常凱不常住校。

  常凱的作品,也離不開腳下的土地。

  2012年,常凱以製片主任的身份,參與拍攝一支關於長江三峽的劇情片《我的渡口》,這支片子給杜子留下的印象最深。

  93分種的劇情片《我的渡口》,攝製組將鏡頭,對準武陵山區深處一個古老的渡口。片子講述了一個樸素、溫暖的故事——渡口不遠處一戶田姓人家,爲了遵守祖上的一個承諾,田家祖孫三代人,120年來“不收一文錢”,靠着一條木船,在大沙河邊爲村民擺渡。

  這部劇情片參加了2013年第三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在國內展映單元“中國新片”中,獲得了一項提名。在2014年第十四屆平壤國際電影節上,最終包攬了最佳導演獎、最佳男主角獎和最佳音樂獎三項大獎。

  常凱曾用一段文字記錄自己的生活。文中稱,除夕夜時,常凱一家原本在酒店預訂了年夜宴,後取消,“在家掌勺,當晚與雙親、妻子歡聚一堂”。

  變故不期而至。大年初一,常凱的父親感染新冠肺炎,隨後,母親也患病,夫妻二人在病牀前服侍多日,“無情冠狀病毒也吞噬了愛妻和我的軀體”,輾轉多家醫院,卻牀位難覓。

  好友、紀錄片導演王久良留言說,“可見的,災難就在周邊,死亡也不遙遠。”

常凱以製片主任身份,參與攝製的93分種劇情片《我的渡口》,曾獲得第十四屆平壤國際電影節三項大獎。 電影截圖常凱以製片主任身份,參與攝製的93分種劇情片《我的渡口》,曾獲得第十四屆平壤國際電影節三項大獎。 電影截圖

  記憶中的自行車越野賽

  大年初一,同學朱麟輝曾跟常凱相互致電互拜新春,令他沒想到的是,年味還留在嘴裏,耳裏卻傳來關於了常凱的噩耗。

  在朱麟輝的記憶中,求學時的每天上午,大家會騎自行車到中華路碼頭乘輪渡過江,一上岸,總是來一場自行車“越野賽”。

  十幾公里的路,常凱總能甩朱麟輝一大截。畢業後,只要小聚,朱麟輝都會跟常凱提及他們之間的“越野賽”。

  杜子屬於常凱“聯繫比較多”的同學好友。杜子在北京開了個工作室,常凱前年來北京,還曾去工作室裏坐過。

  開朗、健談,好打交道,是同學們對常凱的普遍評價。在杜子的記憶中,常凱“人帥還會穿”,“當時有一幫同學組隊打籃球,他個兒高,也常去玩。”

  “比較謀事”,則是杜子給常凱貼的標籤。按當地說法,這指能有計劃,能辦成大事。

  杜子跟常凱總相約出行,他們去過西雙版納、平遙、連州攝影節,也常交流對藝術、電影、攝影的看法。

  常凱愛喝茶,“喝普洱的時候多些”,杜子說,他們曾在西雙版納一口氣轉了好幾大座茶山,只爲了能找到好喝爽口的茶葉。

  常凱去世後,朱麟輝撰寫了一篇悼文,他說,羣山爲墓臥冤魂,長歌當哭祭兄弟。

  新京報記者 李一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