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次改變了中國的疫情 最好的結果和最糟的可能!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27日 15:36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這次改變了中國的疫情,最好的結果和最糟的可能!

  來源:牛彈琴

  (一)

  突如其來的疫情,徹底改變了我們的這個春節,也改變了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

  回到故鄉,只是換了個地方工作。最新的消息,故鄉小城周圍的高速公路都封了,哪怕你想趕回北京,暫時也不大可能了。當然,領導也說了,在哪呆着,你都不能耽誤幹活。

  每個人的心情都很凝重,這個中國年過得可能史無前例的悲壯。

  一道道命令在不斷髮出,全國都緊急動員起來,當然,不是要求大家趕緊上班,而是要求大家呆着,別動,別出門,這就是對社會做貢獻。

  那麼,最糟的可能,最好的結果,都是什麼呢?

  最糟的結果,我們其實都不願去細想,都知道很殘酷,不然不會全國動員到這種地步,寧可作出這麼大的犧牲。

  經濟學上的損失就不多說了,主要談生命。畢竟,人在,家在,希望就在。

  但肯定有很多悲劇。按照最新的統計,已經有80多個死亡案例。

  要知道,這還是在武漢封城、全國緊急動員之下,考慮到目前的醫療技術水平和進步,還有這麼多的死亡!

  我們可以推想一下,如果我們稀裏糊塗什麼都不做,那會是怎麼樣的結果?

  那意味着,不可能只有幾千或幾萬人的感染,甚至都不可能幾十萬幾百萬,那意味着可能是一場民族的災難,甚至是世界性的危機。

  歷史有過太多的教訓。比如,在西方,人們對1348年和1918年,都有一種天然的恐懼心理。

  1348年,是黑死病(1347-1353年)的高峯之年,這場鼠疫引發的瘟疫,預估造成全球死亡人數7000多萬,歐洲三分之一的人數死亡。這都是預估,不同口徑不同的結果,但都是天文數據。

  1918年,是歷史上最兇猛流感的大爆發之年,這場流感又被稱爲西班牙大流感,按照估算,導致2500萬-4000萬人死亡(當時世界人口約17億人);其全球平均致死率約爲2.5%-5%,遠遠高於一般流感的0.1%。

  當然,這麼大的慘劇,也是有原因的:

  1,缺乏足夠的醫學知識和藥物,簡單的抗生素都不具備。

  2,公共衛生體系也不健全,也無法做到真正有效的隔離。

  3,別忘了,1918年還是戰爭之年,戰亂時期更非和平時期可比。

  有些病毒可能更致命,但畢竟科學在進步,組織能力在提高,悲劇仍然是悲劇,但最終沒有演變成人類災難性慘劇。

  比如,2003年,中國爆發“非典型肺炎”SARS。17年前的恐懼,相信我們很多人都永遠無法忘記;只是沒想到,17年後又來類似的新記憶。那次悲劇,在全球造成900多人死亡。

  2012年,中東爆發“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造成400多人死亡。中國人可能沒有直接的恐懼感,那是因爲患者迅速被隔離了,其實這是非常可怕的病毒傳播,死亡率超過30%,大大高於SARS。

  按照一些科學家的分析,這次新冠肺炎,毒性比SARS低,傳播性比SARS強(也有說弱的),我們都預估得更嚴重一些,如果和SARS一樣,甚至都更強,那肯定的,我們會付出相當慘重的代價,一個不小的死亡數據。

  這是糟糕的結果。當然,最最糟的結果,就是我們什麼都不做,武漢不封城,小湯山式醫院也不建設,全國人民新年該幹啥就幹啥,那結果肯定不堪設想。如果一定要問後果,看看西班牙大流感吧。

  當然,這種最糟的結果,可能性存在,但絕對不會成爲現實。畢竟,我們現在是2020,不是1918;我們是現代的中國,不是當年的西班牙和歐洲。

  (二)

  最好的結果呢?

  按照上海市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張文宏教授的分析,樂觀的結果,在2周內,所有已發病或者即將發病的患者,將會順利進入醫療點救治;經過2-4周治療,大部分患者將被治癒。這樣的話,2個月內結束武漢戰役不是一場夢。

  很多人有點不大相信,畢竟現在大家都處於高度恐懼中,兩個月後就能告捷了?

  但我覺得,可能性也是存在的。當然也有前提:

  1,全國醫療機構馳援武漢;

  2,隔離以最堅決態度推進;

  3,不斷總結出新的有效治療手段……

  坦率地說,我們前期確實有不足的地方,所以導致了這樣全國人民很焦慮的新年;但中國有中國獨特的制度優勢,這種強力舉措,一般國家即使想做,也真未必能做到。

  按照17年前的經驗,隨着“小湯山模式”醫院建立,大量患者會得到救治;隔離產生成效,發病例大幅降低;而且,如果今年天氣回溫快,那兩個月內,形勢確實會發生重大變化。

  我們目前的做法,確實是朝着最好的結果在努力。

  這需要天時,也需要地利,更需要人和。

  還是古人說的那句話: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最根本最關鍵的,還是看我們怎麼做。

  人在做,天在看!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打分的問題,人民會打分,歷史會打分。

  所以,當下最關鍵的,

  一是防控,必須防控疫情擴散,哪怕付出重大經濟代價,也在所不惜;

  二是救治,集中救治患者,以現代科學和智慧,應該會有不錯的結果;

  三是期待,期待老天也幫忙,2020年的夏天,快一點到吧。

  最終,兩個月後,春暖花開,情況逆轉,大家終於舒了一口氣。

  這是一場危機,危機危機,如果一定要盤點帶來的其他方面:

  我們更清楚治理能力的重要性,國家現代化,確實治理能力要現代化;大家宅在家中,更清楚工作也是一種權利,更摸清了自己的各種家底,更有積極工作的熱情;或許還會有一波嬰兒潮,對老齡化的中國來說不是壞事……

  但哪怕是最好的結果,我們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教訓深刻啊。

  1000多年前,杜牧在《阿房宮賦》中感嘆: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最可怕的不是悲劇,最可怕的是悲劇過後我們忘了悲劇!於是悲劇復悲劇,悲劇何其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