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紀委曝光:北京市問責昌平區委等5個黨組織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7日 01:38   新京報

  原標題:中紀委曝光:北京市問責昌平區委等5個黨組織

  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網消息,在不久前召開的北京全市領導幹部警示教育大會上,昌平區委、昌平區政府黨組、市規劃國土委昌平分局黨組、昌平區委農工委、昌平區崔村鎮黨委等5個黨組織被點名通報。

  在2018年6月21日,北京市紀委監委對昌平區委、昌平區政府黨組、市規劃國土委昌平分局黨組、昌平區委農工委、昌平區崔村鎮黨委等5個黨組織和20名相關責任人問責。問責的原因,是昌平區“大棚房”問題整而未治。

  他們有的“工作作風不硬,在打擊違法建設中疏於監管”,有的“履職不到位,使巡查流於形式”。 致使本該用於種植農作物的大棚“種”出了房子,集中整治不到一年,同樣的問題又捲土重來。

 圖爲對北京市昌平區六合成農業園違規“大棚房”進行拆除整改。 圖爲對北京市昌平區六合成農業園違規“大棚房”進行拆除整改。

  野蠻生長的“大棚房”

  2009年,北京市昌平區居民胡德路以北京市六合成農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六合成公司”)的名義與昌平區崔村鎮南莊營村經濟合作社簽訂土地合同,承包南莊營村346畝土地建設日光溫室大棚,租期爲30年。合同約定,這些土地用於發展法律政策允許的涉農項目。

  但未曾想到的是,之後草莓出現滯銷,大棚種植陷入虧損。六合成公司陸續將大棚轉租給個人,租金爲每棟大棚每年6000元,租期從2年到20年不等。

  “搞農業利潤比較低,週期也比較長,不少像六合成這樣的企業一虧損就堅持不住了,便想辦法把大棚轉租出去,這樣來錢快。”當地一位知情人說。

  “一轉就靈”的祕密在於,轉租出去的大棚不再用於純農業生產。據上述知情人介紹,租大棚的人大多數是北京城區人,租賃大棚的目的是種蔬菜、水果自用,“有屬於自己的一塊地,週末帶親朋來這玩玩”。

  大棚轉租到個人手中後,有的在大棚周圍建起了鐵柵欄並上了鎖,有的在大棚旁修建了硬化的水泥路面,有的對大棚的耳房進行了擴建,有的甚至在大棚內蓋起了農家院、挖了地下室……

  就這樣,農業大棚逐步變成了當地居民口中的“大棚房”,一些以園區形式存在的農業公司,也逐步把園區的名稱從“農業園”改爲“觀光園”。在六合成農業園內,甚至還出現了一棟對外營業的餐廳。

  2017年8月,北京市統一部署的“大棚房”整治揭開了該問題的蓋子。官方數據顯示:這場在全市範圍開展的問題大棚集中整治,排查16.9萬棟大棚,清理整治“大棚房”150宗、問題大棚7887棟。

  其中,認定六合成農業園存在違規大棚70棟。這70棟大棚被納入市區兩級整治臺賬,由昌平區委農工委和市規劃國土委昌平分局聯合整改。隨後不久,昌平區委農工委、市規劃國土委昌平分局和崔村鎮政府組織了一次聯合驗收,未形成驗收報告即向有關部門上報“已整改完畢”。

  至此,從當地政府的官方文件上看,“大棚房”已在昌平區絕跡了。

北京市昌平區六合成農業園違規“大棚房”拆除整改清理後全景。北京市昌平區六合成農業園違規“大棚房”拆除整改清理後全景。

  整治不到一年就死灰復燃

  “500平方米私家莊園,在北京只需十幾萬一套,不僅能住人,還能種菜、燒烤、垂釣,打造都市人的田園夢想……”2018年6月2日早上,央視《朝聞天下》曝光了昌平區某地農業大棚內違法建設居住屋舍,包裝成“田園庭院”對外租售一事。

  電視畫面顯示,一個自稱是園區開發商的人稱,他們租售的大棚一百多平方米,院是一百六七十平方米,一個小配房大概十七八平方米,並稱“20年的租賃價格爲17萬,簽訂合同後,租戶可以任意裝修,如果嫌配房小,還可以在大棚裏做文章。”

  這則新聞曝光的不是別處,正是在2017年上報“已整改完畢”的六合成農業園。

  “看到新聞報道時,感覺很震驚,2017年我們對全鎮範圍內的所有大棚進行了整治,覺得不可能再出現這樣的事情了。”昌平區崔村鎮黨委書記韓軍說。該新聞播出的當天中午,韓軍就帶隊到六合成農業園實地查看,發現不少大棚與去年整改時提出的標準有很大差距。

  經查,六合成農業園區內有44棟違建大棚,主要表現爲地面硬化、私建圍欄、私搭頂棚、置備生活設施等問題,同時存在媒體曝光的轉租等行爲。

  上報“已整改完畢”的“大棚房”,爲何不到一年就死灰復燃了呢?

