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故宮上元夜背後的千億級生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20日 01:28   新京報

  原標題:故宮上元夜背後的千億級生意

  昨晚,你“雲觀宮燈”了嗎?

  自永樂年間明成祖朱棣遷都北上後,北京的老百姓每年就多了一項新福利——去午門觀看宮廷元宵燈會。“上賜百官宴,聽臣民赴午門外觀鰲山三日,自是歲以爲常。”這一活動直到萬曆年間才因爲沒錢而取消。

  朱棣可能不會想到,這項由他發起的宮廷元宵燈會,在停辦400多年後,將由一個叫單霽翔的人再度發揚光大,甚至引起搶票服務器宕機、數千萬人網絡圍觀。

  曾經照進古人宮殿的,是故宮重檐之上的月光;而昨晚點亮故宮的,卻是一束束激光。

  有網友將昨晚的故宮戲稱爲劉老根大舞臺、大型蹦迪現場,而記者看到的,卻是逐漸崛起的單場價格上千萬甚至過億、總體規模超千億的燈光秀市場。

  故宮上元夜初體驗

  昨晚,新京報記者替沒有搶到票的各位一覽紫禁城上元之夜。

  從午門起,經太和門廣場、故宮東城牆,至神武門區域,重檐斗拱被燈光點亮,午門至神武門東側城牆區域,每隔五米掛一盞紅色燈籠,觀衆在燈籠的引導下經由千米城牆穿越故宮。據單霽翔介紹,只開放城牆通行更多是出於安全考慮。

  《千里江山圖》、《清明上河圖》由激光放映設備投射到東城牆沿途黃色的瓦頂之上,是遊客聚集拍照的地方。另一處遊客密集地是鄰近神武門的暢音閣,戲曲表演吸引了不少遊客。

  最複雜的投影在太和門廣場。以太和門建築主體及漢白玉臺階爲主要投影目標,光峯光電自研的55000流明激光電影放映機將數字畫面投映於故宮古建築之上,總體投射面積超過3000平方米。雖然大紅大綠的土味配色引發網友吐槽,但拍照打卡的遊客依然不少。

  據介紹,考慮到古建築保護問題,故宮方面對激光投影的燈光強度進行了限制,較重的機械設備下也墊上了木板。

  此外,新京報記者也力破故宮傳言,夜晚回頭、走回頭路後,也好好地回到了單位。

  開放故宮上元節夜遊的決定十分突然。單霽翔在2月18日彩排現場接受採訪時表示,開放夜間故宮是5天前才決定的。限制每晚3000的遊客數量也並非互聯網常見的飢餓營銷套路,而是因爲故宮城牆的承載能力還不能確定。

  昨晚參觀的3000名觀衆,包括2500名駐華使節、勞動模範、北京榜樣、快遞小哥、環衛工人、公安幹警等各界代表,通過搶票進宮的“天選之子”只有500人。

  不得不說,故宮文化已經成爲一個經典營銷案例,在2月17日的亞布力論壇上,單霽翔首次曬出了故宮的賬本:2017年,故宮文創的銷售收入已達15億元——超過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

  故宮“看門人”單霽翔以互聯網時代的用戶思維爲這座古建築羣建起了IP,帶來了流量。據瞭解,18日凌晨,有3000萬人次蹲守在電腦前不斷刷着已經“502”的故宮官網。沒搶到票的各位也不必絕望,單霽翔稱,以後故宮也會實驗性在中秋節、端午節、重陽節等節日夜間對外開放。

  昨夜一場秀價值百萬

  昨晚的上元夜活動是故宮博物院建院94年來第一次在夜間對公衆開放,也是這座近600年曆史的建築羣第一次被大規模燈光照亮。

  點亮故宮,映射出燈光秀市場的崛起。

  從18日彩排那天起,不斷有關於這場大型燈光秀的路透圖流出。人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座紅牆黃瓦的建築如此顏色多變的樣子,但新鮮感過去後,不少人發現:怎麼越看越像是春晚又在故宮設了一個分會場?

