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會計挪用400多萬公款獲刑 新京報:不是一人之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00:45   新京報

  原標題:會計挪用400多萬隻追一人之責,“一案雙查”太有必要

▲資料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資料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從2007年12月至2016年6月期間,在浙江東陽市佐村鎮中心衛生院擔任會計的“90後”張初蕾,利用職務之便貪污人民幣5萬餘元,挪用公款400餘萬元,至今尚有260餘萬元未追回,除她被判刑外,其他無一人被追責。

  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察委網站披露,浙江東陽紀委對此展開了“一案雙查”,對該衛生院原院長、現任院長及出納等人予以立案審查調查。近日,涉案多人涉嫌國有事業單位人員失職案開庭審理。

  會計挪用公款400餘萬元,無疑屬於違規操作,她因此獲刑純屬咎由自取。但身爲基層衛生院的普通員工,能輕易挪用多達數百萬的公款,顯然不是一人之失。鑑於此,發現會計貪污挪用公款後,有關方面就應當拔出蘿蔔帶出泥,將相關責任人一起追查。

  畢竟,從常理上講,整個單位的款項不可能掌握在會計一人手裏,任憑其處置而沒人管,而是有分工層面的制約(設有出納等)和審批層面的制衡。該事件中,從2007年12月至2016年6月近10年時間裏,涉事衛生院監督制約失靈,聽任張初蕾貪污特別是挪用那麼多公款,包括一把手、分管領導和有關出納等,顯然“守土有責”。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一條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造成經濟損失30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爲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的“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造成經濟損失150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爲 “情節特別嚴重”。

  該案至今未追回的款項就高達260餘萬元,遠遠超過了150萬元以上的特別嚴重情節,負有直接、主要責任者或已涉嫌瀆職。當然,並非所有責任人都涉嫌瀆職,這裏面還應對責任加以區分。

▲資料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資料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東陽市紀委監委方面就提到,原院長任職期間對單位財務疏於管理,未形成完善的財務管理內控制度,造成出納、會計並未相互牽制,應負主要領導責任。出納人員將本該由自己保管的U盾推給張初蕾保管,並且對銀行存款日記賬未做全面登記,也不拿會計賬和銀行對賬單進行覈對,甚至在發現衛生院資金可能出現問題後,也未及時跟院領導反映,應負直接責任。現任院長對單位財務監管不力,未能及時發現財務管理漏洞,導致張初蕾繼續作案,也應擔負一定領導責任。

  可以想見,這類涉及多人責任的案件,若只追一人之責,很難讓人信服。非但如此,這類做法還可能產生極其不良的社會效應,若出了事只對行爲人追責而不對監管者、制約者追責,那可能會誘使更多的監管者、制約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此背景下,東陽市紀委監委加大問責力度、實行“一案雙查”,在當地引起了極大震動,使很多人反思和慎重對待監管與領導責任問題,也必然會產生良好的社會效應。

  事實上,也只有像該案這樣嚴肅追責——對作案者要依法追責,對失職瀆職者也要追責,才能在“一查到底”的同時,使監管與領導人員在實實在在的責任壓力下有效履行起職責,把財務人員的權力真正關進籠子裏,縱然想利用職務之便進行貪腐,也因爲沒有機會而貪腐不成。

  希望通過該案的“一案雙查”,在對監管失職的追責上樹立起標杆,讓所有涉嫌貪污、挪用公款的案件,都能憑着“一案雙查”一查到底,讓那些監管者切實盡責,而不敢輕易玩忽職守。

  □吳元中(法律工作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