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章瑩穎失蹤的第743天 兇手依然沒有伏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25日 06:4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章瑩穎失蹤的第743天,兇手依然沒有伏法

  來源:環球人物

  “她(章瑩穎)只是他滿足其黑暗慾望的一個物品,他的謀殺只是爲了謀殺。”

  “他綁架了她!他謀殺了她!他掩蓋了自己的罪行!”

  6月12日,美國聯邦助理檢察官尤金·米勒在開案陳詞中擲地有聲地說道。米勒口中的“他”指的是克里斯滕森,而“她”則是已經在美國失蹤兩年的中國學者章瑩穎。

  從2017年案發至今,章瑩穎失蹤案一直被大量網友關注。嫌犯克里斯滕森始終拒不交代章瑩穎下落,讓美國警方的調查一度陷入困境。不過此案近期取得重大進展——被告律師已經表示,克里斯滕森承認殺害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並表示章瑩穎在死前遭受了強姦和折磨。

  從米勒口中,我們得知被告克里斯滕森徹底清理了公寓與車輛,以掩蓋其罪行。不過,調查人員在被告的牀墊、牀板、牆面、地毯下方和棒球棍上找到了血點。經DNA血樣測試,皆與章瑩穎相匹配。

  6月24日,本案在美國伊利諾伊州開庭,陪審團一致裁定克里斯滕森綁架謀殺章瑩穎罪名成立。隨後,章瑩穎的父親面對鏡頭髮表聲明,致謝陪審團及案件相關人員;而章瑩穎的母親在鏡頭前失聲痛哭道:

  “我要帶女兒回家。。。。。”

  從2017年6月9日失蹤至今已經過去了743個日夜,章家人在經受了這麼長時間的焦急等待與折磨之後,“章瑩穎生還”的奇蹟還是沒有發生。。。。。。

  失蹤的章瑩穎

  在去美國之前,章瑩穎擁有一個熱血且勵志的人生。她是學霸,是孝女,是鄰居口中“別人家的孩子”。

  章瑩穎出生在福建南平一個並不富裕的家庭。父親是司機,每月收入兩三千元,而母親收入並不穩定,家中還有個弟弟。雖然家境普通,但章瑩穎從小好學且要強。高考結束後,她順利考入中山大學,隨後研究生畢業於北京大學深圳研究院,並在中國科學院客座學習過一年。

  出國留學一直是她的夢想,但因不願花費家裏8萬元,她曾放棄了前往加拿大留學的機會。直到2017年,她拿到了去往美國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交流學習的機會——這次交流每個月有1700美元的補助。

  到美國之後,章瑩穎生活規律:一般早上七點起牀,晨跑過後給自己做一份簡餐,吃完直奔實驗室。除了規律,她的生活還很節儉:初到美國一個月,她一直住在學校公寓,爲了省下300美元她決定換成四人合租房。

  2017年6月9號,章瑩穎專程騰出時間,約了當地一位租房辦公室經理於下午兩點簽訂租房合同。噩夢從此開始。

  當地時間13:20,章瑩穎從學校實驗室大樓離開前往One North(租房機構)。據當地學生表示,從實驗室搭乘公共汽車到租房機構的車程大約在15分鐘。

  13:39,不知什麼原因她還沒到租房機構,她對中介表示自己可能會遲到十分鐘左右,預計兩點十分到達約定地點。

  13:56,她在換乘站等來了公交車,但因自己站反了方向,司機並未理會她的停車手勢。從視頻中我們還能看到她追逐公交車的畫面。

  14:03,沿馬路往前走的章瑩穎身邊停下了一輛黑色土星牌阿斯特拉轎車,車主正是克里斯滕森。這裏網上流傳兩種細節,一種是克里斯滕森出示了自己在學校的工作證,一種是克里斯滕森告訴章瑩穎自己是臥底的便衣警察。不過結果都一樣:克里斯滕森成功騙取了章瑩穎的信任。

