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薩金特:貿易戰無贏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1日 04:07   新京報

  原標題:獨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薩金特:貿易戰無贏家

  7月11日,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就美方公佈擬對我2000億美元輸美產品加徵關稅清單發表談話。發言人稱,美方以加速升級的方式公佈徵稅清單,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我們對此表示嚴正抗議。中方對美方的行爲感到震驚,爲了維護國家核心利益和人民根本利益,中國政府將一如既往,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制。

  中美雙方貿易戰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如何看待美國發起貿易戰的行爲?這將對兩國乃至全球經濟產生怎樣的影響?中國應該如何迴應?

  新京報記者獨家採訪了201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薩金特數量經濟與金融研究所所長Thomas Sargent(托馬斯。薩金特),以及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學院教授Steve Tadelis(史蒂文·泰迪里斯)。

  Thomas Sargent認爲貿易戰會傷害到每個國家的多數人。如果最終貿易戰確實發生了,將會降低全球範圍內的資源分配效率。最大的失敗者將是那些強加最多關稅和貿易壁壘的國家。

  而Steve Tadelis則稱,川普的做法是貿易保護主義。中國應當予以回擊,川普政府必須從貿易戰中付出代價,纔可以明白基本的經濟學原理。自由貿易纔是爲大多數人創造長期增長和繁榮的最有效方式。

  201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薩金特數量經濟與金融研究所所長Thomas Sargent(托馬斯。薩金特)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學院教授Steve Tadelis(史蒂文·泰迪里斯)

  新京報記者 顧志娟 實習生 楊璐萍

  新京報:你認爲貿易戰將對中美兩國產生什麼影響?

  Thomas Sargent:整體上來看,沒有哪個國家能贏得一場貿易戰。關稅和貿易壁壘是將資源從一國轉移到另一國的低效方式。美國最近對從歐盟、加拿大、墨西哥等部分國家進口的鋼鐵產品加徵關稅,儘管這一措施可能幫助了一小部分美國的鋼鐵工人和生產商,但對於那些使用鋼鐵作爲原材料生產產品的美國工人和公司來說,他們的利益遭受了很大的損害。並且,加徵關稅措施將會產生一連串的後續效應。美國對外國產品加徵關稅的初衷可能是保護美國公司免受外國競爭的影響,但這也往往會使美國公司變得效率低下。

  因此,貿易戰會傷害到每個國家的多數人。每個國家可能都會有“贏家”,但總會有更多的“失敗者”。

  Steve Tadelis:一些美國國內企業會受益於此,因爲美國對進口的國外產品加徵關稅,削弱了國外產品競爭,並且在這些加稅的產業市場細分程度更高。但這也意味着,美國消費者將面臨更高的進口商品價格。同樣,依靠購買這些進口產品在國內進行再生產的的美國企業將面臨更高的成本。所以,除了一小部分受保護的行業是“贏家”,大多數人將遭受損害。

  新京報:美國發起加徵關稅措施不僅是針對中國,此前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宣佈對從歐盟、墨西哥和加拿大進口的鋼鐵和鋁徵收關稅。你對美國的行爲怎麼看,這是否是貿易保護主義?

  Thomas Sargent:我是一個樂觀主義者。我希望美國的這些行動僅僅是一種威脅措施,美國試圖以此讓其他國家降低關稅和消除關稅貿易壁壘,並採取措施提高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此前美國也有過類似的舉動,經濟學家、歷史學家Douglas Irwin在《貿易的衝突》這本書中描述,1945年以來,美國曾暫時對不同國家(如德國、韓國、日本)強徵關稅和其他貿易壁壘措施,作爲談判手段的一部分。當其他國家降低關稅或解除貿易壁壘時,美國迅速取消了關稅和其他措施。我希望,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只是此前美國在貿易談判中所使用的戰略的一個演變版本。

  Steve Tadelis:在我看來確實像是貿易保護主義。川普這麼做,是源自於他的政治主張和他在競選過程中所做的承諾。他的大部分行動都顯示出,他的首要關切就是實現競選承諾,以保持民意基礎的穩固。但問題是,對外發起加徵關稅措施只有一小部分選民會受益,大部分選民的利益將會受到損害。

  新京報:你認爲中國以及其他國家應如何迴應美國的行爲?

  Steve Tadelis:回擊。川普政府必須從貿易戰中付出代價,纔可以明白基本的經濟學原理。自由貿易纔是爲大多數人創造長期增長和繁榮的最有效方式。

  新京報:你認爲這場貿易戰的最終結果將會是什麼?

  Thomas Sargent:我希望,最終在雙方談判結束後,不會有一場實際上的貿易戰發生,只是一場威脅的貿易戰。如果最終貿易戰確實發生了,將會降低全球範圍內的資源分配效率。最大的失敗者將是那些強加最多關稅和貿易壁壘的國家。

  全球化的趨勢不可阻擋,不僅是出於商業的需求, 通訊技術的快速發展,也使得跨國貿易成本更低,利潤更高。貿易註定是要跨越國界的。

  Steve Tadelis:只有上帝知道。川普是不可預測的,他在大多數治理領域都沒有聽取專家的意見。我希望中國以一種更理性的方式進行回擊,使美國付出一定代價,這會使得美國國會、尤其是共和黨議員,對川普施加壓力。

  幾十年來,美國及其衆多貿易伙伴已經表現得越來越慎重、越來越理性。我的希望是,現在只是暫時的偏離。我相當樂觀地認爲,形勢會恢復理性,但這需要幾周還是幾個月的時間,將會是一個很大的謎團。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