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劉少奇女兒毛澤東外孫2上將2中將出席的座談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24日 03:02   新京報

  原標題:劉少奇女兒、毛澤東外孫、2上將2中將等,紀念劉少奇誕辰121週年

  11月24日,是劉少奇同志誕辰121週年紀念日。

  “政事兒”從人民出版社獲悉,爲緬懷劉少奇同志,劉少奇同志紀念館、中華詩詞發展基金會紅心偉業專項基金管理委員會等單位聯合選編了《少奇同志在羣衆中》一書,近日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

  在11月21日人民出版社舉辦的出版座談會上,該書主編、劉少奇同志紀念館原館長羅雄說,《少奇同志在羣衆中》精選了65篇達13萬字的有關劉少奇同志心繫羣衆、服務基層、治國理政、造福人民的真實故事,涉及劉少奇在國內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新中國建設各個歷史時期,足跡遍佈全國各地,是一本踐行黨的羣衆路線,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活動的生動教材。

  劉少奇之女劉亭、毛澤東外孫王效芝、原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唐天標上將、軍事科學院原院長劉精鬆上將、國防大學原副校長張興業中將、軍事科學院原副院長糜振玉中將等,出席上述座談會。

  劉亭出生於1952年,她比劉源上將小一歲。

  在座談會上,劉亭說,“父親劉少奇既是卓越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也是黨的羣衆路線倡導者、引導者、踐行者。他用自己一生的心血和汗水寫作了《論共產黨員的修養》等數百萬字 的黨建理論光輝著作,也用自己一生的言論和行動踐行了共產黨員的標準,詮釋了‘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的本源。”

  “從我們入學讀書時候開始,父親不停地教育我們不能搞任何特殊化,不能脫離人民羣衆。父親下基層調研時,要求身邊的工作人員不請客、不迎送,不準向地方提任何要求和接受任何禮物。父親對我們兄弟姐妹說得最多的話就是:‘父親是人民的兒子,你們也一定要做人民的好兒女。永遠跟黨走,永遠爲人民。’”劉亭認爲,這本書就像一串珍珠,把父親劉少奇與人民羣衆心連心的生動故事串聯起來,精彩再現了父親忠誠擔當爲人民的光輝一生。

  “哥哥劉源經常說:‘父親坐在國家主席這把椅子上,心裏裝的都是老百姓的日子。’他雖然離開我們整整50年了,但永遠活在人民心中。”劉亭說。 

  附該書中《特製的鞋》《莫裝大象》《與豬爲鄰》等三則故事:

  特製的鞋

  皖南事變以後,黨中央電令劉少奇(化名胡服)任新四軍政委。當時,敵我力量懸殊,環境十分惡劣,新四軍軍部剛剛重建,該做的內部工作也很多。爲了新四軍的發展壯大,劉少奇比以前更忙了。

  他穿着一雙補丁綴補丁的布鞋,到戰士中間去,詢問戰士疾苦和戰鬥情況;到老百姓中去,訪貧問苦,發動羣衆抗日救國;到前線陣地去,觀察敵情,部署戰鬥。

  沒幾天,他腳上的那雙布鞋就張開了“獅子口”,不僅一雙沒有底兒的“轉腳襪”露了真面目,連腳趾頭都露了出來。大家見了,心裏頭真是既敬佩又難過,再三勸他換一雙新鞋。

  他笑了笑說:“別瞧這鞋有些破,它的功勞可不小啊!跟我從陝北到津浦路東,有感情啦!讓皮匠補一補還可以穿嘛,不用換了。”停了一會兒,他又說:“以後哇,大家不要把心操在我身上,要想到四萬萬同胞。”

  1942年在停翅港,有一天陳毅同志拿來一雙新鞋,指着劉少奇腳上的“獅子口”說:“看你這雙鞋,成了‘特製’的了,該換一下啦!”

  “縫縫補補穿了五年,捨不得丟呀!”

  陳毅微笑着說:“我以軍長的身份命令你,趕快換一雙新鞋。”

  劉少奇也微笑着說:“你是軍長,我是政委,現在戰士們生活這麼苦,我們要同甘共苦。你當軍長,開口就是命令,做思想政治工作一點耐心都沒有,我要反抗!”