  14:04,章瑩穎坐上了副駕駛座位,車輛徑直向北行駛。此後,親人好友與章瑩穎徹底失聯。

  14:38,此前章瑩穎聯繫的房屋管理人員向章瑩穎手機發送了一條短信,但是這條短信並沒有收到回應。

  21:24,一位伊利諾伊大學的副教授向伊利諾伊大學警局報警稱章瑩穎失蹤。警局搜查了她的公寓之後宣佈了章瑩穎失蹤。

  國內的深夜時刻,此消息傳回國內。她的國內好友第一反應是:不相信。因爲她一直是個警惕性很高的女孩,出國之前,章瑩穎“出門都會給大家報備,晚上也會早早回來”。

  克里斯滕森

  當天,克里斯滕森的車在章瑩穎所站的街區繞了三圈才停在了章瑩穎身邊。後來人們猜測,那時候他正在挑選自己的作案目標。

  令人想不到的是,平日裏的克里斯滕森也是位學霸。他是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研究生研究院的在讀物理學博士生。從本科開始他就一直有助研的經歷,案發時也是一名助教。

  如果從他的Facebook主頁裏看,我們只能看到這是位“陽光燦爛且聰明、友好”的男人。但如果深挖他的瀏覽記錄,你會馬上感覺“頭皮發麻”。

  檢方之前的起訴書中公佈了克里斯滕森經常瀏覽的一個網站。此網站在搜索引擎上搜不到,被稱爲“性變態者的天堂”。網站於2008年創建,介紹言簡意賅:這是一個關於綁縛與調教、支配與臣服、施虐與受虐的社交網站。

  除此之外,FBI還在克里斯滕森的手機裏發現了另一個網站的瀏覽痕跡——專門教唆別人如何誘拐人口的網站。而克里斯滕森是該網站的活躍用戶,瀏覽主題大多是“完美的誘拐幻想”以及“策劃一場綁架案”。

  對於這場“完美綁架案”,克里斯滕森已經預謀已久。而在作案後,克里斯滕森又“有條不紊”地清理了作案痕跡,致使警方費盡周折才找到了他的作案證據。

  案發地附近,擁有黑色土星牌阿斯特拉車的車主共有18位。2017年6月12日晚,警方去了克里斯滕森位於Springfield西大街2503號的公寓,而此時就有一輛這樣的汽車停在院子裏。面對警察盤問,克里斯滕森鎮定自若:

  “我那天整天都待在公寓裏,要麼是在睡覺,要麼是在玩遊戲。”

  在那之後,他又改口稱“自己當天的確用車載過一名亞洲女性,但是不久就讓她下車了。”

  這讓警方對他產生了懷疑。隨後,警方在案發視頻中找到了證據:案發車輛與克里斯滕森的車都有一個天窗,且右前輪輪胎保護蓋有破損。這讓警方增加了對克里斯滕森的懷疑,但無奈只有這些證據還是不能說明問題。於是,警方決定監聽克里斯滕森的手機。

  終於,在監聽的過程中發現了關鍵證據:克里斯滕森表示自己正在尋找其他的犯罪對象,並描述了“理想的受害人有什麼特點”,此外他還描述了把章瑩穎帶回自己公寓時後者的反抗情況。 

  北京時間2017年7月6日,當地法院進行第二次聆訊,檢方提供了監聽錄音。法官當庭表示“證據非常有說服力”,並宣佈嫌犯不得保釋。

  此後,克里斯滕森面對審訊採取了“非暴力不合作”政策,能拖就拖,能不說就不說。據當地警方介紹,克里斯滕森在受到詢問時一直保持沉默,只是對於綁架章瑩穎的指控予以否認,並表示要找律師。

  但是要給他定罪,美國警方必須進一步得到法定科學報告,比如血跡、生物物證包括微量物證等有力證據。。。。。而這些證據,直到近期才被檢方拿到。至此,檢方提供了完整的證據鏈條:調查人員在被告的牀墊、牀板、牆面、地毯下方和棒球棍上找到了血點。經DNA血樣測試,皆與章瑩穎相匹配。

  還原恐怖的案發過程

  在2019年6月12日的庭審上,檢方花了45分鐘,詳細敘述章瑩穎的被害過程。

  案發當日,克里斯滕森假扮成臥底警察,說服章瑩穎上車,並將其綁架回公寓。

  在那裏,克里斯滕森撕開了章瑩穎的衣服,對她進行強暴!章瑩穎的激烈反抗,在牀單上留下了血跡。

  隨後,克里斯滕森把章瑩穎拖到了衛生間,在浴缸中用刀刺傷她,用棒球棍猛烈擊打她的頭部,掐着她的脖子直到窒息。整個過程中,章瑩穎不斷反抗、掙扎,試圖逃命。

  人已經死了,喪心病狂的克里斯滕森卻還不肯放過她!

