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曾光談新冠疫情:現在只有中國有條件清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2日 09:2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曾光稱現在只有中國有條件清零

  來源:財經網微博

  “今年秋冬季挑戰很嚴峻,非常擔心抗擊新冠疫情取得的第一戰勝利,可能由於流感而影響第二戰成敗。”7月12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病中心流行病學原首席科學家曾光在由《財經》雜誌、《財經智庫》聯合主辦的“財經前沿:如何防控秋冬疫情”論壇上表示。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病中心流行病學原首席科學家曾光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病中心流行病學原首席科學家曾光

  曾光直言,從流感疫苗接種方面來看,中國接種率僅爲2%,中國流感抗擊是軟肋,如果不重視,將影響新冠疫情發展。中國在公共衛生和百姓認識方面應該有所提高,特別對疫苗接種的認識問題。同時,流感與新冠傳播途徑相似,防控手段也應該相似,如果圍堵新冠的做法延續到流感,也將會起作用。

  在新冠疫情抗擊方面,他強調,“清零是必須的!”,因爲清零最有效率,比不清零付出的代價要低的多。

  他將新冠病毒肺炎鬥爭取得階段性勝利,即3月全國進入最後一例臨牀病例報告定義爲“新常態”的開始,後續吉林市、北京市發生新冠疫情傳播,也都屬於新常態。而“新常態”將延續多長時間,曾光認爲,這將由世界大環境決定。

  值得關注的是,“新常態”帶來很多新挑戰。曾光稱,不能爲清零採取過分措施。從目前來看,面對疫情傳播,處理得一次比一次好。

  以下爲部分發言實錄:

  主持人:曾光老師對國際的情況也比較瞭解,您看在國際方面有沒有要補充的?另外,您昨天提出了中國進入了新常態,您怎麼看待這個新常態?與過去有什麼不同和特點?

  曾光:很高興利用這個場合和各位專家進行交流,和網友朋友們進行溝通。張主編給我提的這個問題,一個是對國際的看法,一個是對中國新常態的看法,我覺得這兩個問題都很重要。

  首先,新常態。新常態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什麼叫新常態?在國內還沒有一個明確定義,只有中國在談新常態,這說明是中國的特點,新常態就是從清零開始,沒有到清零的角度,談新常態可能和中國的新常態是有區別的。

  新冠病毒肺炎鬥爭取得階段性勝利,具體時間從全國進入3月報告最後一例臨牀病例的新常態開始,以後發生的事都是新常態,包括後續吉林市、北京市發生的情況,這都屬於新常態,再出現這些情況是不奇怪的,這樣的事還可能再發生。

  回到你剛才說的第一個問題,對國際疫情的看法。對國際疫情的看法必須和中國比較,爲什麼?中國取得階段性勝利不意味着中國過去公共衛生很強,而且我們一直向歐美國家學習,最典型的是流行病學項目。

  爲什麼這次“學生”取得階段性勝利,“老師”可能是沒有及格的學生,還要留級。爲什麼出現這樣的情況呢?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過去像這樣的疫情應對,我把它稱作舉國應對,舉國應對對西方世界來講,上一次應對是1818到1919年,在以後的傳染病都是通過公共衛生部門、通過系統研究、通過臨牀,頂多有些社會宣傳,社會介入,不需要國家的元首跑到前臺指揮。

  對中國來講,我們這次應戰新冠,是中國17年以來第三次,第一次是非典,其他國家不會舉國應對,就是公共衛生系統,因爲病例比較少,最典型的是中國,我們確實是舉國應對。因爲我是經歷過來的人,從廣東會戰,北京會戰,我們有很多教訓,我們的教訓在應對非典的過程中積累了經驗。

  這個經驗首先是聯防聯控,在之前沒有,典型的是北京成立聯防聯控指揮部,當時我是首席顧問,天天和決策者對話。另外,專家直接跟國家領導人對話,這是一個經驗,無論在廣東還是北京,還有到中南海做講座,都和中央一把手溝通。我們還有一些措施,但有一點遺憾是非典有些經驗一開始沒有采納,比如我們已經建立了經驗,所有的密切接觸者發現以後要集中隔離,湖北大部分是居家的,效果不好。我們是直接進入戰時狀態的,可是在武漢沒有。這些說明我們過去有些經驗沒有直接採納,當然我們糾正的是比較快的。

  我們取得階段性勝利的一些經驗和教訓必須總結,我們做的幾點非常好:

  第一,《疫情防治法》1月2日提的建議,當天就採納。這表示我們尊重生命權和健康權,這一點做的是非常好的。

  第二,英美國家很多試劑無論是準確性,包括覈算檢測,還是技術可能比我們領先,但是我們抓住了一個更重要的東西,就是下手早,早隔離,早治療。我們和西方國家很大的差別在哪兒?我們既要解決醫療擠兌的問題,更重要的一點,我們對所有的密切接觸者進行隔離,這是中國很大的優點。往往我們比對的時候忘了這一點,國內好多媒體報道也容易忽略這一點,過多強調的都是中西醫結合,可是我作爲流行病學專家認爲這一點是中國區別於其他國家很大的一點,我們中國做的堅決。

  階段性勝利有個零的問題,爲什麼要清零呢?現在看起來,只有中國現在有條件這麼做,而且清零是最有效率的,比不清零要付出的代價低的多,新常態給了我們很多新挑戰,比如北京這次疫情的發生,從黑龍江疫情到北京疫情,我們一次比一次處理的好。

  很大的挑戰是今年秋冬季,我認爲是很嚴峻的,非常擔心我們新冠取得了階段性勝利,如果不重視,有可能第一戰打勝,第二戰打敗,原因在哪裏?就是流感,因爲中國的流感是軟肋,中國的疫苗接種率才2%,而且今年疫苗三型都變了。我也跟一些院士共同向國家有關部門提出建議,流感疫苗接種的問題。

  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看到,流感和新冠傳播途徑是相似的,防控手段也應該是相似的,如果圍堵新冠的做法延續到流感,我想也是起作用的,到底怎麼樣,還得實戰說明。我也希望藉此機會,以後中國對公共衛生老百姓的認識要提高,特別是疫苗接種的問題,應該認識到它的風險,不能盲目樂觀。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曾老師,大家不知道,曾老師在中國疾控中心擔任首席科學家19年,從2000年到2019年,武漢的封城最早提出來的是曾老師。曾老師,您還是比較贊同我們這種體制性的抗疫,但您曾經說過,我們的衛生體系還是短板,雖然我們的體制上全民抗疫了,但是醫療體系上是有短板的,您具體怎麼看醫療體系上的短板?

  曾光:醫療體系這次做的相當不錯,我們談短板和長板,日常和戰時是不一樣的。比如我們的疾控隊伍,有很多地方大學畢業生,如北醫、上醫公共衛生學院的人,是我們主要疾控系統的後備軍,現在不來了,來的只有2%,90%都到別的系統去了,做醫藥代表或者到醫院做管理了,已經這麼嚴重了。

  我們的臨牀醫院也有問題,比如兒科、傳染科,我們的急救醫療也不夠,一旦國家有難的時間,忘掉自己的困難,這是中國醫療和公共衛生的特點。臨牀要加強哪兒呢?應該加強對臨牀公共衛生的意識,因爲他們要清楚他們是公共衛生的重要組成部分,醫學專家訓練時應該加強公共衛生訓練。臨牀大夫還有一個問題,應該是健康教育的主力軍,不但在電視上宣傳教育,對病人治療的時候,每一個臨牀大夫都應該把這個觀念向病人輸送。另外,這兩支隊伍怎麼密切結合,互相學習,互相攜手。

  主持人:您剛才比較讚賞清零的思路,但是您曾經也講過,看疾病定位是不能光看致死率和傳播率,要綜合考慮疾病的防治對人們正常生活和工作的關係,您強調的是一個綜合的東西。現在在清零的思維上,比如北京,從三級升到二級,最初肯定是必要的,這種平衡您覺得最關鍵點在哪兒?

  曾光:關鍵是要積累經驗,清零是必須的。

  主持人:如果做不到清零呢?

  曾光:在北京百分之九十九點幾以上的都是易感,有一個病例就有可能傳開,不清零行嗎。另外,新常態延續多長時間是由世界大環境決定的,不是由我們決定的,中國要保持多長時間,一定要清醒的。我講的也是對的,爲什麼?你不能爲清零採取過分的措施,現在北京也是在不斷校正,這次北京做到了,以街道辦事處爲單位確定高中低風險,現在在縮小範圍,以小區、以樓道爲單位,還可以探索,花費比較少,擴大面積了對復工復產影響大,關鍵是對流行病學的信心,大家共同探討,更好應對,這是我們在新常態需要探索的內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