  莫裝大象

  西柏坡村邊有棵槐樹,枝茂葉繁,每到夏日,它就像一把巨大的涼傘,在草地上投下一大片濃蔭,供人們到這裏納涼、交談。

  1947年夏的一天,大樹下忽然來了許多帶各種口音的人,分幾組坐在草地上你談我講,氣氛十分熱烈活躍。原來,他們是參加土地工作會議的全國各大解放區的代表。他們把這裏當作一個再好不過的露天會場了。他們剛聽完劉少奇的講話,便從會場跑到這裏,討論開了。

  代表們談得正熱鬧,劉少奇穿着一件舊而整潔的白襯衣,悄悄地朝一個小組走來。他儘量把腳步放得輕些、慢些,生怕打斷了代表們的討論。但大家早已看見了他,一齊站起來歡迎他。

  “你們真會找地方啊!”劉少奇笑着走到衆人面前,邊說邊打量着這棵大槐樹。

  “請劉副主席和我們一起討論!”大家歡笑着鼓起掌來。

  “我可從來不喜歡別人喊我什麼副主席”,劉少奇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同在一個革命隊伍裏,大家都一樣。我見了你們總喊某某同志,你們就叫我‘少奇同志’吧!這樣稱呼,使人感到親切!”說得大家都笑了。

  接着,劉少奇就盤起腿和大家席地而坐,繼續開會。他和代表們一起討論問題,就跟拉家常一樣,十分隨和。代表們也都覺得他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盡把心裏話往外掏,誰也不拘束。可是,有個青年代表在談到土地政策方面的一些問題時,感到怎麼也說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有點慌了。

  “你談得很好,抓住問題的實質了。”少奇同志從水壺裏倒出一杯水,遞給這個青年,鼓勵他說,“接着談下去,把你想到的都談出來。”

  “我怕說錯了……”那青年紅着臉說。

  “即便說錯一句話,又有什麼呢?”劉少奇說,“世界上恐怕連一個不犯錯誤的人也找不到。要幹革命,就不怕犯錯誤。我們共產黨就是在與錯誤的鬥爭中發展壯大起來的。關鍵就在於,我們能夠及時發現並且不斷糾正自己的錯誤。”停了一會兒,他的目光掃視了一下,又說:“在我們黨的歷史上,只有王明才不承認自己有錯誤,自認爲‘百分之百的布爾什維克主義’,把自己裝扮成真理的化身,好像比馬克思主義還馬克思主義了。其實,馬克思主義也要在革命實踐中不斷地發展和完善。什麼‘百分之百的正確?!’那是豬鼻子插蔥——他在裝大象哩!”

  他的插話,引來了代表們一陣掌聲。當他發現剛才發言的那位青年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時,便歉意地笑了笑說:“請原諒我扯遠了話題。你還是接着往下講吧!”

  與豬爲鄰

  少奇同志回家鄉調查,先驅車來到寧鄉縣東湖塘公社,緊接着又下到王家灣生產隊。去王家灣生產隊的那天,正趕上春雨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鄉間的泥土路滿是泥濘,又滑又不平,很不好走。只見少奇同志身穿藍布衣,手撐雨傘,踏着泥濘的小路,向着王家灣走去。隨行的工作人員在後面跟着。

  他們一腳高、一腳低地來到了王家灣生產隊的一個院落前,赫然入目的是掛在門口的木牌子——寧鄉縣東湖塘人民公社萬頭豬場。少奇同志走進豬場,把每個豬圈都看了一遍,發現只有一些皮厚毛長的豬,無精打采、有氣無力地站在角落裏,似乎在等待着人們的發落。看到這種情況,他若有所思地說:“現在世界上還沒有萬頭豬場,這裏怕也只有百頭豬啊!萬頭豬場?!”說着,少奇同志走進豬場的飼料房,他環視了一下,用手指了指,對隨行的工作人員說:“我們就住在這裏吧。”

  “就住這裏?!”隨行的同志愕然了。這間飼料房已經很破舊了,蜘蛛網鋪天蓋地,掛滿了四壁,在昏暗的光線下,隨着不時刮進的春風抖動着。屋裏橫七豎八地堆放着一些雜物,最爲嚴重的是連個擋風的門都沒有,豬糞伴風兒不斷地涌入。這樣的房子就要做“主席府”?

  有的隨行工作人員想勸阻少奇同志。還是去住事先安排好的花明樓人民公社,但看到少奇同志那樸素的衣着和堅定的神情,想起臨行前,他對中共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張平化同志講的“這次去湖南鄉下,採取過去老蘇區的辦法,直接到老鄉家,睡門板,鋪禾草,既不擾民,又可以深入羣衆。人要少,一切輕裝簡從,想住就住,想走就走,一定要以普通勞動者的身份出現”的一番話,便打消了勸阻的念頭。

  大家七手八腳,在一張陳舊的老木架子牀上鋪上稻草,再打開簡單的鋪蓋,牀就算安排好了;又把兩張未曾油漆過的舊方桌擦掉灰塵並在一起,算作辦公桌,四條舊長凳放在桌邊,加上一盞老式煤油燈,一間國家主席的辦公室兼臥室就佈置停當了。

  在這間充滿泥土和豬糞氣味的簡陋小屋裏,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劉少奇整整工作和生活了五天。在這裏,他找人座談,瞭解情況,研究總結反映上來的問題,爲我們黨的事業、人民的事業辛勤地工作着。正是在這簡樸破舊的“主席府”裏,少奇同志瞭解到大量真實情況,爲我們黨解決農村中出現的問題,找到了辦法和依據。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撰稿/新京報記者 何強  校對 危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