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帶走杭州9歲女童租客自殺 目擊者:兩人是捆在一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02:2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最新!杭州9歲女童失蹤,帶走她的租客寧波東錢湖自殺,警方還在象山一帶搜尋!其父:對方沒要過一分錢

  來源:都市快報 

  今天中午,官微推送了杭州女童6天前被租客帶走,至今下落不明!警方已立案 的消息,引起全網關注!

製圖 高薇製圖 高薇

  今天中午,平安淳安發佈警方協查通報:

  警方協查通報

  2019年7月8日10時許,淳安縣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羣衆報案,稱孩子從家中被兩名租客帶走,下落不明。接報後,淳安公安立即調集派出所、刑偵、網警、情報等部門精幹警力聯合開展立案偵查,專案組連夜趕往寧波開展調查。

  經調查,被帶走孩子名叫章子欣,女,9週歲,淳安縣千島湖鎮青溪村人。7月4日早上6點30分,家中租客樑某華、謝某芳謊稱帶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將章子欣從家中帶走。7月7日未按約定帶回孩子,之後失去聯絡。7月8日凌晨,樑某華、謝某芳在寧波某地自殺身亡,女孩至今下落不明。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7月4日高鐵站監控章子欣出現畫面)(7月4日高鐵站監控章子欣出現畫面)
(7月4日高鐵站監控樑、謝二人出現畫面)(7月4日高鐵站監控樑、謝二人出現畫面)

  章子欣,身高130釐米左右,體態微胖,長髮扎辮子,帶紅框眼鏡。據視頻跟蹤,章子欣與樑、謝三人於7月7日17時23分,在寧波市象山縣鬆蘭山旅遊度假區黃金海岸大酒店門口監控出現,章子欣當天身穿上白下綠連衣裙,灰色涼鞋,之後未發現孩子蹤影。

(7月7日三人監控出現畫面)(7月7日三人監控出現畫面)

  若有羣衆知情,請立即撥打110或聯繫淳安縣公安局倪警官18268191901、胡警官18958192961。警方將對提供有價值線索者最高獎勵人民幣2萬元。

  //

  男租客曾答應把女孩送到杭州後來發現他關機了

  //

  記者今天瞭解到,女童爸爸章先生一直在天津工作,2015年妻子離家出走,這些年女兒一直由他父母幫着帶。

  對於女兒被接走的事,他是3日在電話裏才知道的,父母告訴他有人想帶女兒出去,他說:“我不同意。”

  章先生父母告訴兒子,有對夫妻找到他們家,“說要住一個月,我們也不是民宿,就是自己房子,有房間空着,就答應給他們住了,說好一個月房租是500元。”事發前,他們交了500元房租,“我父母還特地給他們房間裝了空調和熱水器。”

  “也不知道他們怎麼說服我父母的。”4日中午,他才知道女兒真的被接走了,“我馬上要了男的電話。”他打過去,加了微信。

  剛開始,女孩爸爸還經常可以看到他們發朋友圈,朋友圈上面有女兒玩的照片,還發帶孩子玩的視頻給他。

租客發的帶女孩出去坐車路上 視頻的截圖租客發的帶女孩出去坐車路上 視頻的截圖

  “後來,我覺得不對勁,他們地址變來變去。”他問他們在哪裏,“他一會說在福建廈門,一會說在寧波,一會又說溫州。”這讓遠在天津的他十分焦慮。

  章先生說5日上午還跟女兒通過電話,後來他“發現他們開始刪朋友圈”。

  到6日,章先生再也坐不住,想趕回來,但沒有動車票,只買到普通火車票,6日晚上他坐了一宿火車,第二天即7日清晨到了杭州站。

  章先生去和他姐姐一家匯合,然後由姐夫開車回淳安,“我姐姐知道這件事後,也打電話責怪媽媽了,但我想,老人也不容易,幫我帶孩子,要是他們再急出什麼事,怎麼辦。”

  路上他打電話給男租客,催他把孩子帶回來:“我說你打車來,我出錢,那個男的說不用不用,我說我開車去接我女兒,他說你到的時候,我們都可能回到淳安了。”

  章先生說自己想想也對,“你一定要把我女兒帶回來!”男的電話裏答應他晚上9點一定趕到杭州。

  “你發位置給我!”章先生提出要求,他怕對方作假,提出要共享位置,最後男的發來一個共享位置,顯示在寧波象山。

  就這樣,他和姐姐趕到淳安是下午三點多,一直等,但到傍晚他發現男的電話關機了!

