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北京發佈全國首份主動公開信息全清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22日 09:01   新京報

  原標題:北京發佈全國首份主動公開信息全清單

呂豔濱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法治國情調研室主任、研究員呂豔濱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法治國情調研室主任、研究員

  市民和企業去政府機構辦事摸不清門道怎麼辦?北京49個市級部門發佈的全國首份主動公開信息全清單將解除這種煩惱。據介紹,清單將政府機關應該主動公開的全部政府信息全納入,成爲市民和企業辦事信息檢索的指南。專家建議,針對法律法規等的修改完善和政府職能調整的需要,及時更新清單;每年對不公開信息進行梳理,對全清單進行擴容。

  新京報訊 今日,北京市將發佈全國首份主動公開信息全清單。49個市級部門的所有主動公開信息,在市政府門戶網站“首都之窗”集中公佈,共涵蓋5116種業務事項、8638條政府信息、30696項內容標準,列明應主動公開的全部政府信息和全部公開要素。

  49個政府機構信息公開全清單均已上網

  新京報記者7月22日下午查詢首都之窗網站發現,目前,北京市公安局、市發改委、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等49個政府機構的政府信息主動公開全清單,均已上網,發佈時間集中在6月底到7月中旬。

  以北京市教委爲例,政府信息主動公開全清單顯示,該機構共有296項主動公開信息。其中,“學校設置、佈局結構調整”這一職責有兩個“業務事項”,分別是“實施專科教育高等學校設立、分立、合併、終止,變更名稱、類別等的審批”和“市屬普通中等專業學校、高等學校的撤併調整”,其中前者“信息類別”爲行政許可,後者爲學校調整。“內容標準”方面,前者爲“事項依據,標準要求、辦事指南等”,後者是“事項依據,標準要求等”。根據清單,這兩個業務事項的“公開時限”均爲實時公開,“公開形式”均爲在市教委網站。這也是所有部門政府信息公開清單的基本內容構成。

  區級及以下機構全清單9月底前發佈

  依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行政機關公開政府信息,採取主動公開和依申請公開兩種方式。公開政府信息中以主動公開爲主。

  “目前,政府信息主動公開的依據和標準還不清晰,各單位對於信息上網還存在主觀性,個別基層單位存在‘主動公開意願不強,能依申請公開的就不主動公開’現象,社會公衆和企業查信息還存在不好找、不好懂等情況,甚至不知道從哪兒下手,政府要考覈、監督也需要有力抓手。”北京市政務服務管理局政務公開處相關負責人介紹,政府信息公開全清單,將政府機關應該主動公開的全部政府信息全納入,並註明了內容標準、公開方式、公開時限等全部公開要素,可以摸清政府信息“底數”,消除公開“模糊地帶”,併成爲市民和企業辦事提供信息檢索的指南。

  北京市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建立政務公開地方性標準”。此類主動公開信息全清單在國內尚屬首例,標誌着北京市已完成政務公開地方性標準建設,進入“精準公開、貼心服務”的新發展時期。

  目前,北京市16個區政府、709個區級部門、179個街道、146個鄉鎮開展了政務公開全清單編制工作。今年9月底前,區級及以下機構將發佈主動公開信息全清單。

  焦點1

  積分落戶管理規則列入清單

  北京市政務服務管理局政務公開處相關負責人介紹,清單編制工作面向企業羣衆,教育、醫療衛生、社會保障、就業創業、社會救助、環境治理等與社會公衆切身利益相關的政府信息力求做到清清楚楚、一目瞭然,方便羣衆查詢和獲取政府信息,增強政府信息對企業羣衆辦事的服務作用。

  例如,北京市積分落戶申報階段日前結束。記者發現,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政府信息主動公開全清單的第14項即與此有關,具體業務事項爲“研究制定積分落戶管理實施細則、操作規範,並組織實施”。清單對這項內容標準要求爲“政策文件、申請條件、辦理材料、辦理地點、辦理時間、辦理流程”。

  北京市民政局、市衛生健康委注重政府信息與政務服務的有機銜接,成爲全市便民信息公開的良好範例。北京是國內率先公開“三公經費”、公車保有量的省級政府,市財政局全清單內容梳理較爲系統,基本確立了預決算信息主動公開的規範樣本。

  焦點2

  市發改委擴大主動公開範圍

  有的部門還擴大了主動公開的範圍。北京市發改委將中心城區棚戶區改造和環境整治項目簡化審批程序的意見、節能減排試點工作方案等信息,由依申請公開轉爲主動公開,積極擴展公開範圍。

  執法監管類信息公開歷來是推動公開的難點,主要是範圍不明確、標準不清晰。北京市政務服務管理局政務公開處相關負責人介紹,市藥品監管局詳細列明行業內監管性信息到底有多少、誰掌握、哪些應該主動向社會發布,爲執法監管領域的信息公開做了良好示範,這份清單既有利於藥監繫統內執法工作的規範提升,也有利於企業市民對於監管部門執法過程的公開監督,對於促進依法行政具有積極意義。

  北京市生態環境局注重加強行業性指導,在編制全清單過程中,多次組織區級部門協同聯動,將市、區兩級公開信息的範圍、權限劃分得較爲清晰準確,目前北京市生態環境系統的主動公開內容較爲統一明確。

  [對話]

  專家:建議每年梳理不公開信息 推動公開清單擴容

  新京報:目前國內政府信息公開方面主要存在什麼問題?

  呂豔濱:近年來,隨着《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實施和政務公開工作的深化,全國政務公開工作逐步趨於規範,政府信息公開範圍逐步擴大,但各個領域均不同程度存在公開底數不清、公開與不公開之間界限不明等的問題,制約公開工作推進。這就會導致在公開工作中經常會遇到誰有公開義務、公開什麼、怎麼公開等難以把握、尺度不一,影響公開效果。

  新京報:北京發佈全清單的做法,能解決什麼問題?有什麼問題仍有待解決?

  呂豔濱:北京發佈全清單的做法就是瞄準了當前公開底數不清、公開與否存在模糊地帶的問題,通過要求各級政府機關梳理全清單的方式,督促和引導其根據法律法規和自身職責,摸清自身公開家底。同時,梳理清單後,也便於對各級政府機關的公開工作進行更爲客觀的評價和監督。

  未來,還需要在已經梳理的全清單的基礎上,加強清單的動態調整工作:一是針對法律法規等的修改完善和政府職能調整的需要,及時更新清單;二是在每年對不公開信息進行全面梳理和對依申請公開進行實施跟蹤的基礎上,對全清單尤其是主動公開清單進行全方位的擴容。

  新京報:北京市新推出的政府信息公開全清單,與此前公佈的政府權力清單、行政處罰權力清單、責任清單,有什麼不同?

  呂豔濱:權力清單、責任清單是針對政府機關有哪些權力、哪些職責進行的清單化管理,而信息公開清單則是面向政府的全部權力、職責,梳理該機關基於履行上述權力職責而產生的政府信息究竟有哪些,兩者有着本質區別。

  新京報記者 沙雪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