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160多國討論深海礦產開發 會場外環保志願者抗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9日 16:30   

  原標題:各國科研技術力量摩拳擦掌,深海礦物資源爭奪戰箭在弦上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公衆號

2017年5月25日,“蛟龍”號載人潛水器在馬裏亞納海溝“挑戰者深淵”北坡下潛,獲取岩石樣品。圖/新華  2017年5月25日,“蛟龍”號載人潛水器在馬裏亞納海溝“挑戰者深淵”北坡下潛,獲取岩石樣品。圖/新華

  本刊記者/王妍

  今年7月中下旬,國際海底管理局(簡稱海管局)在其位於牙買加首都金斯頓的總部召開第25屆會議第二期會議。來自全球一百六十多個成員國的代表在會上討論未來全球深海礦產開發的相關議程。會場外,十幾名環保志願者默默地舉着黃色標語,上書“No deep sea mining”(反對深海採礦),和平示威持續了半天時間,並未擾動當地交通與治安。

  在一些環保專家看來,深海採礦會引發一些特有物種的滅絕,破壞深海沉積物固碳作用使氣候變化加劇,影響全球幾十億人的食物安全。他們認爲,海管局以及其主導的談判恰恰反映了國際海域碎片化管理的問題,這一進程正在將全球海洋的健康置於危險境地。

  國際海洋治理的妥協

  國際海底區域(深海海底區域),指的是國家管轄範圍以外的海牀和洋底及其底土,不屬於任何國家的管轄海域,其周邊界限爲沿海國大陸架,上覆水域爲公海,面積約佔海洋總面積的60%。

  深海海底區域的礦物資源主要有三類,即多金屬結核、多金屬硫化物與富鈷鐵錳結殼。其中,多金屬結核分佈在大洋底部水深4000米~6000米海底表層, 含有錳、鎳、鐵、鈷、銅等豐富的金屬元素。到1990年代末,後兩種礦產資源相繼被發現。多金屬硫化物形成於水深1000米~4000米處的海底有火山活動的“黑煙囪”周邊,富含銅、鋅、鉛,以及貴金屬金、銀等。富鈷結殼主要產在水深800米~2500米的海山、海臺的頂部及斜面上,除富含鈷與鐵錳元素,還含有鉑等貴金屬與鈦、鎢、鉬等稀土元素。

  1994年生效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簡稱《公約》)確定成立國際海底管理局作爲管理國際海底區域及其資源的權威組織。《公約》同時規定該區域的人類活動必須受惠於全人類,強調經濟利益及相關經濟收益必須建立在全人類平均分配的基礎上。任何要對海底區域進行礦產開發活動的投資者及合同方均應受海管局相關規定限制。截至目前,《公約》共有168個締約國(組織),均爲海管局成員。美國至今因各種原因未加入公約,也不是海管局的成員國。

  海管局在2012年之前完成了深海礦產勘探規章的制定,此後至今,海管局主要工作重點是商討相關的深海礦產開發規章、國家間經濟分配模式、承包方的商業收益以及潛在環境影響等問題。

  國際海底區域的探礦和採礦均受海管局監管,該機構共向各國、各企業頒發了29張海底勘探許可證中,涵蓋全部三種深海金屬礦類。參加本次海管局會議的阿爾及利亞代表在大會上表示,如果不是海管局的存在,“國際海底區域將成爲新的殖民地,爲少數利益獲得者佔有,而不能爲全人類帶來福祉。”在海管局會議期間,牙買加科技大學校長Stephen Vasciannie在一次講座上說:“一直以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對於海底資源就持不同態度,而海管局就是一種在不同觀點基礎上形成的妥協,爲了能使個別具有能力開發海底資源的國家可以分享這人類的共同自然遺產。”

  對海管局的存在和所起作用也不乏反對和批評,認爲它過於強調發展而忽視了保護。深海保護聯盟法律和政策顧問Duncan Currie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海管局祕書處過於支持深海採礦,甚至表示深海開礦可以減緩陸地開礦帶來的環境破壞。”

  以觀察員身份參與海管局會議的上海交通大學凱源法學院特聘教授薛桂芳指出,目前海管局主要面臨兩方面挑戰,一是深海資源開採與陸地金屬市場之間引發的潛在競爭關係,二是深海採礦對環境產生影響。她表示:“我個人並不完全贊同環保組織的價值觀以及其對海管局的批評,因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也明確規定兼顧人類共同利益的海底資源開採和減少對環境的破壞。”

  中國的立場

  中國從1970年代就開始積極參與國際海洋法公約談判,中國大洋礦產資源研究開發協會祕書長劉峯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到1980年代初,中國開始投入力量到深海礦產的調查領域,而此時,一些發達西方國家對多金屬結核的調查已基本接近尾聲並開始轉向多金屬硫化物及富鈷結殼的探索。