  一夜無眠。章先生說,他那時還抱着一絲希望等他們帶着女兒突然出現。

  //

  女孩爸爸:對方從沒跟我要一分錢

  我和他們也無冤無仇的,

  爲什麼要帶走我女兒?

  //

  7月8日上午10點,他去派出所報案。

  此外,據章先生了解,當時這對夫妻帶走自己女兒時,是叫了輛網約車趕去象山的。

  在讓對方趕緊把孩子送回來的交談中,章先生說,對方從沒跟他要一分錢。他說,“我和他們也無冤無仇的,爲什麼要帶走我女兒?”

  章先生目前已經趕到寧波象山。

章先生朋友圈截圖章先生朋友圈截圖

  //

  三人7日早上從寧波一酒店

  退房後打車離開“現在我寧可希望孩子是被拐賣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

  因爲此前曾有視頻監控顯示,女兒和這對租客曾在鬆蘭山旅遊度假區黃金海岸大酒店門口出現。得知這個消息後,章爸爸和姐夫趕到了象山,目前當地警方也已經介入調查,尋找女孩章子欣的下落。

  記者從象山黃金海岸大酒店瞭解到,章子欣和樑、謝三人曾從酒店門口經過,因爲沒有進去酒店,他們也不大清楚情況。“我們酒店員工也在附近幫忙尋找,但是沒有任何發現。剛剛警方也過來調查過。”

  “現在我寧可希望孩子是被拐賣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章爸爸聲音嘶啞,自從尋找女兒的信息發出後,他的電話沒有斷過。但每一個電話都不敢漏下,他怕萬一漏掉有用的線索。

  臉圓圓的,很愛笑。很乖也很獨立,最大的特點是戴着一副紅色框的眼鏡。章爸爸告訴我,章子欣一隻眼睛近視100度,另外一隻200度,所以她肯定會戴着這副眼鏡,這也應該是她最明顯的特點。此外,小章子欣如果自己扎頭髮,一般只會扎一個馬尾,扎得低低的那種。

  “她是個很乖的孩子,除了不會做飯,基本上能夠獨自照顧好自己。”章爸爸說,女兒出生後在老家淳安生活到了三、四歲,後來他和妻子一起到紹興打工,就把女兒也帶到了紹興。因爲要外出工作,章子欣又回到了淳安,和奶奶一起生活。從小到大,她都很懂事獨立,能夠說出爸爸的電話號碼和淳安家裏的地址。奶奶也曾和她說過,遇到壞人要找機會跑,打110報警。

  章爸爸很肯定,如果女兒有機會,應該會借了別人的電話給他打電話過來。

  但這個電話一直沒有響起。他不敢多想,只希望孩子是好好的,一定要找到她。也許是被拐賣了呢,也一定要找到她。

  此前他聽說寧波火車南站附近的一家酒店裏有那對租客和女兒的入住信息,他和姐夫倆人也奔到酒店去尋找了,但這家酒店的人只依稀記得,那對租客退了房帶着自己的女兒上了一輛網約車,之後線索又斷了。

  據孩子姑父,章子欣和樑、謝三人7月7日早上從寧波海曙區寧波站南門橘子酒店退房後打車離開。

  疑似三人在酒店退房的視頻:

  女孩的姑父也在自己的朋友圈發佈了尋人啓事。

  “我在火車南站附近和酒店附近發尋人啓事傳單,發出去300多張,但現在還是沒有有用的線索。”章爸爸的電話一直響,他也曾接到過兩個線索。一個是有人說前天在餘姚看到過他女兒;一個是在寧波鎮海發現過女孩的蹤跡,但最終這兩條線索都沒有幫助找到人。

