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養豬等於污染環境?專家:個別縣區誤讀政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0日 23:13   

  原標題:養豬等於污染環境、環保禁養區導致生豬產能下降?專家:一些縣區誤讀政策打造“無豬縣”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李彪   

  穩產保供政策再加碼!

  9月10日,國辦對外發布《關於穩定生豬生產促進轉型升級的意見》。《意見》在加快構建現代養殖體系方面明確提出推動生豬生產科技進步,加強現代生豬良種繁育體系建設,實施生豬遺傳改良計劃,提升核心種源自給率,提高良種供應能力。

  隨着非洲豬瘟問題的持續,全國因非洲豬瘟撲殺的生豬已經超過1000萬頭,生豬出欄量減少帶來了豬肉供應的緊張,最終反映到市場豬肉價格的連續上漲。

  與此同時,日益嚴厲的環保督察,加上督察過程中確實查處了一些污染嚴重、環保不達標的畜禽養殖場,讓一些地方政府將養豬與環境污染劃上等號,對養豬實行“一刀切”。

  湖北南部某地一位養殖戶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當時由於環保設施不過關,環保督察後要求一個較爲集中的養殖區整改,而當地政府則直接對該養殖區域養殖戶全部取締,把原本不屬於禁養區的區域劃爲禁養區。

  養豬是不是等同於環境污染,禁養區劃定有什麼要求,劃定的目的是什麼,生豬養殖過程中可能會出現哪些環境問題?

  近日,針對這一系列的問題,多位行業內專家進行了集中解答。其中,浙江大學教授羅安程介紹,一些地方政府打着環保旗號,利用劃定禁養區,擠壓和限制包括生豬在內的畜禽養殖業發展。將自然村劃定爲禁養區,還有個別縣區打造 “無豬縣”。

  湖南農業大學教授吳根義介紹,當前影響生豬產能下降的最主要原因是非洲豬瘟疫情和豬週期同期疊加的影響。

  其中,按照當前防疫的要求,一旦發現疫情,周邊3公里範圍內的生豬都需要進行撲殺。據媒體分析,截至目前,全國因非洲豬瘟已撲殺生豬1000多萬頭,嚴重打擊了養殖場戶的積極性。

  受2018年生豬價格走低的影響,母豬存欄下降,從2018年下半年至今,生豬存欄隨之下降,目前正處於豬週期的產能低位。

  吳根義認爲,受非洲豬瘟疫情、豬週期下行等因素疊加影響,今年以來,生豬產能出現了10年未有的大幅下降。監測數據顯示,7月比6月又減少生豬存欄3270萬頭。而生豬價格隨之上漲,8月份同比漲幅超過80%,達到歷史最高點。

  吳根義說:“因爲生豬等畜禽養殖不能給當地政府帶來稅收,還要佔用土地,需要當地政府承擔防疫、食品安全和環保等方面的風險和被追責的壓力,一些地方政府發展生豬等畜禽養殖業積極性不高,甚至藉着環保的名義打擊和擠壓養殖業發展。”

  同時,非洲豬瘟的傳播途徑較爲複雜,目前尚無有效的疫苗,讓養殖戶對復產的信心不足。

  中國農科院研究員朱昌雄稱,非洲豬瘟傳播途徑複雜,在生豬養殖、屠宰、輸送、消費過程中都有可能傳播。同時,非洲豬瘟病毒基因類型多,數量龐大,免疫逃逸機制複雜多樣。現階段已研製的一些疫苗並不具備完全消滅非洲豬瘟病毒的能力。

  數據顯示,母豬和生豬存欄持續下降,截至今年7月,生豬存欄同比下降32.2%,能繁母豬同比下降31.9%。

  劃定禁養區成爲了很多地方政府取締養豬場的法律利器,但是,什麼地方都可以化爲禁養區嗎?禁養區內是不是就不能有任何養殖?

