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樑錦鬆:“伏明霞的老公”是我自己最喜歡的稱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9日 16:30   

  原標題:樑錦鬆:“伏明霞的老公”是我自己最喜歡的稱呼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公衆號

  “2004年時,我太太(伏明霞)在和睦家有就診經歷,給她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因此這次收購和睦家,我太太也非常支持。”

樑錦鬆 圖/ 受訪者提供樑錦鬆 圖/ 受訪者提供

  本刊記者/趙一葦 王全寶

  歷經一年多的談判和調研後,紐交所上市投資平臺新風天域(NYSE: NFC)收購中國第一家外資私立醫院和睦家醫療集團的計劃終於落定,總收購對價約13億美元。

  此前,7月30日,上市投資平臺新風天域公司宣佈與和睦家醫療集團簽訂最終收購交易協議。根據協議,新風天域將向TPG(德克薩斯州太平洋投資集團)、復星醫藥等現有股東收購和睦家。

  交易完成後,實質性100%持股和睦家集團的新風天域公司將更名爲“新風醫療集團”(New Frontier Health Corporation,NFH),繼續在紐約證交所交易。由新風天域公司董事長樑錦鬆擔任新風醫療集團董事長,和睦家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李碧菁擔任首席執行官。

  這意味着,5年前從納斯達克私有化退市的和睦家醫療集團重返美股,企業價值約爲14.4億美元(約合99億元人民幣)。

  在中國高端私立醫療市場中,和睦家已然是一塊響噹噹的招牌。成立22年以來,和睦家集團已在中國四個一線城市和部分二線城市共擁有9家醫院(包括2家在建)和14家診所,預計2019年營業收入約25億元。

  和睦家醫療集團的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李碧菁,是一位來華已40年的美籍猶太人,在1997年一手創立並主導和睦家集團運營至今。

  對於此次收購的考慮,李碧菁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專訪時表示,此時上市目的並非融資,資本化只是一個工具及方法,雙方合作源於對中國民營醫療市場前景的一致判斷。“中國的醫療需求,尤其是高端醫療需求越來越多,我們都希望抓住這個絕佳機遇。”

  這場交易的收購方新風天域公司(NFC),是新風天域集團旗下的戰略併購公司。去年6月,NFC登陸紐約交易所,成爲第一家上市的非美國的“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簡稱SPAC),上市後的任務即爲尋找高成長髮展前景的非上市公司與其合併。

  值得一提的是,新風天域集團董事長兼聯合創始人樑錦鬆,人稱“財爺”,曾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財政司司長,黑石集團大中華區主席,現任香港房地產商南豐集團董事長及行政總裁。另一位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吳啓楠,與樑錦鬆曾是黑石集團的同事。

和睦家醫院治療現場。圖/受訪者提供和睦家醫院治療現場。圖/受訪者提供

  在收購和睦家之前,新風天域集團已經擁有多個醫療品牌。這家成立於2016年的投資集團,聚焦中國新經濟領域投資,包括醫療、科技和教育領域,並在近年加快佈局民營醫療市場。

  “中國的醫療市場前景非常好,可以形容爲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樑錦鬆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專訪時認爲,和睦家擁有已經沉澱的醫療品牌、口碑和管理經驗,新風天域也在醫療領域擁有投資經驗和管理能力,新風天域與和睦家的合作能夠實現優勢互補,在民營醫療市場競爭中形成資源協同效應。

  “內地高端民營醫療將是高增長行業”

  中國新聞週刊:新風天域集團將通過“現金+股票”的方式向原股東包括TPG及復星醫藥收購和睦家。此次收購的具體背景及過程是怎樣的?