  在尋找中國創客深扒了己亥春晚和紫禁城上元夜的服務商之後,不得不和網友說真相了:己亥春晚深圳分會場2000平米的戶外激光投影秀及這次故宮太和門廣場的激光投影秀,投影機設備均來自一家名爲“光峯光電”的激光技術研發公司。

  尋找中國創客在中國政府採購網上並未找到此次紫禁城上元夜相關燈光布展的招標公告,有內部人士向尋找中國創客透露,鑑於故宮IP的廣告效應,上元夜的燈光布展,相關供應商並未向故宮收取費用。

  同樣爲央視己亥春晚提供舞臺服務的鴻視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內部人士告訴尋找中國創客,像紫禁城上元夜這種規模水平的燈光秀,市場價格大概在百萬級別。

  2017年,北京衛視以北京電視臺樓體爲投射對象,辦了一場時長20分鐘的投影秀並進行了電視轉播。尋找中國創客從業內人士處獲知,因爲亮度要求高、預算充足,這場投影秀的價格在一千萬左右。

  上述內部人士介紹,目前燈光秀行業的定價並無統一標準,費用主要包含內容創意及設備租賃軟硬兩個部分,成本基本五五開,但是國內市場對版權和創意還未足夠重視。內容質量、設備型號、技術難度、投影對象的結構(比如是平面還是三維立體)等,是影響定價的主要因素。

  “價格跨度比較大,一個20分鐘的投影秀,價格從200多萬到幾千萬不等。”在尋找中國創客以客戶身份向投影秀從業公司大觀科技諮詢時,得到如上回復。當內容設計完成、設備運輸安裝到位後,多租賃幾天並不會對成本產生太大影響。

  “目前設備租賃以及人工成本已經降低了很多。”2018年鴻視線承接的湖南衛視芒果塔激光投影秀,總體價格在百萬級別,相比2017年北京衛視投影秀價格下降不少。

  千億燈光秀市場門檻重重

  一次引發全國圍觀的紫禁城上元夜活動,背後是規模上千億的燈光秀市場。

  除了元宵節傳統燈會,北京、深圳、廣州、上海等地每年定期舉辦燈光節,廣州的國際燈光節已經成爲城市名片。

  據瞭解,國內的燈光節最早是受里昂國際燈光節、俄羅斯莫斯科燈光節等的影響。“最早成規模的應該是上海。”上述內部人士介紹。1989年,上海啓動“萬國博覽建築”泛光照明和南京路霓虹燈一條街工程建設,成爲全國的示範性工程。2014年的踩踏事件後,上海外灘元宵燈光秀停辦。

  近年來,伴隨着消費升級,“夜遊經濟”的概念被提出,燈光秀回春。隨着技術的進步,投影設備亮度提高、成本降低,也刺激了夜遊經濟的發展。

  高工產研LED 研究所(GGII)調研數據顯示,受益於全球各個國家或地區政策推廣支持,2017年全球景觀亮化市場將達到 2750 億元,其中中國市場規模達到 680 億元,預計 2020 年行業規模達到近 1000 億元。

  除了舞臺舞美、傳統燈會、樓體外立面燈光,激光投影逐漸被應用到特色小鎮、文化街乃至舊建築改造上。比如張家口花園發電廠廢棄的三座百米高塔,成爲《夢迴下花園》投影秀的幕布,是工業建築通過投影秀煥發第二春的典型案例。

  投影秀也不僅僅是把影像通過投影設備投放到投影目標上這麼簡單,其技術門檻和藝術門檻並不低。

  比如對於發電塔以及外立面不規則的異形結構,爲保證投影不變形,需要前期進行復雜的3D建模。一場好的燈光秀,內容創意也並不簡單。中國最有名的光影導演大概要算是張藝謀了。

  此外,用多少投影設備、設備具體放置在哪些位置、不同環境中投影機亮度如何設置、燈光音效等設備的配合……都是舉辦一場燈光秀的難點。“國外辦一場大型燈光節,籌備期在三個月到一年時間。內容設計及前期策劃最好在三個月以上。”

  這次故宮燈光秀被吐槽像“劉老根大舞臺”、“大型蹦迪現場”,跟籌備期太短也不無關係。據瞭解,故宮做出開放夜場的決定十分突然,相關服務商在年後才接到任務。

  外行人昨夜看盡了故宮的熱鬧,而燈光秀從業人員則從這場故宮燈展中看出了門道。“這對整個行業是好事。故宮作爲大IP,有很好的帶動效應。故宮做了,那其他博物館也可以做,市場變得更大了。”

  新京報記者 蔡浩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