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位武漢醫生的自述:我們是如何提取患者核酸檢測樣本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20日 05:2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一位武漢醫生的自述:我們是如何提取患者核酸檢測樣本的

  來源:北京青年報

  段朝野是來自武漢大學人民醫院的一名眼科醫生。去年剛畢業參加工作的他,便迎來一場考驗——到一線參與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是重症患者集中收治定點醫院。在重症病房查房時,段朝野和其他醫生還承擔起了提取核酸檢測標本的工作。最多的時候,段朝野在一天內提取了31個核酸標本。

  作爲一名剛入職不久的醫生,段朝野說,他只是覺得自己在做分內的工作。儘管有被感染的風險,但這些都是一名醫生應做的本職工作。

  以下是醫生段朝野的自述:

  醫生在查房時也要承擔採樣工作

  我是去年剛入職的員工。按要求,新入職的員工要在各個科室輪崗,我之前是在醫療部輪崗。在疫情嚴重後,我報名參加了應急救援隊。年後,醫院東院區被定爲收治重症患者的定點醫院,我和同事們就調到這邊來工作。

  採樣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以前是由護理人員去採。那個時候病例比較少,可能一個病區裏面需要採樣的都在門診採過了,病房裏需要採樣的很少。現在醫院內很多患者都是從外院轉過來的,轉入重症病房以後,我們要複查一次,所以標本提取量就很大。一個病區有三四十個人,每次進入病房的護理同事只有兩個。她們既要打針,又要幹別的事情,忙不過來,所以這個工作就交給我們醫生來做。

  我們每天安排兩名主班醫生進病房區查房同時採樣。查房時,要把患者的生命體徵、基本情況拍照。一般需要半天時間,採樣少的話也就是一上午,如果碰到採樣多的情況,可能要待到下午兩三點鐘。

  一般情況下,新來的患者第二天就要採樣。如果患者病情出現變化,比如有好轉或者惡化,我們也要來採樣。對於要出院的患者,我們也要連續採兩次,中間間隔一天,兩次都是陰性才能出院。

  採樣確實是有風險,也有護士在採樣時中招。在此前物資不是很充足的情況下,面屏都很少,很多護士只是多戴幾層口罩,戴個護目鏡進行採樣,很容易導致感染,現在情況好多了。

  從口咽部採樣到鼻咽部採樣

  我第一次採樣的時候,是跟着重慶來支援的一個教授一起,他先給我做了個示範。其實,那時候我也有點兒怕,但想着教授都在做,難道自己還怕嗎?教授也給我講了一些注意事項,加上我們之前培訓的內容,後面我來做就沒有太大問題。

  隨着疫情的發展,採樣的過程也在不斷優化。以前是從口咽部取樣,患者要把嘴巴張大,就像平時檢查嗓子一樣。但在嘴巴張開的時候,患者呼吸道里的病毒有可能隨着呼吸呼出,非常容易導致醫護人員感染。而現在改爲鼻咽部採樣,從理論上來說感染的機率會低一些。

  在取樣本的時候,患者會有點兒難受。因爲要刷下一點上皮細胞,這樣檢測才能準確,有的時候患者不配合,稍微一動,可能黏膜會有破損,導致微量出血,會影響到檢測結果。

  我們現在也在試圖看能不能從患者的結膜取樣來檢測,這樣可以減輕患者的痛苦,醫生暴露的風險也相對少一些。現在也僅僅是一個設想,可能後期會看是否可行。

  最多時我一天採樣31次

  我們病區剛轉爲重症病房的時候,曾經一個晚上收了16名患者,都是從武漢其他醫院轉過來的重症、危重症的患者,這些患者第二天就要全部採集完。我採集最多的一次,一天內從兩個病區採集了31個核酸標本。

  因爲我們要近距離接觸患者,所以還是要做好防護。我們有時候穿的防護服沒有防噴濺功能,有水或是血液噴濺上去會滲進去,所以一般情況下,我們會在外面再穿一層隔離衣。

  穿上這些後,因爲不透氣,自己裏面穿的衣服沒多久就會溼透。進到病房後還要跟患者溝通,要安慰他們。爲了鼓勵心理壓力大的患者,可能會跟患者多說一會兒話,整個人就會感覺氣短。

  爲防止感染,其實更重要的還是在脫防護服的時候要非常謹慎。我們從病房出來會有緩衝間,就是脫防護服的地方,有專門的護士在緩衝間盯着,看哪裏做得不到位立刻就會提示,都是在儘量減少感染的可能。

  查房同時要安慰患者

  除了採樣之外,我們在查房時做的最多的還要對患者進行安慰和心理疏導。很多患者,尤其是重症,或是年齡比較大的,他們心理壓力都很大。有一個患者是90多歲的老人,住進來的時候屬於重症,且拒絕任何治療。

  後來我就給他家屬打電話說,請家屬幫助勸導老人。因爲其家屬也在隔離中,只能寫封信託人帶過來,老人看了之後變化不大。我們就每天花大量的時間陪着他,現在老人還在醫院救治中。

  還有一些患者很焦慮,會問十萬個爲什麼,對於他們的問題我們都要耐心解答,然後安慰他們不要太焦慮。其實一般像這樣的患者,反而病情是比較輕的,精力很充沛,說話也是中氣十足的。對於不同的患者,都是用不同的方法。

  儘管有風險 但是都是醫生的本職工作

  我老家在河南,不在武漢。疫情嚴重後,父母就比較擔心我的安全。在各地醫療救援隊支援前,都是靠武漢自己的幾家醫院醫生在堅持,我們不能不站出來。和呼吸相關的知識以前也學過,我覺得經過培訓以後,有規範的防護應該還好,不至於很容易感染。而且妻子挺支持我的,她也在衛生系統工作。我上了一線,之前沒告訴父母,但是父母每天會打視頻電話,有一次我在病房裏面就露餡兒了。現在在一線工作這麼長時間,他們也不會說什麼,只是說做好防護,注意消毒。

  其實,現在各個醫療隊過來支援以後,我們工作壓力要比之前小很多。現在我們有輪班,之前真的是有將近一個月都沒有休息過。

  在參與抗擊疫情工作後,我覺得在呼吸方面的專業知識也要多瞭解一些。我性格是比較沒心沒肺的那種,但既然選擇了這個職業,這些就是要做的事。風險肯定是有的,什麼工作都有風險,但是作爲醫生,這就是我的本職工作。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郭琳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