  據調查,2017年的整治過後,很多承租六合成農業園的租戶認爲,“整治是一陣風,風頭過了就沒事兒了”,集中整治一結束就又豎起圍欄,在大棚裏搞非農業設施建設。有一些租戶通過中介市場將大棚轉租給了其他人,新承租人不瞭解相關政策,一接手就搞生活設施建設。

  昌平區南莊營村是六合成農業園租用土地的所有方。該村與農業園近在咫尺,爲何未能發現眼皮子底下的“大棚房”呢?採訪中,南莊營村負責農業的村委委員李振雨以“隱蔽得很”“有柵欄”等爲由,稱村裏無法實現有效監管。

  該村黨支部書記宗寶國掰着指頭給記者算了這麼一筆賬:南莊營村底子薄、經濟收入少,僅六合成農業園一項,每年就能給村裏帶來上百萬元的土地租金收入——這對村裏來說是一筆很大的收入。宗寶國坦言:“當時只看重按照合同約定把租金收回來,保護耕地意識比較薄弱。”

  韓軍稱,鎮政府有一支近百人的日常巡查隊,但他也承認:日常巡查存在監管不到位,嘴上喊得響、實際行動少等問題。而對土地和大棚有管理職責的規劃國土、農業部門又相互推諉——北京市規劃國土委昌平分局認爲,自己是按項目爲單位對土地使用情況進行監管,農用大棚裏面是不是種農作物,應該由農工委管;而昌平區委農工委認爲,自己只管補貼發放,大棚種植了農作物就給補貼,不種植就不給補貼,至於違規用地,應該規劃國土部門管理。

  村委會“一租了之”、鎮裏巡查有名無實,市規劃國土委昌平分局和昌平區委農工委都認爲“大棚房”問題不歸自己管……就這樣,“大棚房”從無到有,整而未治。

  嚴肅問責,堅決遏制問題反彈

  “要牢牢守住耕地保護這條紅線,對有關問題立即整改,並舉一反三,對任何違法違規佔地、改變耕地性質和用途的行爲都要嚴肅查處糾正,堅決剎住違法違規佔地、私蓋大棚房歪風。”昌平區“大棚房”問題被媒體曝光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先後三次作出批示,並於2018年6月14日到昌平區現場督察督辦“大棚房”問題整改工作。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陳吉寧主持召開專題會,佈置專項整治方案。

  4天后,六合成農業園內44棟“大棚房”全部清理完畢,拆除違建近37.5畝。經國土部門鑑定,六合成農業園違法佔地共造成22.19畝耕地(包括基本農田16.51畝)的土壤耕作層嚴重破壞。在隨後一個月時間內,昌平區清查發現違法違規農業大棚設施6193棟,並進行了整改。

  與此同時,北京市、昌平區兩級紀委監委啓動對六合成農業園違建“大棚房”問題的責任追究。2018年6月21日,北京市紀委監委對昌平區委、昌平區政府黨組、市規劃國土委昌平分局黨組、昌平區委農工委、昌平區崔村鎮黨委等5個黨組織和20名相關責任人問責。

  北京市紀委監委第六紀檢監察室負責人說:“‘大棚房’死灰復燃的根源在於昌平區委、區政府和相關職能部門,以及鎮、村對農地農用的要求重視不夠,落實不到位,嚴守耕地紅線意識淡漠,監管查處推諉扯皮、臨陣畏縮,不擔當、不作爲,對黨中央和市委、市政府決策部署落實不到位。”

  去年7月,昌平區召開“大棚房”整治專題會,要求“大棚房”整治必須一抓到底,確保取得實效。對照北京市《大棚類設施農業項目違法違規用地整改標準》,昌平區對全區所有大棚設施均標號登記、拍照建檔,具體位置、項目名稱、建設主體、合同約定、經營情況、補貼情況等全部記錄在案,做到“一棚一檔”。

  “全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樹牢‘四個意識’、堅決做到‘兩個維護’,持續跟蹤檢查‘大棚房’整改情況,對黨員領導幹部涉嫌職務違法、職務犯罪的問題線索要深挖細查,一查到底。”去年年底,北京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陳雍帶隊,不發通知、不打招呼到延慶區、昌平區和朝陽區,檢查“大棚房”專項整治工作落實情況,現場督促整改責任落實到位。北京市紀委監委成立工作專班,建立線索移送和統一管理機制,對“大棚房”相關問題線索統一管理並及時轉辦督辦。截至目前,北京各級紀檢監察機關開展現場檢查786次、約談205人、談話提醒45人,發出監察建議10份,有力推動了“大棚房”問題整改落實。(作者:田國壘)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