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首次曝光 秦光榮1600平“秦家大院”(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2日 06:1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首次曝光!秦光榮1600平“秦家大院”、王曉光610平辦公室、袁仁國黃金“仁國鼎”

  來源:北京青年報

  1月12日,五集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第一集《擘畫藍圖》在央視播出, 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看了專題片,許多內容都是首次曝光。

  2017年1月19日,山西省監察委員會正式掛牌,這是第一個正式掛牌的省級監委。

  專題片從山西省紀委監委查辦的留置第一案山西煤炭進出口集團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郭海案說起,談到監察法出臺後首名被查的中管幹部貴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長王曉光,以及茅臺集團原總經理袁仁國、監察體制改革之後第一個主動投案的中管幹部河北省政協原副主席艾文禮、監察體制改革後第一個投案的原省部級一把手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

  王曉光與他人約好暗號接頭密談

  國家監察委員會掛牌不到10天,貴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長王曉光被採取留置措施,他成爲監察法出臺後首名被查的中管幹部。

  王曉光說:“那時候已經免了我的常委,已經免職了,我就知道已經正式啓動調查了。我就跟他們說,怎麼來回答組織的調查,這個是有串供的行爲。”

  暗號、接頭、密談,這種影視劇裏的情節,在王曉光身上真實發生了。

  王曉光:“我就跟他們講,約好每個禮拜,週二或者是週三,我們在幾點鐘在公園裏面見面,就是走路嘛,以這種散步的形式在一起碰一碰。如果有什麼變化我就會給他們發短信,改地點、改時間。買的一個號,這樣的話就是來家、到公園、到球館,說了一個就是家、球、園三個字。”

  王曉光還着手轉移和銷燬贓物。被留置後,在他家中發現有一間房子堆滿了茅臺酒,數量達四千多瓶。而事實上,在聽到風聲後,王曉光已經處理掉了一批價格最貴的年份酒。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法規室副主任夏曉東:“王曉光把這些已經倒到罈子裏的年份酒又分批倒入了自己家裏的下水道。看到他彎着腰在衛生間裏倒這些酒,他的妻子感嘆,扔也扔不掉,喝也喝不了,送也送不完,倒也倒不盡,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王曉光也有其他多種違紀問題。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第十監督檢查室副主任王衡介紹:“王曉光調任遵義的書記之後,他就自己設計了圖紙,整個的一層給他進行了裝修,辦公的地方,也有客廳、臥室、廚房、衣帽間,還有健身房等等吧,總共有15間房子,有610多平方米,花了160多萬元。”

△王曉光辦公室△王曉光辦公室

  經銷商爲討好袁仁國送“仁國鼎”

  夏曉東介紹,2009年茅臺酒價格一路高漲,非常緊俏,王曉光也動了借酒生財的這個念頭,他通過時任茅臺集團總經理袁仁國等人先後爲家人和他的親屬獲取了4家茅臺酒特許專賣店經營權。

  7年來,4家專賣店共獲得131.48噸的茅臺酒定額指標,獲利4000多萬元。此外,王曉光還假借61家單位名義,找袁仁國又批得不少額外指標倒賣獲利。

△袁仁國△袁仁國

  袁仁國每年預留了一定量的酒,就是計劃外批酒。他一方面把茅臺經營權作爲搞政治攀附、撈政治資本的工具,違規爲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貴州省原副省長王曉光等人及其親屬辦理茅臺酒經營權並增加配額指標。

  另一方面也大肆謀取私利。自2004年以來,僅袁仁國妻子和兒女違規經營茅臺酒就獲利2.3億餘元。

  一大批經銷商、供應商千方百計和袁仁國拉關係、搭人脈,大搞利益輸送,袁仁國辦公室外的走廊,曾經每天門庭若市。

  貴州省紀委監委專案組工作人員劉勃介紹,有個經銷商爲了討好袁仁國,他送給袁仁國一個定製的5公斤的金鼎,然後上面還刻了一句詩,這句詩是清朝貴州的一個詩人寫的,裏面有一句就是“酒冠黔人國”,當然這裏面的“人”是人民的人,但是給他做金鼎的,把這個“人”就換成了袁仁國的後面兩個字,“酒冠黔仁國”,袁仁國的“仁國”兩個字,來討好他。

艾文禮帶着三個箱子去自首艾文禮帶着三個箱子去自首

  2018年7月10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接待了一個特殊的來訪者。他是專程從石家莊來投案自首的河北省政協原副主席艾文禮。這是監察體制改革之後,第一個主動投案的中管幹部。

  艾文禮先後4次主動到中央紀委國家監委交代有關問題。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工作人員顧檜介紹:“艾文禮帶來了三個箱子,其中有行李箱也有紙箱,還有編織袋,這些物品都是他過去收受的一些涉案款物和其他的禮品、禮金。他逐一地把這些物品都一件件交到我們手上,然後擺在桌上的時候,大概佔據了桌子的有一半以上。”

  按照程序規定,涉案款物必須逐一清點、登記、拍照,這個工作用了一整天時間,最後由艾文禮簽字確認。

  上交涉案款物的同時,艾文禮也主動交代了自己的違紀違法行爲。艾文禮曾經暗示某老闆,退休後想到北京和孩子一起住,該老闆立即出資兩千多萬,在北京一處小區爲他購置了兩套房產。後來,看到黨中央的反腐敗力度,艾文禮害怕被發現,把這兩套房子又退給了該老闆。

  2018年1月正式退休後,艾文禮在家仍然忐忑不安地觀望着反腐敗形勢,內心希望黨的十九大後反腐敗力度會弱下來。“特別是十九大之後,落馬的一個接一個,這也是一種震懾。當時就是吃不好、睡不好。我也把我自己的這些事兒也捋了捋,我覺得跑不了,不能再有僥倖心理了。”艾文禮說。

  秦光榮“秦家大院”曝光

  就在艾文禮案於2018年12月開庭審理時,一直關注此案的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正處在糾結、惶恐與痛苦中。一個月前,他唯一的兒子秦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當時對我來說也非常痛苦,也感到緊張。痛苦是兒子他要接受調查,要受到黨紀國法的處理,緊張的也是怕自己一些問題要暴露出來。當時說這個問題的時候很糾結的,最後還是作出了一個重大的選擇,主動找組織說清問題。”秦光榮是監察體制改革後第一個投案的原省部級一把手。

  “上樑不正下樑歪,下樑不正倒下來,所以家裏面接連出了大問題,老伴收取紅包禮金數額都很大,兒子也是違紀違法膽大妄爲,經濟上出了問題。”秦光榮說。

 △秦光榮通州別墅 △秦光榮通州別墅

  秦光榮生活上貪圖享受,愛慕虛榮。其在北京通州的別墅面積約1200平方米,還在老家永州修建“秦家大院”,主體建築面積約1600平方米,飛檐翹角、奢華氣派。

 △“秦家大院” △“秦家大院”

  秦光榮在鏡頭中表示:“就是入黨多年,但真正沒有用黨章黨規來檢視自己,沒把理想信念真正作爲自己的信仰。忘了初心、失了本心,愧對於黨、愧對於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