  北京中環博宏環境資源公司研究員賈生元介紹,《畜牧法》《畜禽養殖污染防治條例》規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衝區、風景名勝區,城鎮居民區、文教科研區等人口集中區以及法律法規規定的其它禁止區域,禁止建設省級政府確定規模養殖標準以上的養殖場。

  賈生元認爲,禁養區劃定的首要目的在於防範環境風險;其次,規模化養殖場糞尿產生量大,散發的惡臭氣體會影響生產生活環境;再次是爲了防止破壞風景名勝區景觀、環境和自然保護區的生態系統。

  賈生元強調,應該明確,禁養區依法禁止的是規模以上養殖場所或有污染物排放的養殖場,並不是禁止所有的養殖行爲。此外,禁養區劃定一定要嚴格限制在法律法規(包括有立法權的地方人大制發的法規性文件)規定的範圍內,不能隨意擴大,更不能以改善環境爲由,利用劃定禁養區清理養殖業,以清理代替治理。

  實際上,禁養區劃定對當前生豬存欄不足的影響甚微。2018年第一例非洲豬瘟疫情發生之後,全國禁養區涉及關閉和搬遷養殖場約1000家,涉及畜禽產能摺合生豬約205萬頭,約佔全國生豬存欄量的0.6%。

  現實情況是,禁養區卻成爲了一些地方環境治理的“利器”。羅安程介紹,由於地方對畜禽養殖環保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理解不到位,把握不準,加之一時找不到可行的治理方式,認爲養殖就等於污染,要根治養殖污染就必須清理養殖業。

  羅安程指出,一些地方政府於是打着環保旗號,利用劃定禁養區,擠壓和限制包括生豬在內的畜禽養殖業發展。如將所有河流湖庫周邊200米、500米劃定爲禁養區,將鐵路公路沿線一定範圍劃定爲禁養區,將自然村劃定爲禁養區,還有個別縣區打造“無豬縣”。以致廣大農戶對環保的政策也產生了誤解,認爲搞環保就是禁止養豬,“環保禁養”、“環保清拆”等說法比較普遍。

  爲此,羅安程建議,當前必須進一步明確禁養區的概念、劃定目的、管理要求,進一步規範禁養區的劃定和管理,指導和推動地方堅決、迅速地取消超過法律法規規定範圍的禁養規定。

  我國畜禽糞污產生量巨大,每年達38億噸。規模化以上畜禽養殖糞污資源化率不足70%。第一次污染源普查數據顯示,畜禽養殖業COD排放量佔農業源排放總量的96%,佔全國總量的近一半。

  畜禽養殖業發展的同時,解決好糞污治理等環保問題變得尤爲重要。但是,目前在糞污資源化方面,存在的一個主要問題,對糞肥,尤其是沼液、肥水等液態糞肥還田的適用標準把握不準。

  山東省農科院研究員盛清凱介紹,據瞭解,一些地方常常將沼液等液態肥視爲污水,將還田視爲向農田排污,而予以禁止。還有的,將液態肥還田混同於灌溉或排放污水,要求液態肥要經過處理,達到農田灌溉水質標準或污水排放標準後再“達標還田”。這些誤解,都對糞污資源化渠道的暢通產生了不良影響。

  盛清凱建議,應進一步加大宣傳培訓力度,加強對地方的指導,統一認識,幫助地方進一步理清糞污資源化相關適用標準,正確判斷沼液等液態糞肥還田的性質,不是排污、不是灌溉,而是施肥。進一步明確沼液等液態糞肥還田,不適用污水排放和農田灌溉水質標準,而要適用沼液、糞肥還田的相關標準。

  與此同時,中國農業大學教授董仁杰稱,截至2018年底,生豬養殖規模化率僅爲49.1%。規模以下養殖戶產能還佔到總產能的一半多,戶數上則是絕大多數,佔99%以上,點多面廣。目前,我國規模化養殖場糞污資源化率爲70%。調研發現,規模以下養殖戶糞污亂堆亂倒則比較普遍,嚴重影響農村環境質量。

  生豬補欄復產過程中,規模以下養殖戶將佔有重要份額。但絕大多數養殖戶經濟實力差、技術水平低,如果指導和幫扶不到位,大量糞污亂堆亂倒和直排,將會造成嚴重污染。

  董仁杰建議,要指導和督促養殖場戶配備基本環保設施,依法配備雨污分流和糞污貯存腐熟等設施,爲糞污資源化提供基本硬件保障,保證糞污“存得住、能腐熟”;要改進糞肥積造和施用方式。引導和支持糞污資源化方式的創新,通過培育糞肥經紀人隊伍,提高各種形態糞肥的商品化水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