  樑錦鬆:新風天域長期關注醫療領域,近年也在醫療領域積累了一些經驗。我們一直認爲在內地做醫療是大有前景的。

  2018年6月29日,新風天域集團旗下的戰略併購公司新風天域公司(NFC),在紐約交易所上市。首次公開發行募集的現金及遠期購買協議共4.78億美元用於在國內收購新經濟領域的優質資產,包括醫療、科技、教育等。公司成立之後,我們在和一些私募股權投資機構(Private Equity,PE)接觸時,瞭解到和睦家是一個非常好的品牌,並拿到一個項目研究的排他權(Exclusive right)。經過一年多的努力,成功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們非常高興。

  多年前,和睦家就給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2004年時,我在北京長住了幾個月,有一次我太太(伏明霞)感冒,就去了和睦家醫院就診,全程就診體驗非常好,所以從那時起,我們就非常關注和睦家了。

  經過22年的發展,和睦家在中國高端民營醫療領域中已經非常知名。如今,和睦家已經擁有9家醫院(包括2家在建)和14家診所,主要分佈於國內的四個一線城市和部分二線城市,並在高端人羣中擁有了非常好的品牌形象和口碑。因此,我們非常看好和睦家的前景。

  另一方面,近年來,新風天域在醫療領域積累了一定的投資經驗和運營管理能力。去年12月,我們在深圳市中心福田區買下了一幅地塊及大樓,大樓總面積約6.4萬平方米,計劃興建及營運一所國際級大型綜合醫院,交給和睦家運營。這樣一來,從前沒有進入深圳的和睦家就完成了在中國一線城市都有醫院的佈局了。

  和睦家擁有已經沉澱的醫療品牌、口碑和管理經驗,新風天域在醫療領域擁有投資經驗和管理能力,並且熟悉資本市場的運作。綜合來看,我認爲雙方可以實現優勢互補,能夠在資源上形成協同效應。

  從大環境上看,我們非常看好中國的醫療前景,我自己認爲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一方面,中國的老齡化程度達到了近千年以來的最高點,未來局勢仍將非常嚴重。老齡化加劇的同時,人均收入還會增加,對優質醫療會有更大的需求。  

  另一方面,中國的醫療供應與國際標準仍存在較大差距。從醫生的人口比例來看,中國每一千個人裏只有1.7個醫生,其中40%左右沒有大學本科學位,若以本科學位爲標準,中國的比例大概僅略高於1個,這個數據甚至接近於印度,每一千個人裏只有0.7個醫生。但在發達國家和地區,這個數據的平均值是3.3個。從護士的人口比例來看,中國每一千個人裏有2.2個護士,香港的數據是6.9個,英國是7.9個,而美國是11.2個。因此,從醫護人員的人口比例來看,中國與國際標準的差距仍然較大。

  此外,中國的醫療增長速度很快。過去十年,中國每年醫療開支平均增長18%,而美國是4.6%。過去五年,民營醫療平均增長達25%,並保持了高速增長的態勢。從長遠來看,我們非常看好國內醫療市場的前景,尤其高端民營醫療將是一個高增長的行業。

  中國新聞週刊:除了和睦家集團,新風天域還有沒有考察收購其他醫療項目?如何判斷未來市場前景?

  樑錦鬆:現階段和睦家是最優質的項目,目前暫時沒有其他項目的收購計劃。在我們宣佈收購和睦家之後,有很多國內醫療領域的朋友希望和我們有接觸和合作。我們也考察過其他項目,以後可能會有其他併購。

  短期內,我們的重心是發展和睦家,希望雙方聯手能夠做得更好。中國地廣人多,四個一線城市都擁有2000萬左右的人口,國內的醫療需求很大,對高端醫療的需求更大,機會很多。現階段,我們的市場份額仍然非常小,發展空間非常大。

  “香港民營醫療管理經驗可供借鑑”

  中國新聞週刊:新風天域選擇具有公共性的醫療領域,你是如何考量潛在的政策風險和行業風險的?

  樑錦鬆:醫療是民生的重要課題之一,我對醫療領域的政策及行業也有一定了解。我在香港擔任政府公職時期曾參與香港的教育改革,教育同樣是民生的重要課題之一。在香港,政府提供基本的醫療和教育,將高端醫療和教育留給市場,讓有條件的私營機構爲有需求的民衆提供更優質的服務。從這個角度看,醫療和教育在某些方面是具備相似之處的。

  在香港,我們思考的就是私營醫療市場。一方面滿足高端客戶的醫療需求,另一方面促進私營醫療和公共醫療的互補,通過市場競爭提供經驗,相互借鑑,相互學習。在香港,絕大部分醫療屬於公營,但同時私營醫療也發展非常好,共同形成了非常優秀的醫療體系。過去幾年,香港的醫療體系是全世界範圍內最有效的體系,香港的人均壽命也是全世界最高的。

  在內地,國家也希望民營醫療有更大的發展,完善醫療市場體系。一方面,國家出臺了很多政策鼓勵民營企業和外資來辦醫,鼓勵多點執業和分層醫療,幫助國家實現醫改,我們現在的選擇也是響應國家政策;另一方面,現有的公營醫療體系可能不一定完全滿足高端人羣的需求,需要民營醫療機構作補充。

  中國新聞週刊:從香港和內地經濟互利的角度看,新風天域與和睦家的合作有哪些典型意義可以借鑑?