  他割下了章瑩穎的頭,並把屍體丟棄在其他地方,接着徹底清理公寓與車輛,企圖掩蓋罪行。對於他用什麼方式處理了屍體,目前還不得而知。不過根據檢方調查,克里斯滕森在案發後購買了不少清潔用品(專用於疏通下水道的化學制品Drano和13加侖(相當於2.6桶桶裝水體積)的廚房垃圾袋。)

  在庭審上,檢察官尤金·米勒還披露了克里斯滕森更多不爲人知的祕密。

  他利用自己無所事事的時間計劃謀殺,而那個時候“他並不知道他的受害者的名字。她(章瑩穎)還在中國”。2016年12月,處於醉酒狀態下的克里斯滕森對他當時的妻子表示出對連環殺手的興趣;2017年3月,他又對伊利諾伊大學諮詢中心的一名實習生稱他制定過謀殺計劃,雖然最後放棄了;2017年6月,克里斯滕森的妻子離開他去度假時,他實施了他的謀殺計劃。6月9日上午,克里斯滕森就曾假扮警察試圖誘拐一名女性,但那名女性拒絕了他,下午,他帶走了章瑩穎。

  米勒表示,“他(克里斯滕森)明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令人齒寒,這一切都是經過算計的”。“克里斯滕森幾個月來一直在計劃和幻想這個時刻。對他而言,她(章瑩穎)只是他滿足其黑暗慾望的一個物品,他的謀殺只是爲了謀殺。”

  克里斯滕森是否會被判死刑?

  在美國,死刑的案件並不多見。2018年,美國只有25人被執行死刑,而且,克里斯滕森所在的伊州早就在2011年廢除了死刑。

  那麼,他一定能逃過死罪嗎?不一定。克里斯滕森是被聯邦法院指控,而聯邦檢察官可以根據死刑指控尋求死刑判決,不管案件發生在哪裏,或者被告住在哪裏。

  所以目前的情況是,克里斯滕森可能會被判死刑,但實際上不一定會被處死,因爲即使判處死刑也未必很快執行,往往會出現死刑延遲執行情況。以2019年被執行死刑的9名罪犯爲例,犯罪時間與執行時間平均相距27年。其中時間相差最大的兩名罪犯在犯罪時分別爲30歲和33歲,而今年被執行死刑時已經分別65歲和68歲。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爲美國死刑過程非常漫長,被告的生活背景等細節都需要考察。。。。。。

  不過引人關注的是,此前曾有與克里斯滕森罪名相似的被告被處決。

  2003年,被聯邦政府處決的路易斯·瓊斯(Louis Jones Jr。),被判犯有克里斯滕森現在面臨的同樣罪行:綁架導致死亡。

  和克里斯滕森一樣,辯方團隊沒有否認瓊斯所犯罪行,但他們把他的行爲歸咎於其在服兵役期間造成的大腦損傷,特別是一種被稱爲“海灣戰爭綜合症”的精神障礙。但辯方的策略沒有奏效。1995年10月,陪審團經過一小時的審議判處他死刑,2003年,他被處決。

  陪審團在美國法律中一直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2019年6月11日,章瑩穎案陪審團遴選工作已經完成,最終敲定12名正式陪審團員和6名候補成員。據悉,12名正式成員包括7名男性和5名女性,候補成員則由4男2女組成。12人中有近90%爲白人,年齡在30至70歲之間不等。

  按照美國法律,被告有罪與否以及量刑將由這些陪審團員共同決定。此時,“生殺大權”就掌握在這12名陪審團員手中。

  此前被告辯護律師主動承認克里斯滕森殺害章瑩穎的事實,實際上就是爲了在完整的證據鏈面前不再狡辯,以免引起陪審團的反感而影響量刑。被告的辯護團隊已經從“無罪辯護”調整策略爲“逃過死刑”。

  據美國伊利諾伊州《新聞公報》報道,大衆陪審團正在判定克里斯滕森是否應該被判處死刑。量刑階段庭審預計將持續兩週。。。。。。

  我們期待美國法律還章瑩穎和她的家人一個公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