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連續10年坐在總理旁邊的女翻譯(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22:28   新京報

  原標題:連續10年坐在總理旁邊的女翻譯張璐

  今天,坐在總理旁邊的翻譯還是張璐,這是她第十年在總理記者會上擔任翻譯。

  2000年,23歲的張璐從外交學院國際法系畢業,進入外交部工作。近20年,她一直從事外交翻譯工作。

  她說,無論做多長時間的翻譯,永遠都懷着一顆敬畏的心。

  2016年兩會閉幕後的一個月,張璐到香港中文大學演講。她演講的主題是“外交翻譯與中國外交”。

  能容納幾百人的演講廳被擠得滿滿當當,許多人專程從內地趕來。在張璐步入場地時,還有些觀衆衝她喊着:“你是我的女神!”

  2010年3月14日,張璐第一次出現在溫家寶的兩會記者會上。這是總理記者會第一次起用女翻譯。

  她的第一次正式亮相,1米7多的身高,留着簡單、幹練的蘑菇頭;一身深色西裝,寶藍色襯衫,服飾妝容舉止都大方得體。

  那天,張璐上了微博熱搜。

  面對突如其來的走紅,張璐有些意外,在香港演講時,聽衆的熱情讓她覺得“自己那天有點像搖滾明星”。

  其實張璐從中學時就是校園“明星”。初中時她是班長兼英語課代表,畢業時成爲全校唯一被保送到山東省實驗中學的學生。

  當時,這位濟南姑娘就已在外語學習方面展現出天賦,經常被老師叫起來讀範文。

  雖被稱讚爲合格的大國翻譯,但張璐並非翻譯科班出身。1996年,她考到外交學院學習國際法,畢業後進入外交部。隨後又赴英國西敏寺大學學習外交學專業,獲得碩士學位。

  演講中,她謙遜地與聽衆分享了自己職業道路和經驗。她還鼓勵臺下的口譯新手,不要怕難爲情,要更自信,並開玩笑說:“根本沒人會在意你!”

  在張璐看來,成爲一名優秀外交翻譯沒有捷徑可走,只有不斷地練習,練習,再練習。從大學開始,她就喜歡閱讀英文報紙,培養了對英語的興趣。

  外交部翻譯室的一位工作人員向媒體介紹,想進入外交部當一名高級翻譯,必須經歷“嚴格篩選、瘋狂練習、周密準備”三重考驗。

  外交部挑選翻譯人員要經過嚴格的初試和複試:初試一般通過公務員考試排名,或是去專業院校進行筆試。其中成績排在最前面的10至15名,纔有可能進入翻譯司參加下一階段的“觀察培訓”。

  “觀察培訓”實質上就是“淘汰式培訓”,最終只有不到4%的人被錄用。

  張璐和同事們在外交部翻譯司接受的是“魔鬼訓練”。爲了提高速度,部分內容會用一些符號來代替。“比如‘四項基本原則’可以用‘四’字來代替”,張璐解釋,領導人發言的時候,不可能讓他停下來,即使是連續10分鐘的講話,也得儘可能全部翻譯出來。因此,記筆記是翻譯的一個工作重點,這就需要不斷地練習臂力。

  外交部還有一個特殊的制度——旁聽制度。張璐說,前輩們作爲一個旁觀者,會把他聽到的優缺點,一針見血地指出來,這個制度有一點“嚇人”。

  張璐和她的同事們每年還要考試,考官是翻譯司的領導。考官故意將一些別人聽不太懂的,甚至把一些音效不好的東西錄下來放給他們聽。

  張璐總結,“必須不斷地記,像海綿一樣努力去吸取水分。所以在外交部翻譯司感受到的可能不是一種機關文化,而是感覺好像又回到了校園。”

  對於他們來說,每年的兩會總理記者會都是一場“硬仗”,外交部都要提前一個月通知翻譯。

  “大戰”前,還要模擬召開記者會,不上場的同事充當陪練,設計出各種可能出現的突發情況。此外,還要進行彩排走場,熟悉燈光和聲效。

  與電視上翻譯們光鮮亮麗地出入各種高端場合、動動嘴就完成工作的形象不一樣。實際上,外交翻譯的工作既辛苦又繁重。

 張璐(資料圖) 張璐(資料圖)

  “對於一個相對比較成熟的外交翻譯人士來說,每年大概有100場左右。但這只是單場口譯,還要加上出差的口譯活動。”張璐在時演講說,出差時可能同時要口譯和筆譯,比如說會議記錄。“一般來說,對於一個相對成熟的翻譯,出差時間甚至可能接近140至150天。一年真正工作的時間也就260多天左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