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允許特斯拉停在紫光閣外 發出哪些明確信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0日 17:28   新京報

  原標題:特斯拉亮相紫光閣外,不尋常、不簡單、不突兀

▲圖片來源:中國政府網▲圖片來源:中國政府網

  李克強總理今年的首場外事活動別開生面。

  1月9日下午,李克強總理會見美國特斯拉公司首席執行官馬斯克。雙方進行了融洽的會談,會談進程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次對話是,李克強問馬斯克:“你對中國政府還有什麼期待?”馬斯克答:“我希望能把特斯拉上海工廠打造成全球範例”。

  會談結束後,應馬斯克邀請,李克強參觀了紫光閣外三種型號的特斯拉電動車。

  “電池安裝在哪裏,佔車重多大比例,能否進一步降低?汽車軟件是否自主研發,與製造工廠可以在線連接嗎?”李克強與馬斯克之間的交流,很像工程師之間的業務討論。

  當發現其中一款汽車車門自動打開佔用空間較大時,李克強還提出了建議:“這一設計需要根據中國停車位大小進一步改進。中國市場雖然巨大,但中國城市的土地有限,車位空間普遍緊湊。”

  這樣的場景並不多見。紫光閣是重要的國事活動場所,是國家權力的象徵性符號之一,在人們的印象中,這裏發生的一切都是莊嚴的。

  特斯拉電動車就是一款市場產品,還是美方獨資生產的市場產品,它可以在任何地方馳騁,但通常抵達不了中國重要的外事活動場所。

  能讓特斯拉停在紫光閣外,可以理解爲馬斯克有品牌營銷手段。

  但更重要的是允許特斯拉停在紫光閣外——這發出了比品牌營銷豐富得多的信號。

  一,國事活動中的細節都有哪些含義?

  在重要政治場合、國事活動場合出現品牌形象很常見,但通常推廣的都是本國商品品牌。

  比如派克。美國總統簽署重要文件都用派克,如果簽署的是自己心儀的政策文件,有時候還會隨手把派克筆送給周圍的人。

  冷戰期間簽署《核不擴散條約》這種重要的國際公約時,更是非用派克不可。這時候一支筆就附加了兩種制度、兩種產品製造相互比較的意義了。

  茅臺酒長期是中國國事活動的常客。這其中包含了請對方尊重我們的基因和思維方式的義。

  早期國事活動中,傳統中國製造產品的身影比較多,這是強調中國文化的獨到之處。近年來,又增加了高鐵模型等身影,代表了中國製造水平的進步。

  領導人都願意當國家推銷員。在這方面,中國做得很出色。

  但有時候也會有外國背景出現在重大國事活動的鏡頭中。這時候通常是出於傳達政策意圖的需要。

  人們耳熟能詳的鏡頭是斯諾1970年登上天安門城樓與毛澤東親切交談。兩人交談的照片醒目地刊登在人民日報頭版。

  很久以後美國才反應過來,這張照片蘊含着中國願意與美國交往的含義。

  基辛格後來在回憶錄中說;“他們傳遞過來的信息如此轉彎抹角,以致我們這些粗心大意的西方人完全不瞭解其中真意”。

  另一個著名的鏡頭是1979年鄧小平在美國德州戴上牛仔帽看馬術表演,這一舉動贏得全場歡呼。

  傅高義後來總結說,這一鏡頭“對中國人和美國人都有觸動,它標誌着中美普通人開始相互瞭解。”

  斯諾曾說:“凡是中國領導人公開做的事都是有目的的。”按照這樣的外交傳統推理,特斯拉停在紫光閣外並得到中國總理的點評,就好解讀了。

  二,預示外商獨資也可獲准國民待遇

  允許特斯拉停在紫光閣外並出現在媒體鏡頭裏,這種待遇在中國外事活動裏,通常只有傳統工藝品、“紅色基因”商品和新型國產製造商品才能享受。

  讓外商獨資產品獲得與上述幾類國內產品一樣的待遇,發出的最明確信號就是,外商獨資也可獲准國民待遇。

  去年8月,國務院印發《關於促進外資增長若干措施的通知》,要求從減少外資准入限制、財稅支持政策、完善國家級開發區綜合投資環境、便利人才出入境以及優化營商環境五個方面提出了相關措施。

  11月初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CIIE)以後,中國再次加大了進口開放力度。 

 ▲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圖/新京報網 ▲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圖/新京報網

  去年12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審議的外商投資法草案,最大的亮點之一就是保障內外資企業平等待遇。

  李克強曾表示,擴大對外開放,不僅要說,更要做。政策、法律層面的升級是實實在在的做,讓特斯拉這樣純粹的外來基因產品在國事活動場所亮相,也是實實在在的做,而且有更直觀的傳播效應。

  結合中美貿易談判的背景,特斯拉亮相紫光閣外,還是一種強烈的立場表述:中國不打算靠貿易壁壘獲益。

  三,優化營商環境需要特斯拉的鮎魚效應

  特斯拉獲得這麼高的待遇,難免有人會問:國產新能源車會不會被擠壓?

  決策層要傳達的意思很清晰:對外,不打算靠貿易壁壘獲益,對內也一樣,國產新能源車行業發展,不能靠人扶着走。池子裏必須放鮎魚。

  特斯拉就是這樣的鮎魚。生產線組裝靠模塊搭建,汽車製造生產線這麼麻煩的事,大約一年就能裝一條大的;汽車設計理念也頗爲先進。國產車行業有許多可以學習借鑑的地方。

  當然特斯拉也時不時出一些事故,在華爾街也評價各異。但這正是國產車的機會。而且,華爾街用股票指數作大棒雖然毀了不止一家偉大的公司,但夠不着中國新能源車行業。即使一時競爭不過,在下游也有許多新機會。

  短期看特斯拉得利多,長遠看國產行業和上海獲利多。只是獲利的算法不同。

  允許特斯拉停在紫光閣外,最大的看點不是特斯拉被推廣了,而是中國擴大對外開放的態度、對外資平等相待的政策取向被推廣了。

  這也是這場別開生面的外事活動傳遞出來的主要信息。

  □徐立凡(專欄作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