  樑錦鬆:儘管香港與內地的行政體系設置不同,但民衆對醫療的需求有許多相似之處。總的來說,我們希望強調愛心辦醫,彙集國內最好的資源,採用國際先進標準、國際化管理方法、國際培訓標準、國際通用質量鑑定方法,提供優質醫療。

  打個比方,內地醫療改革已經開放了很多新藥准許使用,但是下一步,怎麼用藥、怎麼跟進,可能香港的經驗更多一點,這就可以借鑑。

  此外,香港的民營醫療管理、醫學教育、醫療金融等,都可以和內地多多交流互補。

  第一,在醫學領域,有經驗豐富醫生、前沿的醫學技術和知識;第二,民營醫療管理方面有比較成熟的系統和經驗;第三,提供醫療金融,把好的醫療給更多人受惠。

  中國新聞週刊:你如何看待目前內地的投資環境?

  樑錦鬆:從長遠上,我非常看好中國的市場前景。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的市場活力被逐步激發出來,如今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具有廣闊的市場。

  當前,國際形勢複雜,中美貿易摩擦對全球經濟都產生了影響,短期內壓力很大。在我看來,這既是挑戰,可能也是機會。我們知道,在全球各大投資板塊中,醫療和生物科技板塊是反週期板塊,受全球經濟波動的影響較小。當經濟形勢不好時,國家可能需要加大民生、醫療等方面的投入來支持經濟。所以,醫療行業是一個值得長期投資運營的行業,我們也非常高興有一個好機會來做醫療行業。

  “‘伏明霞的老公’是我最喜歡的稱呼”

  中國新聞週刊:你曾擔任香港財政司司長,也有豐富的商業經驗。在你看來,政府公職人員和投資商人兩種身份,你更喜歡哪種稱謂?在思考問題時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樑錦鬆:從身份上看,內地人民最熟知的我的身份是“伏明霞的老公”,這也是我自己最喜歡的稱呼。

  政府公職人員和投資商人兩種身份是很不一樣的。我兩種身份都做過,這是既榮幸也幸運的事情。榮幸,是可以爲人民服務;幸運,是可以讓我知道不同身份在思考問題和決策時的不同。做政府人員時,需要面對不同利益階層和羣體,做決策時需要考慮多方因素。除了要做出正確的決定,還要和民衆有充分的溝通,照顧不同羣體的利益,儘量做到平衡,決策要得到民衆的支持。做商人的話,考慮問題時需要重點考慮經濟效率,追求比較高的投入回報比。之後有了好的回報,也可以推動商業機構的運作,包括激勵員工、塑造品牌等,思路相對清晰。商人在溝通時,不需要和公司的每一個人溝通,因爲在經濟利益的驅動下,整個集團有共同的利益目標,容易做出符合利益追求的決策。

  對我而言,做政府人員是一個學習溝通和學會謙卑的非常好的過程。我做了兩年政府人員之後重回商界,主要原因是我更加理解做政府的難處,能夠更清晰地思考政策背後的意義,也希望有機會能夠順應政策,幫助政府去實現政策目的。

  從這個方面來看,在政府工作的經歷對我在商業機構做長遠決策也是很有利的,我非常感恩既做過政府又做過商界的經歷。

  中國新聞週刊:在做投資決策時,你會傾聽太太伏明霞的意見嗎?

  樑錦鬆:一般不會,太太也尊重我的決策。一方面,投資決策通常需要商業保密,在項目確定宣佈之際,再告訴她更妥當;另一方面,有些領域我太太可能不是很瞭解。

  這次比較巧的是,2004年時,我太太在和睦家有就診經歷,給她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因此這次收購和睦家,我太太也非常支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