  曾經因爲不放心女兒,章爸爸還給女兒買了一個電話手錶。但這一次出門,女兒卻沒有戴上手錶。

  至於這對租客,章爸爸並不熟悉。他想不明白,他們爲什麼要帶女兒來寧波。

  從警方那裏得知這對租客都已經自殺的消息後,他心裏只剩下了一個念頭:儘快找到女兒,女兒一定要好好的。

  截止10號下午15點,章爸爸依然守在象山,他不知道要去哪裏找女兒。

  “我知道現在警察都在幫忙找人,我在等消息。但是我現在沒有辦法坐下來,我就在這裏轉來轉去,希望能夠找到哪怕一點線索。”章爸爸說。

  公安部確認走失時間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佈平臺發佈了走失信息。

  //

  租客夫妻自殺地在寧波東錢湖

  //

  經瞭解,租客夫妻自殺地在寧波東錢湖。

  記者剛到現場,路邊停着2輛警車。

  租客夫妻是在這片水域發現的。

  8日早上,有村民在鍛鍊時看到這對夫妻浮起在水面上,據說兩人捆在一起。

  //

  孩子奶奶說租客夫妻先來搭訕買水果

  之前也帶孩子出去玩過幾次

  都一起回來了

  //

  今天下午2點多,記者來到這個淳安千島湖青溪村,女孩一家住在半山腰的一幢三層小樓上。

  這邊的村民,大部分都是以種水果,水蜜桃、楊梅爲主的。平時村民都會在下面的路口擺攤賣水果。

  孩子的奶奶講,大概一個月前六月份的時候,她在擺攤賣水果的時候這對夫妻來搭訕。他們經常來買水果,還經常來買50塊一斤的土雞。她奶奶把雞燉好了,再送給他們送過去。慢慢彼此熟絡起來了。

  6月29日,夫妻倆就搬到這邊來了。他們說山下的景區酒店比較貴,他們想住到山上來。跟孩子奶奶講好500塊錢一個月,租在二樓。房間大約15個平方米大,帶一個廁所。

  孩子奶奶說他們沒有表現出異常,都是客客氣氣的,平常都是大家一起吃飯。中間有幾次,他們帶着孩子到千島湖鎮上、景區,還有超市玩過幾次。玩過幾次都回來了,於是他們對這兩個人逐漸釋放下了戒備。

孩子的獎狀和玩具孩子的獎狀和玩具

  圖裏的球還是租客夫妻給孩子買的。

  把孩子帶走後,他們還給孩子奶奶發過語音和視頻,5日奶奶再和對方語音就無人應答了。在通話中,孩子奶奶是聽到女孩聲音的,也跟女孩通上電話了。但沒有進行過視頻聊天的。

  //

  男租客15年前就外出打工了

  有一兒一女

  //

  剛剛,快報記者聯繫到了樑某華老家的熟人,廣東省化州市官橋鎮六堆村村幹部老彭。

  老彭說,昨天,他接到了來自寧波警方的電話,讓他通知一下樑某華的家屬,來寧波處理事情。

  “聽寧波警官說,樑某華溺亡了。我驚訝了一陣子,趕緊讓村主任聯繫了他的哥哥。

  他哥哥在中山、佛山等地方打工,今早就來電話告訴我,他要坐飛機趕往寧波。”

  老彭說,關於樑某華的事情,村裏人知道的很少,“在15年前,他就外出打工了,據說去了不少地方。他文化程度不高,我聽說是小學畢業。”

  關於樑某華的家庭,老彭這樣介紹說,他家中有3兄弟。結婚後,有一兒一女,兒子今年大概15歲左右、女兒17歲左右。

  “離婚十多年了,有一次吵架,前妻一生氣,燒了結婚證。後來,很少見到樑某華回來,前多年他父親去世,也沒見他回來。”

  老彭說,在他的印象中,樑某華不像“精神有問題”的人,也沒聽說過有過前科,一直覺得他“很遵紀守法”。

  目前,省市縣三級刑偵部門開展相關偵查工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