  中國在1996年加入《公約》,併成爲海管局最早一批成員國。一位中國代表團成員在會議間歇向記者透露,與一些成員國力推《深海礦產開發規章》儘快出臺以早日實現商業開採不同,中國一直以來都建議海管局開發規章的制定不應操之過急。該代表團成員告訴《中國新聞週刊》,中國對海管局的工作給與了持續大力支持,並本着共同利益原則,無償爲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專業人員提供相關的深海勘探的技術培訓。“明年中國將成爲海管局的第一大會費國。”該代表說。

  Duncan Currie 也對中國在海管局議程制定中發揮的建設性角色給予了肯定:“中國一直以來推動人類共同利益原則,支持利益分配更加公平的經濟模型,並一直建議放緩商業開發海底礦產的步伐。”

  中國目前從海管局已獲得四塊礦區的勘探許可證,分別位於太平洋及印度洋區域,涵蓋全部三種深海金屬礦類。近日,中國公司申請的第五塊探礦區也得到了海管局理事會的核準,至此無論是數量還是勘探覆蓋面積,中國擔保的深海探礦區域都是各成員國中最大的。

  最近二十年是中國大力發展深海技術的時期。“從1991年至今年8月底,我們已經投入56個大洋調查航次。”劉峯邊說邊打開手機上的App展示給記者。在地圖上,清晰可見各艘科考船的位置,其中兩艘正在太平洋海域執行任務。“這兩艘分別是海洋6號和向陽紅10號,”劉峯繼續道:“另一艘大洋一號在8月28日從青島起航赴東太平洋執行第56航次深海資源勘探任務。”

  缺席的美國

  美國是世界上開展多金屬結核調查與研究最早的國家之一,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持續開展海底多金屬結核的研究活動,到1980年代,美國對深海多金屬結核的調查和勘探已基本結束,在東太平洋和夏威夷東南側海底圈定了多金屬結核勘探區。

  由於種種原因,美國至今未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也不是海管局的成員國,僅以觀察員身份列席海管局的相關會議。在7月23日的講座上,Stephen Vasciannie教授就指出,美國的缺席影響很大,“這甚至會爲國際法帶來持續的爭端,成爲一個重大的問題。”

  英國中央蘭開夏大學法學院鄒克淵在一篇相關文章中分析說,自1980年代,美國的提議沒有被《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採納,它便開始以“公海自由”爲理由醞釀國內法以批准美國企業參與國際海底區域的採礦。美國在1980年頒佈了《深海海底硬礦物資源法》,規定美國政府可以向本國公民和企業發放勘探和開發國際海底資源的許可證。1984年,美國海洋和大氣局(NOAA)按照國內立法先後向4個在美國的國際財團頒發了勘探執照。目前,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於2011年獲得美國NOAA勘探許可,勘探區包括共三個區塊,面積共約24.3萬平方公里,至今美國宣稱具有所有權。

  美國傳統基金會學者Steven Groves在2012年發表《美國無需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即可深海開礦》一文認爲,如加入公約對美國深海礦業不利,被動置於海管局的控制約束下,並被迫爲了之後的利益共享而支付給海管局礦區使用費。“那些加入公約的國家無法阻止美國和其他任何國家的海底開礦自由,就如同公海航行、捕魚、飛行自由一樣。”Steven Groves寫道。

  “就我所知,美國國內商業和學界都有呼聲希望美國早日加入公約,但是就目前的政府而言,難度很大。”薛桂芳認爲如果美國能儘快批准公約將對其很多公司帶來更多商業機會。

  雖然深海礦產開發規章已討論了數年之久,但究竟何時出臺,也就是深海開發的商業化進程究竟何時到來還是一個未知數。一位勘探礦區的承包者在此次會議期間向記者表示其作爲私營企業對開發規章出臺一拖再拖的焦慮。“我們已經在合同區投入了很多進行研究勘探,但至今也不能確定我們未來是否能盈利,尤其現在環保機構的反對聲如此高漲。”該承包者說。

  7月底,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發佈一份科學研究顯示,海底礦產開發將導致一種鱗腳蝸牛瀕危,這種蝸牛僅分佈於西太平洋的三個區域,恰恰都涵蓋了海管局的勘探合同區。對此,薛桂芳認爲,承包者利益與環境因素應該在海管局的最終決定中具有同等的重要性。

  數位專家及代表團成員均表示,因各方利益無法調和,目前的討論進展緩慢,這意味着海管局2020年開發規章出臺的可能性很低,這或許對環保人士們是一個好消息,至少可以暫時延緩人類對海底帶來的大規模破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