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他被A級通緝吃20片安眠藥自殺未成 藥過期失效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08日 02:54   新京報

  原標題:被A級通緝,他吃20片安眠藥自殺未成,藥過期失效了

  11月7日出版的《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了西南林業大學原校長蔣兆崗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披露了蔣兆崗的貪腐行爲和“落跑”細節。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注意到,蔣兆崗創造了一個“記錄”,他是首個應監委要求,上了A級通緝令的官員。

  今年5月9日,雲南省監委決定對蔣兆崗進行監察調查。得知消息後,蔣兆崗開始逃亡。

  5月11日,根據雲南省監察委員會決定,雲南省公安廳發佈A級通緝令,對蔣兆崗進行通緝。《中國紀檢監察報》稱:這是省級監察委員會成立以來全國首例應監委要求發出的通緝令。

  A級通緝令發出的第20天,5月30日,蔣兆崗在昆明市的藏匿點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雲南省監委對其採取留置措施。

  逃亡細節:吃下20片安眠藥車庫裏昏睡兩天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注意到,這場逃亡,蔣兆崗醞釀已久。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2017年,雲南省紀委根據相關問題線索,對蔣兆崗進行組織談話。蔣兆崗明顯感覺到組織的視線正向其聚焦,生怕違紀問題暴露的他,越來越忐忑不安,開始一步步實施自認爲天衣無縫的計劃。

  他一方面安排情人龔某到新加坡避風頭、悄悄退回受賄的部分財物;一方面隱瞞個人財產的申報,向組織推諉、隱瞞、否定相關情況和問題;另一方面,採取了找關係幫忙說情、向上級領導虛假彙報談心的欺騙方式,企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矇混過關。

  他還將手伸向了紀檢監察機關,通過工作關係認識了省紀委幹部黃某(另案處理),通過吃吃喝喝、幫助解決黃某請託,與黃某的關係越走越近。黃某充當起蔣兆崗的“內線”,進而爲其“兩肋插刀”、通風報信。

  得知自己被調查後,蔣兆崗一方面四處奔走,企圖通過疏通關係爲自己開脫;另一方面,他授意妻子以朋友名義,在昆明市區購買了一套公寓,準備出事時藏身用。

  5月3日,蔣兆崗在得知省紀委對他的審查還在繼續時,下決心要躲藏起來。5月5日到5月7日,到安寧市躲了2天,後來得知自己暫時安全,又返回了家中。

  5月9日,正在參加學校活動的蔣兆崗,打聽到省監委將對他採取留置措施後,表面上假裝鎮定,堅持參加完活動,回到家後,他換了衣服,並把曾經與外界聯繫過的一部手機燒燬,當天中午便藏匿在自家車庫中。

  “我在車庫內吃下了20片安眠藥,可能因爲放的時間長了,安眠藥失效了,昏睡了兩天後,我又醒了過來。”在自家車庫中昏睡了兩天後,蔣兆崗在妻子的協助下,轉移到事先準備好的公寓中。

  公寓裏只有簡單的生活必需品,沒有書籍、雜誌,沒有電視機、收音機,爲了打發時間,蔣兆崗把一份家電的使用說明書讀了一遍又一遍,“在煎熬中度過的20天,那是非人的生活,怕被抓到,有點動靜就緊張,很絕望;感覺有一個魔鬼般的聲音在時刻呼喚:了結自己的生命,擺脫目前的狀態。”“我滴血的教訓是:千萬不要相信所謂朋友各種信誓旦旦的豪言壯語;千萬不要被所謂朋友各種感謝、略表寸心的虛情假意和行爲打動。”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注意到,中央紀委國際合作局副處長周雷接受央視採訪時透露:蔣兆崗被抓獲時很平靜,在整個追逃追贓過程中,蔣兆崗應該也知道自己無路可逃,也知道自己會有被抓獲的這一刻。

  貪腐細節:“到頭來,自己反而比曹建方還腐化”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注意到,蔣兆崗落網以來,其與雲南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長曹建方的關係備受關注。

  曹建方已於2015年,因嚴重違紀,受到開除黨籍處分,降爲副處級非領導職務。他於2008年1月任雲南省副省長,幾個月後,蔣兆崗調任雲南省政府副祕書長。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蔣兆崗任雲南省政府副祕書長時,對口服務時任副省長曹建方及其所分管、聯繫、服務的部門、企業、事業單位和相關工作。

  據報道:自擔任雲南省政府副祕書長開始,蔣兆崗一方面千方百計攀附曹建方,在曹的“關心”下,2011年被提拔爲正廳級領導幹部,擔任省農村信用社黨委書記後,甘願成爲曹建方謀取私利的工具,爲其充當“馬前卒”“急先鋒”“利益代言人”,在工程建設承攬、幹部任用、職工招錄等事項上對曹建方唯命是從。

  另一方面,蔣兆崗安插親屬、親信進入省農信社各個重要部門和崗位任職,方便其獲取和輸送利益,使省農信社成爲了窩案頻發的腐敗溫牀。

  2010年初,蔣兆崗聚餐時認識了未婚女性龔某,兩人迅速發展爲情人關係。爲了滿足包養情人的需要,蔣兆崗四處斂財。同時,爲掩人耳目,他想讓龔某出境“躲風頭”,跟利益輸送人閆某說想在新加坡買房。

  閆某遂爲其在新加坡購置價值300多萬新加坡元的房產,由其情婦龔某居住;蔣兆崗先後多次爲閆某在承攬工程、貸款、出售辦公樓等方面提供幫助。

  《中國紀檢監察報》描述說,此後,蔣兆崗如一臺斂財的機器,瘋狂攫取財富:爲某公司總經理何某提供貸款幫助,收受何某購買的價值250萬元的農信社股金250萬股;爲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某承攬省農信社“智慧農信”項目提供幫助,收受李某財物價值共計55萬餘元、美元3萬元;爲某大學職工姚某在貸款業務等方面提供幫助,收受姚某現金30萬元……

  同時,蔣兆崗還賣官鬻爵:收受下屬姜某現金6.5萬元、黃金500克,塗某某現金5.5萬元,胡某某現金4.5萬元,施某某現金4.6萬元、美元5000元,唐某某所送銀行卡30萬元,李某某所送13萬元……

  幾年間,蔣兆崗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在辦理貸款、企業融資、承攬工程項目、幹部提拔調整等方面爲他人提供幫助、謀取利益,大肆收受他人賄賂,摺合人民幣共計2750餘萬元。

  蔣兆崗自述:“爲了攀附曹建方,甘當他的‘馬前卒’,對他授意的事,就不顧一切地去做。自認爲與他相比,自己是小問題,不算什麼……好的沒學到手,壞的慢慢被薰陶了,到頭來,自己反而比他還腐化。”

  蔣兆崗1964年出生在雲南省元江縣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據報道,他和弟弟分別是元江縣1982年和1986年高考文科狀元。

  “上學時吃過苦,考過文科狀元,家鄉人民誇讚,對我寄予厚望。如今我違法犯罪,曾經是家鄉的榮耀,現在變成了恥辱。”蔣兆崗說,“我的家鄉元江盛產芒果,但芒果不是年年喜獲豐收。好的年份花多果多,差的年份花多果少,而有的芒果樹只開花不結果。這種不結果的芒果樹被老鄉戲稱爲‘空喜樹’,就是可看卻無果的樹。如今的我就像‘空喜樹’,風光一時,最終卻給家鄉丟了臉。”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撰稿/王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