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湖南新晃操場埋屍案逝者女兒:正給父親申請工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09日 23:3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華商連線 華商報記者對話湖南操場埋屍案逝者女兒

  哭完了繼續努力生活 正在給父親申請工亡

  來源:華商報

  1

  2019年6月20日,在湖南新晃一中的操場上,一具深埋16年的遺骸逐漸顯露出來,站在現場看到這一幕的鄧琳(化名),再也無法抑制心中的悲傷,痛哭失聲。

  16年前,父親鄧世平是新晃一中總務處的一名職工,23歲的鄧琳當時正在長沙上學,她還有一個15歲的弟弟,一家四口其樂融融。可是誰又能想到父親突然失蹤,鄧琳和家人苦苦尋找了16年,等來的卻是他們早已料到,但最不願看到的結果。

  7月9日,華商報記者採訪了湖南操場埋屍案逝者鄧世平的女兒鄧琳,她講述了自己和這個家庭16年的血淚經歷,讓人唏噓的同時還有值得敬佩的地方。

  父親曾教過四年級數學

  擔心上班遲到

  打了磨蹭的女兒一巴掌

  華商報:律師說你正在給父親申請工亡?目前進展的怎麼樣了?

  鄧琳:給父親的工亡申請還在進行中,目前還在在積極準備資料,律師說一切都弄好了會給我看。

  華商報:你母親現在身體怎麼樣?聽你弟弟說她一直難以釋懷,因爲長時間流淚眼睛都不太好?

  鄧琳:出事後,母親哭了幾年,當時她說要不是還有我和弟弟,她也不想活了……16年過去,她現在很堅強了。母親非常不容易,她是農村婦女,一輩子沒上過班,性格內向,但是她內心裏知道父親是被人害的。二十多年裏,這個家大小事皆由父親操持,靠父親每月五百多元工資生活。父親不在了以後,母親一時不知所措,哭得就沒停過,特別是父親不在家的頭幾年,家中沒有了笑聲。即便如此,母親還是不得不堅強起來,她繼續送弟弟學習美術,並把新晃的四層樓房租了出去,以支持兒子的學費,補貼大學剛畢業的我的生活。

  華商報;很多人都說你父親是英雄,在你的心裏父親是一個什麼樣的形象?

  鄧琳:正直、正義、節儉、幽默、原則性很強,重視教育。父親生前經常說:中國人的文章必須對國民有教育意義。我到現在還能記得父親說這句話的聲音。父親唯一一次打我也是因爲上學的問題,那時我六歲,念小學一年級,父親在同校教四年級數學,我在上學前磨蹭了一會兒,父親擔心上班遲到,急得打了我一巴掌。

  華商報:父親的案子發生後,你們爲什麼要逃離新晃,是受到什麼威脅了嗎?

  鄧琳:我們不是逃離,只是不願意看到這個傷心的地方,於是我和弟弟跟着母親、叔叔搬到懷化市,在那裏,我們得到了親戚朋友們的很多幫助。

  一直期待奇蹟發生

  千錘百煉讓我內心無比強大

  華商報:16年來,你和家人是怎麼挺過來的?特別是你的弟弟,後來還考上了大學,真的令人敬佩!

  鄧琳:逆境中才能成長,哭完了繼續努力生活,這是我現實生活的寫照。這麼多年來,一個人拼命,打工、創業……再打工、再創業……無數次跌倒,無數次又頑強地站起來,無數次下班後反鎖住門大哭一場,然後擦乾眼淚繼續學習繼續努力,無數次下班回家躲在樓下哭完了再上樓,然後繼續努力繼續堅持,目的就是要讓自己變得強大、更強大,強大到足夠可以幫父親沉冤昭雪。但是因爲性格跟父親相似,我做生意沒怎麼賺到錢,但我的事業也是正義的事業,因此纔會經營得很苦很苦。

  因爲父親失蹤時弟弟才15歲,原來一個性格活潑的男孩變得內向,這一點對他影響非常大。大專畢業後,他跟着同學到長沙賣過酒店用品,在電腦公司打過工,去過同學的律師事務所幫忙,還跟過叔叔做生意。但是在我和弟弟的心裏,始終放不下父親的案子,爲父親沉冤昭雪是最大的事情。這麼多年來,我和同學說的最多的事情是父親生死未卜,屍骨也無處可尋,我這輩子最大的心願,是爲父親立墳。

  華商報:16年的案子終於水落石出了,你是不是在某些方面有所釋懷?

  鄧琳:談不上釋懷,我在7月1日深夜寫了一段文字,算是對我這半個月來身心的全部寫照——6月17日:看到挖機進場小視頻;6月18日:隱藏着沉重的心情,冷靜的忙完一天的工作,拼命奔跑趕上最後一趟車;6月19日:煎熬、崩潰、悲痛;6月20日:悲痛地無法呼吸,心絞痛;6月21日:除了躺着流淚就是起來接待,無法思考;6月22日:流淚回覆每一位關心者,無法思考;6月23日:懷疑世界和人生,無法思考;6月24日:只想一個人待着,又害怕一個人;6月25日:無法思考;6月26日:遇到人生中第一次跟蹤;6月27日:與北上廣(記者)徹夜長談的不眠之夜;6月28日:恢復思維;6月29日:樓頂祕密;6月30日:芷江機場;7月1日:平靜地穿過一中校園……誰知道我這半個月經歷了什麼……

  華商報:從當初的舉家搬遷到如今的案件真相大白,回過頭來再看16年的心路歷程,你怎麼看待?

  鄧琳:有時感覺生無可戀,有時又覺得我應該還有自己的使命沒完成,我也一直期待這奇蹟的發生,就如同能找到父親就是一個奇蹟,我當時在現場看到那麼大、那麼寬的坑就是一個奇蹟。我有時候覺得幸運之神是很愛我,但總是讓我吃更多苦,經過千錘百煉,然後讓我內心變得比常人都強大。

  記者手記

  華商報記者和鄧琳的對話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在此之前也有過溝通,言語中給人的感覺是表述非常嚴謹,邏輯性強。在鄧世平案子爆出來的當天晚上,記者也和她弟弟通過話,雖然他們當時可能都知道遺骸就是父親,但是依然非常謹慎,因爲他們經歷了太多太多的失望,因此也格外謹慎敏感。除了談到案子本身時能多說幾句,別的都是言簡意賅,卻很能引起人的共鳴。例如總結16年的血淚歷程時說:“逆境中才能成長,哭完了繼續努力生活……”談到事業時說:“我的事業也是正義的事業,所以也是經營得很苦很苦,以後有機會到西安來聊事業,聊這個長長的故事。”用她自己的話來說,這種性格的形成首先是受到父親的影響,但更多的是生活所賜,這麼多年的千錘百煉鍛鍊了講事實、擺道理的邏輯思維,同時也形成了自己對人生的獨特感悟。

  採訪結束時,她還特意叮囑記者文章遵循四點原則:維護國家利益;對國民有教育意義;能幫助到你的職業發展;保護我和家人隱私。 華商報記者 王利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